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鸡鸡在乳沟中抽插着

--






如果您支持激情网(517av.),请将本站地址转发给您的朋友! 好象是部港产片,没什么意思,就是搞笑。我把手放在扶手上,谁知道唐小
姐也刚好把胳膊伸过来,一碰到我的胳膊她就赶紧缩回去了,我看了看她,她不
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这时候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伸手抓住唐小姐的手放在
了扶手上。我不敢看她,但眼睛的余光告诉我,唐小姐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看了
好一会,不过并没有挣脱的意思。

  那几分钟对我来说简直是煎熬。我眼睛盯着屏幕,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电
影里在演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后来唐小姐侧了侧身,调整了一下姿势,居然把
头靠在我肩膀上了。

  这时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我把另外一只手也伸过来,开始抚摩她的玉手。

  她的手特别软,又温暖,很舒服,这时唐小姐也把另外一只手伸了过来,我
感觉到她也在抚摩我,低头吻了她的额头,她显然受到我的感染,把头伸了过来,
我们开始接吻了。

  电影一完,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直接打的回酒店了。甚至没有什么前戏,我
们就脱光光抱在一起做爱了。我很佩服自己的性能力,虽然感觉很刺激,我还是
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才射精。唐小姐好像很久没有做过了,我都休息好了,她好像
还在那里喘气。我看了看表,晚上9点了,我们还没吃饭呢,我赶紧催她起来吃
饭,她撒娇地说:“真舒服,好久没有这样了。你让我再躺一会嘛。”

  我躺在那里看电视,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她才起来。我们到旁边的芙蓉火锅
店叫了个鸳鸯火锅。她的胃口很好,一直在不停地吃。

  “你舒服吗?”我喝着冰冻的啤酒,看着她的眼睛。

  “嗯,就是感觉你太猛了,不知道心疼人。”她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

  “呆会我给你一个温柔的,好吗?”我极力地讨好她。

  “还要来吗?”

  我猜想她的心里一定在渴望,就说:“当然,刚才只是一个序曲。我还没把
你怎么样呢。”

  “你能把我怎么样?”她夹了一块火腿刚放到嘴里,斜着眼望着我。

  “呆会你就知道了。”我坏笑着。

  回到酒店,唐小姐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先去冲了
凉,走到她房间里躺下了,对她说:“快去冲凉吧!我等你。”

  她羞红着脸磨蹭了半天,才拿着换洗衣服进洗手间了。

  她穿着新买的戴安芬胸罩和三角裤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一声不响地躺在我身
边。我看着她说:“你认为今天晚上你还能穿着衣服吗?”

  她笑着要打我,我一下就扑到她的身上,吻她的嘴巴和耳垂。呵呵,没有想
到,从阿华那里学到的东西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很快我就把她脱得一丝不挂了。

  我吸吮着她的乳头,她不是很敏感,可能是因为生过小孩的原因吧。我喜欢
她的脚,我舔着她的脚底心,又把她嫩得像葱一样的脚趾一根一根地含到嘴里吸
吮着,她很陶醉,闭着眼享受着。这给我的刺激太大了,我一下就涨得很高,我
爬到她身边,她抓住我的小弟弟,说:“这么大呀。”

  我不理她,反身去舔她的阴蒂,要和她玩69式,她兴奋地把腿翘了起来,
正好把粉红的菊门掀了起来。我快速地用舌头在她的肛门上打了个圈,她大叫:
“别舔那里,脏!”

  “舒服吗?”我继续着。

  “啊……啊……舒服是舒服,可是……啊……”

  “那你就慢慢享受吧。”

  她一边用手撸着我的鸡鸡,一边小声地叫着,“快做吧。”

  “别急嘛,”一边说着,我一边挪动着屁股,我想把小弟弟插到她嘴里去。

  “不行!”她显然有点抗拒。

  “有什么不行的?!”我又在她的阴蒂上舔着。

  她显然受到了我的感染,犹豫了一下后终于把小嘴张开了。显然她也有过口
交的经验,又舔又吸搞得我很舒服。

  等我再次插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已经被我舔得狂泄了一次。她的淫液流的
到处都是,在我快速抽插的时候发出很大的水声,她可能觉得很不好意思,一直
紧闭着双眼。也许有知识的女性特别注意影响吧,她做爱的时候从不叫床,实在
受不了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喘着粗气。听不到女人的叫床声让我很不过瘾,我就一
边加快节奏一边问:“还要不要?”

  她点了点头。

  “叫我老公!”

  她一边“嗯”一边摇头。

  “叫不叫?”我把小鸡鸡抽到门口使劲磨蹭着,然后突然全根插入。

  她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小声叫到:“老公!”然后脸“唰”地全红了。

  “再叫一声,没有听见。”

  “老公!”

  “还要听!”

  “老公老公……”

  “你想在上面吗?”我很累了。

  “坏蛋!”

  我们调整好姿势,她坐在了我的小弟弟上。可能大部分女人都喜欢猛男吧。

  她上去之后也是快速地套动着,不过女人终究体力有问题,一会她就累得趴
在我身上了。

  “你怎么还没有反应呀!”

  “什么反应?”我故意不懂。

  “坏死了!我问你为什么还不射!”她的屁股在我身上磨着。

  “我下午已经射了一次,哪里有怎么快。”

  “那还要多久?”

  “20分钟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多久。

  一听我这么说,她叹了一口气,全身一下就松了下来伏在了我的身上:“我
不行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说完自己就躺下了。

  “我一个人怎么玩呀?”

  “反正我不行了。”她躺在那儿喘气,不理我。

  我又趴到她身上,把小弟弟放在她的大腿缝里抽插着,她笑着说:“你好下
流哟。”

  “还有更下流的呢!”我一下坐到她的肚子上,握住她的两个奶子,把小鸡
鸡在乳沟中抽插着。

  她突然睁大眼若有所思地问:“深圳人怎么这么色情呀?”
(乱伦电影).sldao.
  “是呀!”我把小鸡鸡又往前插了去,差点顶进她的小嘴。她拼命摇头躲闪
着,脸又变得红润起来。又玩了几分钟我才把小弟弟放回她的阴道,在里面又出
入了一两百下才把子孙全部交给了她。

  女人的恢复可真快。第二天早晨八点钟她就起来坐在床上看电视了,而我一
直睡到中午才起来。

  傍晚在机场告别的时候,她趁周围没人的时候吻了我一下,悄悄地对我说:
“小李,回去我整理一下,下周你来昆明,我再给你一点合同做。”
文章首发:.av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