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大學生宿舍506》
????本帖最后由 moving_ab 于 2010-6-15 21:50 编辑
  女大学生宿舍506(1)之乞丐情缘
  七月的天气,闷热异常。
  教室里面的几只吊扇全都已经开到了最大档,虽然下课了,大多数人还坐在座位上——这么热的天,人一动就要出汗!
  “小艺,下面有人找你。”
  上午第三节课下课才二分钟的时候,张小艺被告知:楼下有人找。
  太阳很刺眼,小艺有手挡着阳光,走到了学校门口草坪旁边。
  草坪旁边站着一个男人,三十多岁,看到小艺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请问是你找我吗。”小艺轻声地问。
  “是……是的……是我,你……你不认识我了?”
  “你是……?”
  男人忽然鬼祟看了一下周围,低声道:“我小腹上有一块胎记的”
  “呃?……”张小艺没想到刚刚才见面的男人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那男人看到小艺茫然的表情不由地有点心急了,刚想要补充说明一下,却听到小艺“啊”了一声。
  “你是……是你?”小艺吃惊地道“真的是你?”
  “是啊,是我啊,我来找你……”男人见小艺想起来了,很是高兴。
  看着眼前这个衣着朴素,却干净整洁的人,小艺的思绪飘回了三个月前的那一天。
  当时正是农历的阳春三月天。虽然身在大城市,不可能像在乡村田野里一样放眼望去是满眼的绿色,但浓浓的春意在每个人的心里悄悄地滋生着。人们都爱春天,因为这是个多情的季节。
  张小艺沿着江边愉快地走着。堤上绿茸茸的垂柳把春天的气息带进了这个喧闹城市。
  每个礼拜六小艺都要回家陪父亲过周末。以前她都是坐车回去,今天不一样,因为她看到这一道绿色就决定沿着它走回去。
  暖洋洋的阳光下,一位身着长裙的美丽少女在春意正浓的柳树下漫步,这无疑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河流把城市割成了二半,一座大桥又把这二半城市连在了一起。
  大桥的旁边,有一道向下的台阶。张小艺停住了脚步,细想一下自己都有好多年没有到江边戏水了。儿时和爸爸妈妈在江边嬉闹的情景渐渐地浮现在脑海里。
  一种怀旧的心情驱动着张小艺,她慢慢地走下台阶。
  以前清沏的江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漂浮着垃圾的污水。岸边长满了水草,显然是长久没有人来这里了。
  张小艺沿着江边走去,看着面目全非的河流,心中有着一丝丝的失望。
  走到桥底的时候,张小艺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脏兮兮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流浪汉。
  桥的底坐有一个伸入堤岸二米宽的地方,这个地方挡风遮雨,的确是流浪汉栖身的最佳场所。地上铺着一张破棉絮,他就躺在那里,卷缩成一团,仿佛被这个世界遗弃了。
  张小艺感到心中有一种东西在流动,她轻轻走过去,俯身把一张十元的纸币放在了破棉絮上。我能做的或许就只有这么多了,张小艺心想。
  也许是听到了声音,流浪汉这时睁开了眼睛,他做梦都想不到靠近眼前的会是一张少女如花般的面孔,这张面孔不带一丝人间烟火,仿佛是天使的面孔。就算对着他也是微笑着,不像别人那样用鄙视的眼光看他。
  张小艺见他睁开了眼睛,便对他笑了笑,直起了身子就要离开。
  猛地,流浪汉坐了起来,死死地抱住了张小艺的双腿。
  “啊!”张小艺被这个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你…你做什么!……”她挣扎着想挣脱他的双臂。
  但是任凭她如何地挣扎,流浪汉依然紧抱着她——他只是紧抱着她再没有其它的动作。
  慢慢地,张小艺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由于她的挣扎流浪汉被拖到了破棉絮外的地面上,他坐在地上,抱着她的腿,仰着头看着她。张小艺接触到了他的目光,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欲望、渴望,而更多的是乞求,在乞求她答应。
  张小艺一下子没了主张,这种眼神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饿了很久的流浪狗在等着她施舍一点食物给它。不知所措的她一下子傻住了,也忘记了挣扎,心却跳得更快了,脸上不知道为什么一阵火烫,她悄悄地低下了头。
  就在这一刹那,流浪汉“刷”地一下拉下了她的长裙,一双晶莹修长的玉腿裸露在空气之中,大腿上的肌肤滑如丝绸,白如凝脂,皮肤下青色的脉络清晰可见。
  流浪汉亲着、舔着,阵阵的女儿香传入他的鼻孔中,体内的欲火迅速地窜了上来。他见到女孩没有再挣扎,就放开了双臂,双手移到了她丰满的臀部,轻轻拉下那条白色的内裤。张小艺的下身赤裸裸地暴露在了空气当中,雪白的大腿和乌黑的阴毛产生了强烈的视觉效果,流浪汉发疯似的把头往张小艺的胯下钻,同时使劲地把她的臀部压向自己,双手还不忘了捏几把那多肉的屁股。
  虽然午后的气温比较高,但毕竟还是春天,赤裸裸的下半身让张小艺感到一丝凉意,到是在她阴部活动的流浪汉的嘴喷出一阵阵火热的气息,让她觉得有一阵阵的暖意,更有一阵阵的酥痒从那里传向全身。少女最娇嫩的部位受到如此直接而强力的刺激,特别是流浪汉那枯黄的胡须,硬硬地,扎在阴唇上令人痒得既难受又舒服。不知不觉中淫水已从阴道壁上分泌而出,预示着少女的欲望之火已经被点燃。
  流浪汉舔着,啜着,一丝丝的淫液刚流出洞口就被他的舌头卷得一干二净,就像一个唇干舌燥的人突然发现了一个泉眼,贪婪地吮吸着那甘甜的泉水。
  视觉、嗅觉、触觉、味觉四种感觉强力地刺激着流浪汉的神经,体内炽热的欲火熊熊燃烧,胯下的那支肉棒涨的就快要爆裂了。他轻轻地把张小艺按倒在肮脏的破棉絮上——他的动作很小心生怕弄伤了张小艺,分开她的双腿,跪在中间,然后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坚挺的阳具立即弹了出来。
  张小艺躺在那里,因为私处被完全暴露而羞涩地别过了头,不过她还是偷偷地瞄了一眼那即将进入自己体内的东西:尺寸到是还可以,就是太脏了,黑呼呼的一根,上面结满了一块块的污秽物,像是几年没洗的样子。还没等张小艺抗议,那根脏东西随着流浪汉的一个动作刺入了她的体内。
  “哦!……”充实的感觉令张小艺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呻吟,没想到立即就这桥洞中激起了一阵回应。
  张小艺吓了一跳,马上抿紧嘴唇。这可是白天啊!头上三米高的地方就是行人和车辆,这儿可以清楚地听到桥上行人的说话声。此刻桥上的人们又哪里会想到就在他们的脚下,一个美丽可爱的少女赤裸着下身让一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压在身上肆意地耕耘。
  流浪汉压在张小艺的身上,不停地挺动着屁股,眼睛盯着她的脸,少女天使般的面庞此刻添加了一种诱人的神彩。她的眼光似乎不敢与他相交,害羞地移到别处。小巧的鼻子轻轻地翕动着,随着他的抽插而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抿紧的双唇形成优美的弧度,让人忍不着想亲一下,流浪汉张嘴就吻了下去。
  “唔……”当张小艺看到了他满嘴的黄牙再闻到那令人作呕的口臭,吓得拼命地扭头躲闭,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亲到。
  流浪汉试了几次都不能得呈,也就不再强人所难了,他把目标转移到了少女的胸膛上。毛线背心和衬衣轻易地被推到了脖子下边,露出了白色的胸罩和一大片雪白的胸膛。流浪汉把脸埋在少女的胸部,不停地磨蹭,同时伸手到她的背后,想要解开胸罩的扭扣。可是此时两人的重量全由张小艺的背承受着,他试了几次,可惜都没有成功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