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和大奶師姐的激情性愛p【全集】》
????师姐闭上了梦幻眼眸的粉脸上,满是幸福、快乐、满足的娇韵。绵软起伏的玉体在细微汗珠的滋润下,愈加莹白娇嫩,将面对这身体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都看得目光迷离,恍惚不在人间……  直到良久,师姐睁开魅目,将星光与彩霞再撒满洞房,看到我青紫的两肋,爱怜地将指尖微触轻抚着,呢喃道:“原谅我,相公,下面还有妹妹呢……实在没办法……以后……记着不要先找我呦~~”  我被娇妻一声“相公”和她在快乐蹬顶前的迷狂中还能虑及我的洞房圆满;感动得热泪滢眶,扑上去与仙子口舌蜜缠……一边挺动起欢实尤硬的小蛇,一边含浑说着:“我就要让宝贝师姐再美一把!”  哪知师姐娇软着身子,在抱压中也还能幻影移花!蛇腰一扭之间,已脱离了我的手臂和我深入不毛的小弟……上围下顶的控制!  我不服气地再扑上去……师姐娇笑盈盈……美腿浪分,并不抗拒?!  我很快就……像昨天的彝王那样泄了气!──刚才进入过的、滑腻异常的花芯穴口竟似闭合了一般!  看我泄气到惊讶的样子,师姐顽皮地眨了两下眼睛,媚笑道:“我不想让谁进门,除非……他变成只蜜蜂!蜂针我就禁不得啦~~”  “嘻嘻嘻嘻……”  “咯咯咯咯……”  两大美女笑成一团。  难怪她昨天敢分开大腿迎接那巨龙的钻研啊!!!  “师……姐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稀奇古怪的招法?”  “咦?你没见书阁里玄阴功法类的书有上千本吗?我才看了一小半呢……”  “就这个最管用!顶好!顶好!”我大喜自语道。  “好你个小鬼头!”师姐羞笑地推我一把,“还不快去伺候公主妹妹去!”  (九) 红案  我本想将刚才的成功模式複制到公主身上,哪知,她直接就把咱的头按到她大腿中间去了!  唉……至少不应该跳过那比师姐还圆大的前胸吧!!!  公主身体的肌肤不像她的脸那样白,而是淡淡的小麦色,但光滑细嫩不亚於师姐。小腿结实纤长,大腿的线条没有师姐那么圆润,阴埠也不像师姐那样的丰隆……总体比完美无暇、性感妖娆的师姐略显青涩,应该是年龄的关系!娇蕾未绽,滋润浇灌上两年应该不逊师姐吧?可……那时的胸部得大到啥程度啊!  公主的下身的蜜肉馨香彷彿微酸的草莓。细长的秘缝顶上,竟是红色纤毛画成的一个“丫”形,接近肉缝端尖细,向上则如卷动出几条火苗!与师姐的纯白光润各具诱惑。缝隙中间,有芙蓉花瓣翕翕欲绽,娇艳万分,怎不引我灵舌吐芯而舔……  “啊……哈……钟、钟……郎……用劲舔吧,我……好痒呢!”  怎么叫我钟郎这么费劲!还吐子不清、咬音不准!若不好好惩教,哪还有夫纲可言!当下舌头嘴唇齐上……瞬间就刺激得公主肉缝绽开、芙蓉怒放、浓蜜糊蕊……咿咿呀呀叫不出汉语来了!  这时,师姐也侧倾着柔美的仙女天体,对我刚才被迫错过的大雪峰进行五指攀登、口舌探测起来!让公主的浪语莺声有些惊天动地……  我想也找到师姐那样的大枇杷肉蕾好好允吸一番,以报雪山“失守之仇”。  可找了半天,只有一颗模样相似,体积却悬殊的豆粒……舌挑两下,发现与师姐的肉琵琶功能一致──也是一舔她就娇躯乱跳……  看来师姐真是远胜於九女之和的天女!  “不行了……不行啦……要泄啦……咿~~~穴穴里痒死啦……哥哥插到穴穴里再让我泄吧~~~”美丽可爱的公主老婆大声哀求,打断了我正在进行的对比研究和对师姐的感歎.我提起浸透师姐花蜜尤未干的肉枪,杀入止痒……只觉枪头负痛冲破一层肉膜,尽根进入一个紧密、湿腻的火炉软管中……  “哎呀……疼死啦……不要啊~~~~”公主大叫,似乎真疼得娇躯颤抖。  这紧热的肉管带给我舒美快感又不同於师姐的勒迫刺激!公主怎会疼成这样?  该不会是……上天报复她老爸给我的内心造成的痛苦吧?……上天真的太公平啦!  为了帮助上天更加公平,我抽出肉枪准备再次进攻……记得昨天我是痛苦得死去活来好几次!  啊……我发现棍身上淋漓血痕……再看公主胯间芙蓉吐蜜四周,也是血迹斑斑。  这……就是……处女落红?!  我顷刻呆住了!那么说……刚才师姐没有落红!!!  (十) 昭雪  师姐听到她的可爱妹妹痛叫后,也转过头,本要阻止我盲动的。见到了这一幕……也和我一样呆住了……梦幻星眸从妩媚到迷惑再到茫然……  我的心灵似乎听到师姐比我更焦急的天问:天呐!我怎会没有落红?!  我急切地回忆着二女穴道的不同之处,脑子昏愕,思维混乱,我只有再次入洞体验比较了……  呀……怎么软了!竟无法插入公主的炉桶穴!  炉桶?……对啊,除了比师姐热外……丝毫感觉不到那个紧箍的肉环……但开始有个易碎肉膜……师姐没有……这好像是关键!比师姐热是因为师姐是九阴玄体而已……等等!──九阴玄体!我心中霍然开朗!  “师姐,你是不是也不明白你为什么没落红?”  师姐无声地点点头。  “我相信师姐……的纯洁之身!我知道怎么回事啦!”  “真的?快告诉我!”  “嗯~~”我本想卖个关子,和师姐讨个条件,但看到师姐焦虑的花容,就实在不忍心让她的忧虑多延长一秒!  “师姐的九阴玄体会多倍於正常女子的特徵,外观上那个大肉蕾就比公主大上几十倍也不止,那么内里……处子的肉膜也会厚实几十倍,所以师姐的处女膜是冲不破的,像个肥厚的肉环紧紧套着人家……实在是……要勒死人呢!”  星光彩霞再次满天,甚至比刚才还明亮!  “死小鬼……不许胡说!那……弹力也……肯定是几十倍的啦……怎会勒死人!”  “……”我的样子肯定没风度了!感觉眼珠要掉下来!  “那……那……就是说……师姐……怎么插……也永远都是处女了?!!”  “哼……早知道就不给你留这……了!”师姐开心媚笑,声带魔吟!  “……”天啊!女人怎么一有优势就……就这么欺负人啊!!!不过……被这样的奇宝老婆欺负欺负……应该有怨言吗???  “师姐老婆,好歹我也是聪明机智……哦……英明伟大地洗刷了您的不白之冤耶!给点奖励好吗?”  “嘻嘻……说吧……”  “像公主开始那样,用……您的仙口……帮我硬起来……”  “做梦!”  没等我把全部理想──“硬了后摆平公主,再好好……勒我一次”说完,就已经被她斩钉截铁地否定了!  不过,见我失望、难过得……欲昏欲死的模样,善良的师姐还是决定犒劳犒劳本无敌智慧老公……  (十一) 火凤  我舒服地躺在床上。金芙公主分开颀长的大腿骑坐在我肩头。抬眼望去,高耸肉峰在芙蓉粉面下傲然怒挺!举臂攀绕上去,满把娇弹酥柔,手感绝佳妙极!  以致於师姐的柔胰仙指刚握住我的小弟……就可以大肆把玩了!  师姐的身体妙极!犒劳的法子超级妙计!我爱死你了!!!  低眉只见公主劈分的胯间──芙蓉沥血,分外娇艳,略带腥酸,可这又岂是对我弄疼公主的惩罚?  我将大嚼滇池湖蚌的吃法发挥出来……瞬间只剩下淅沥的蚌汁潺潺,入口香甜。  公主大概早忘了破瓜之痛,又开始娇喘着,却还挂记刚才我和师姐的发现:“嗯……月姐姐……你什么都出奇的好,以后他也不会爱我了……”  “嗨……傻妹妹,你会比别人差吗?”  “哦~~姐姐……连穴穴都……一直和处女一样,那……谁还会喜欢我?”  “呵呵……妹妹你姓氏是什么?”  “祝融啊……”  “祝融氏是什么来的?”  “传说中的火神呀!”  “对啊!你是火神后裔,看看妹妹这里的毛毛像什么?”师姐说着,竟伸手摸了那丛红毛一下。  “像……火苗。”  这丫头常对着镜子看自己裸体?  “嗯……再仔细看看!”  她自己哪看得清!还是为夫替她仔细看看吧……越上端毛越长而弯曲,形成  三绺弯曲跃动的……  “凤凰的尾巴?”我脱口说出。  “嗯,公主妹妹天生是火凤之体,与姐姐的玄阴正是一对儿冰与火……”  “师姐……怎么知道的?不是喜欢观察别人那里吧?”  “呸!我问过妹妹生辰,本想看看和你合不合,却发现是火凤诞时,沐浴时又发现她……这个火凤标记和玄书的记载一样。”  “哪……到底和我合不合呀?你是不是也测过你自己的呀?”我更关心的是这个。  “嘻嘻……不告诉你!”  公主眨了好几下大眼睛,才好像明白了师姐的意思!高兴地跃身不停……喂喂喂──您坐的可是您驸马的脖子啊!!!  “咳……咳……”我……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可……我肉蒂咋那么小,穴穴……也没有肉环……”  公主还是更关心这个!  “嘻嘻……妹妹的火凤穴穴好不好,姐姐可不知道了!妹妹还是问问你胯下的死鬼吧!”  “……”  “咳……问什么!公主老婆还是赶紧躺下!为夫和你的洞房还没完呢!”我要报……股杀亲夫之仇!看我不把你的火炉捅破!  “哼……不告诉人家!才不听你这死鬼摆佈呢!”当了人家老公后,待遇还真是提高──“死小鬼”中的小字被删掉了!  “好!好!我说!我说!就是……火热滚烫……要把人熔化似的。”  “咯咯……芙妹妹,想不想现在把驸马的小柴棍儿烧了呀?”  (十二) 蜡烛  我是躺着,被那软管火炉从上面套住……柴棍的……  这份火热套动!这个样子书中叫……我这……可是比别人更正宗的倒烧蜡烛吧?  我不得不努力地让大脑溜号,转移着下体被那紧热肉管套擦得异常敏感、时时欲射的要命感觉……可是……什么蜡烛扔进火管里……管它倒烧、侧烧还是正烧……结果……不还是一样吗?  师姐还给公主也梳了一个汉族少妇的云鬓高髻,戴上那冰凤冠,又在床头放了一面铜镜让她照;哪知公主一照还照上了瘾!纯洁仙雅的冰凤雪莲映衬她春情无限的芙蓉粉面,神仙看着也……上瘾吧?何况公主的修身挺摇、长腿骑跃……  弄得豪乳波涛胸涌、肉光四射……  我不能看了!  我拳如铁铸!  我咬碎钢牙!……只差没咬断舌头了!!!  亲爱的火凤凰公主大宝贝!您小人家就不能学师姐那样……很快让我完成新婚丈夫的……职责?你那火热本就遇什么能化什么!再加上柔滑细管套紧了……  夹啥啥粉碎啊!  我用尽全身力气坚持着我的责任!怎么就憋出“咿~~~嗯~~~”这样学女人的哼声呢!!!  应该是师姐的手──那么有劲地揪住我手臂的一小块肉!好在我牙早咬得死紧,才没痛呼出来。  “师弟一定要挺住!别这么快就融化了!否则……哼哼!”师姐压低的仙音夹杂着严肃的恐吓味道!  我挺住!我就这样挺住?你那功力揪人一下……至少得青紫上一个月吧?那这一个蜜月度下来……我的皮……可就和黑豹有一比了!着实恐怖呢!!!以后谁要是再说羡慕我……我是不是该当他是幸灾乐祸而给他一嘴巴呢?  “啊……呀……姐姐……怎么摸人家那里……嗯~~不要啊……羞死了!”  公主的浪吟中添加了语言内容。  我也觉得与公主“接合”部有手指在摸索,好奇睁眼,只见师姐天仙俏脸上带点…………魔鬼笑容,左手两根白玉指糊着透明汁液拎在公主眼前晃动,指尖淋漓欲滴。  闭眼!我还是快闭眼吧!非礼勿视、阿弥陀佛……非礼勿听、仁义道德……我默念着……可还是听到公主──“啊……不要弄人家屁屁啊……哎呀~~~还插进去啦……哦~~~姐姐手指好坏呀……咿~~~不要啊……痒死了!怪死了!啊哈……芙儿受不了啦……啊……伸进去点啊……哦~~快点插啊……啊……呀……啊……两根都进去了!哦~~~不行了!这样不行啦……哦……哦……哦……嗯……呀~~~~~”我本来就在爆发临点的下体,再被敏感的棍下部火热的肉膜异常的顶压摩动刺激……就算现在给我几刀也挡不住……“嗷~~~~~~~”“啊……棍棍射啦!呀~~~姐姐插太深啦……别动了!别动啦!别……啊啊……哈……啊……呀……哈……啊……”在我空虚的快乐让我大脑晕迷之中,我还能感到公主的热水管随着她每一声吟叫,挤压一下我熔化的蜡烛……没等叫完,已将之挤了出来!感受到空气的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