您的位置:首页  »  《我與老師的故事》
????自从我小的时候一次无意看到一个阿姨的穿着丝袜的脚后,我就在潜意识中有了被女人玩的倾向,那时我仅仅11岁。到了初中,我的这种倾向越来越强烈,但我不敢表现出来。记得那是我第一次上政治课,政治课嘛我认为一般都是很严肃的老太太来上,但政治老师一进门,我的那种感觉来了,当然是因为老师太美,齐脖子的乌黑的头发,瓜子脸,大眼睛,上挑的眉毛,适中的嘴,还有那双腿....。政治老师自己介绍她姓李,叫李倩,今年刚从师范院校毕业,23岁。除了这些,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一直注视的是她那条穿着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美腿,因为太美了。这时,很巧的是李倩叫我回答问题,我并没有听到问题,好在是后桌的哥们儿提醒我。她的问题是初中这三年该怎样发展,我的回答很简单,"当然是向好的方向发展了"。李倩点点头说:"太笼统了,不过你讲的很好"。我心想这老师不错,心肠好人也漂亮。过了几天,班长居然通知我,说政治老师点我的名要我当政治课代表。我听到后真是高兴极了,因为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可以多接近政治的李倩老师了。
之后的每次政治课,我都很好的表现。然后每次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都会幻想漂亮的李倩老师对我严厉的折磨。可在那一次之后………那天上午上课时,李倩叫我中午时到她办公室来帮她判卷子,我听了当然很愿意的答应了,中午我带了支圆子笔就去了,可她办公室的门却是锁着的,我只好等在门口。过了一会儿,李倩从远处走来,上身穿职业套衬,下穿短裙,还有那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我很快便上前跟老师打招乎,李倩说她刚才睡过了,还对我说对不起。我呢一盯着她的下身看,她去开锁时,我便故意的把笔一掉,弯身去捡笔,我出汗的手还碰了碰她的那只高跟鞋。当然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她开完锁,我便进去坐在她的对面,这间办公室就像教室一样,在角落里也有个放笤帚的小三角柜,因为这间办公室在楼道的尽头,所以是有点小,也因为小,所以李倩一个人用。李倩分给了我很多的卷子,并告诉我说:"下午的课是美术和体育,你别去了,这些卷子都要判出来"。我满口回答"好!",我一边判卷一边不时的看李倩的腿,真太美了,我的小弟弟也有些忍不住,我不想让李倩发现便把腿翘了起来,当我不溜神抬头看的时候,发现李倩正在低着头判卷子,而她上衣胸口内的景色让我一揽无余,她居然穿的是低胸的胸罩,粉色,那适中的胸部真是太美了!"你看什么呢?"李倩突然问,我一直看着她的胸部,居然没发现她一直看着我,真是太不小心了。"我…我…我想问题呢!"我只好编。"噢,是吗,快判吧"李倩回答。
我心想没让李倩发现真是侥幸,可是手上真是出了很多的汗,把卷子都粘了起来,我一斗,不想,笔掉了,正掉在桌一,我一探身,正看见老师那短裙里的内裤,原来是黑色蕾丝的,上面都是网面,如果再仔细看应该能看到……"章立涛,你干什么呢?!"我正探着身,仰头一看,李倩正怒视着我,我这回真的傻了"我,我捡笔呢","那你手里是什么呀!"李倩有点挑逗的说,"我手里……"是呀,我手里已经把笔捡起来了,这可怎么办,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办法。"好呀,我的课代表居然是个这样的人"李倩说着,站了起来。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缩回身,呆坐在那里,我知道这回可能要处分我了,"你说话呀,怎么了,敢做不敢说吗?"李倩的话虽然是在说我,可好像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生气,"这么办吧,这里还有20多张卷子,你都判好后,我再想想是不是要处理你!你先判着,我先回我的宿舍睡一会儿,我会给你的家长打电话的"李倩说完,起身出去了。我还呆坐在那里,这会真的完了,我的父母都该知道了,这时,我听到锁门的声音,李倩老师居然把我锁在她的办公室里,唉!这回我可真的绝望了,一边判卷子,一边想着我以后的日子,同学会看不起我,家人会嫌弃我,我的生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概是2个多小时吧,我把卷子判完了,李倩还没回来,我想她可能是在给我的家长打电话,在与我的班主任说我的问题…………我想着想着,没了知觉,我睡着了。
你可以呀,都这样了你还说"李倩的话把我惊醒了,我抬头看着李倩,不知道说什么"对不起,李老师,我,我都判完了","当然了,都几点了你知道吗?"李倩没好气道,"四点多了"我想应该是四点多一些,"是吗,都已经7点了,你真行,不害怕我会告诉你的班主任和家长吗"李倩一下点到我的痛处,"我怕,老师,我真的不敢了,您放了我,我发誓","行了,我以为你真的不怕呢,放心,老师可不会那么做,而且从此之后我多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呀,你懂吗",李倩又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我心理好像知道,但又很怕,我不能再沦陷了"我心想,"老师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敢了","现在你不许说话,没我有命令,如果你说,我就会打电话给你的家长","我,老师,7点了,我再不回家,家长会来找我的"我赶忙说,"你敢不听我的,好。
"李倩拿起电话拨通了我家的电话,我真的绝望了。"您好,您是章立涛的家长吗,噢,是这样,章立涛今晚会帮我判卷子,对,是的,很急,我是他的政治老师,噢,谢谢您能理解,您要不要与立涛说句话,不用了呀,好好,再见"说完后,李倩坏笑着对我说"你再不听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真的不敢说话了,不然,不知道她会对我做什么,李倩从您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手拷,我一惊,她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这是我没收学生的,不过这东西和真的一样,拷上后越挣越紧",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做,只是突然站了起来,摇着头,因为我不敢说话,我一边摇头一边退,退到了三角柜处,没地方再退了,李倩上来,打开了三角柜,我不知她要做什么,我只是害怕的全身没了力气,就是有力气的话,一个13、4岁的初中生,也不会挣扎过一个老师,况且她才20出头,李倩把三角柜里的东西都拿了出去,其实这里没有笤帚,都是她的鞋盒和一些杂物,都拿了出去后,在这个三角柜里从墙角的地方有两条很粗的锁链,应该是盖楼时留下的,已经锈了,但看上去很结实,而且两条锁链的头都拴着几条麻绳,"过来,蹲下!"李倩对我说,"把双手背后",我只能照办,她把我的每只手都分别用麻绳绑住,麻绳连着锁链,使我只能这样背着手蹲着,我想站起来时,已经不可能了,原来这两条锁链不太长,只能微微从三角柜中伸出来不长的距离,我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倩,可李倩却笑着说:"太好了,真合适,把你的脚并上",我不敢不从,并上脚,她用手拷把我的双脚拷上后,对我说"你动动试试",我哪里还动的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说"老师,求您,饶了我,","你又说话了,这是你又不听话的代价,"李倩立眉道,她猛的踢到我的脚踝,我受力不稳,又因双脚拷着,一下子双脚歪到了一边,因为锁链的距离,我没有摔倒,"好,现在你别蹲着了,跪好,听到了吗"李倩说着,我很坚难的跪好,看着李倩的美腿,我忽然想到,我每晚想的不就是这样吗,心理有了一些高兴,但高兴很快成为了一种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