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老師給學生搞得一塌糊塗(1)》
???? 绫子,三十五岁,一位钢琴老师,丈夫因工作关系时常出差。
  ??这是二年前的事了,那时因为丈夫出差,一人在家无聊在客厅看着电视,杏子忽然来玩。杏子是邻居的女儿,是一位十六岁的护校学生,以前曾跟我学过钢琴,之後就到外地求学,最近放假回家乡玩,因为以前相处不错,所以时常陪我聊天。她长的很可爱,虽是十多岁而己,但身材却己很丰满的,连我都有点自惭形秽。
  ??刚开始我跟杏子开心的聊天着,忽然电视出现限制级的情爱镜头,我有点尴尬的看了杏子一眼,毕竟她才未成年,杏子呆呆的看着情节。
  ??“老师,你曾经高潮过吗?”杏子慢慢坐到我旁边问。
  ??“杏┅┅子,你怎问这个问题!”我羞了一下,连忙摆起大人的架子,怕杏子再问下去。
  ??“嗯,老师因为丈夫出差,不常作爱吧?”杏子娇嫩的声音自言自语说着。
  ??“杏子再讲这种,就不可爱了哦!”我板起脸,表示生气。
  ??“老师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哦!”杏子说着,忽然拿起她的手,用手指摩擦我的手指根部,同时另一只手抚摸从窄裙露出来的大腿。
  ??“杏子,不要这样!”我慌张的弯下腰阻止她的手。
  ??杏子露出诡异的微笑,她的手绕到我背後抚摸我。这样摸着摸着,不久我就觉得有异样的感觉了,身体彷佛如火燃烧似的。
  ??杏子轻轻的又将我推坐在沙发上,杏子一边抚摸着我的大腿,一边说∶“老师,女人太久没发泄是不行的哦!”
  ??“你┅┅在胡说什麽?”我被她的爱抚弄了全身不自在。
  ??“唉,老师,我是护士,我看得出来,你的身体太久没人玩弄了。”
  ??“我┅┅我没有。”被杏子中说事实,我不由得有点害羞。
  ??“老师,我来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吧!”杏子双手捧起我的脸颊,轻轻把嘴唇压上来。
  ??不知何故,我无法拒绝。而且,柔软的嘴唇互碰的刹那,全身瞬即火热,产生和异性接吻全然不同的兴奋感。当杏子的舌头伸入时,好像受引诱似地也用舌头缠绕。
  ??两人的舌头疯狂的互缠,杏子的手温柔的揉搓着我的乳房。天啊,杏子爱抚的技巧,我的丈夫是望尘莫及,她每抚摸一下,我的精神防卫就逐渐松弛下去。
  ??何等厉害的手法!我被挑逗起来的欲望影响,竟忘了拒绝。她慢慢解开我的衣服、衬衣、胸罩,左手逗弄着我的乳尖,那里早就硬挺起来了;右手则在我的背上、腹侧、臀上不停地爱抚。我那时感到全身发热,她的手指滑过的地方就是一阵快感,我开始喘气起来。丈夫抚摸时都没这种感觉,但女孩每捏揉一次,我就不禁兴奋的颤抖起来,那时几乎是没有反抗能力了,只能看着天花板,像个投降的奴隶任由杏子在我身体放肆的抚弄。
  ??杏子用手指从胸部到下腹部轻轻抚摸,忽然伸进我的裙子,我连忙连忙夹双腿,那是我最後防线,我哀求着∶“杏子,不要这样。”
  ??此时,杏子用舌头在乳头上由上向下舔。
  ??“噢┅┅”我的身体突然弹跳一下。
  ??杏子的舌头围着勃起的乳头舔,手指以同样的动作捏弄另一个乳头。
  ??“啊┅┅啊┅┅┅┅┅”
  ??天啊,那是前所末有的快感,我的头向後仰。杏子更交互的把乳头含在口中吸吭,或用舌尖拨弄那种兴奋,我不由得扭动下半身,呼吸也感到困难的样子,本来夹紧的双腿也无力的松开。
  ??杏子笑了一下,轻轻的拉起我的裙子,从大腿慢慢抚摸到两腿间。
  ??“鸣嗯┅┅”我呻吟一声,杏子透过我的丝质内裤碰我那里,当时我那里已湿得一塌糊涂了。说起来好羞耻,湿成那个样子是空前绝後第一次。怎麽说,我以为自己在性方面是属於冷淡那种,所以变成那种局面,连我自己也有点茫然若失。
  ??然後,她那又细又柔的指头像用羽毛搔痒一般来回刺激我的阴唇。接着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中,我害羞的扭动我的屁股。
  ??“啊,那里不要┅┅”我带苦音哀求着。
  ??或许是杏子当护士得关系,竟一下子就找到找的敏感处。
  ??“舒服吗?”她的手指刺激时有强弱的变化,微妙的在阴核上下左右或捏或弹,或在阴核上转动。经过一段急躁时间,手指开始在阴核上用力摩擦,我几乎要泄出来了,或许是自尊的关系,我忍耐着。
  ??但我的脑中保险丝快要飞掉、灵魂将出窍了!忽然,从那里经过一阵痉挛,性感达到极点般的啜泣着,同时迎接性高潮。
  ??「你泄出来了吧?」
  ??我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害羞的偏过头不去看杏子。杏子笑了一下,手指到达湿淋淋的肉洞口时,手指第一次插进去。
  ??“唔┅┅┅┅┅”强烈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已经燃烧过一次的身体,再度点燃火焰。
  ??杏子的手指在火热、有搔痒感的肉洞内转动。我的呼吸不由急促,不禁发出呜咽声。杏子的指尖在子宫口上摩擦,引起强烈的性感,我忍不住淫荡的扭动屁股。
  ??“舒服吗?”
  ??“好┅┅好┅┅啊┅┅┅┅┅”
  ??跟丈夫作爱从未高潮过,想不到却被杏子一根手指玩弄,很快又达到性感的顶点。
  ??“不行啦┅┅要泄┅┅泄了┅┅┅┅┅”
  ??我害羞地发出颤抖的啜泣声,全身随之痉挛。杏子看着手指上黏稠的爱液,发出嘻嘻的笑声,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道∶
  ??“老师,我的技术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