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子高生放課後

--





女子高生放課後
[font=新細明體][size=16pt] 結束儀隊練習,晴媱踏著輕盈的腳步,跟其他隊員們走向教室。  操場邊揚起一片微風,溫柔地掀起她短短的裙擺,愛撫、親吻她吹彈可破的白嫩大腿。  晴媱敏感的小穴一陣抽搐。跑道邊男老師們火辣辣的視姦,讓晴媱的下體再度噴出泉水,高潮的欣快感讓她差點又要浪叫出聲…

  「呀~」「討厭~」「色色的風~」學妹們還沒適應超短的儀隊百褶裙,一個個都面紅耳赤,手忙腳亂地壓住裙擺。  看著學妹們楚楚可憐的模樣,晴媱會心一笑,回想起自己剛入選儀隊的時候…

  一年前的她,也像學妹們一樣既保守又害羞呢!  當初領到那件裙子的時候,晴媱甚至很慎重地考慮,是不是應該要退出儀隊了…



  那件裙子…實在是太短了。即使她再怎麼往下拉扯、再怎麼小心翼翼,性感的小褲褲還是會隨時讓人家看到…

  「老師…」雖然晴媱從小就很羨慕儀隊的美麗大姐姐,但權衡輕重,她決定放棄童年的夢想。「這個裙子…好短…我…我…可不可以…不要參加儀隊……」  「啊?為什麼想退出儀隊啊?妳是我們的下屆隊長耶?」台上的老師忙著發制服,沒有聽清楚晴媱想退出的原因。  「老師…」晴媱發現整個教室的視線都轉了過來,讓她愈發的不好意思。「老師…我
…人家…不敢穿這個裙子啦…」  晴媱話一說完就後悔了。  本來同學和學姐們都只看著她的俏臉,這會兒卻通通都下移了幾度角,看向她死命遮掩的美腿。  「晴媱,妳的腿好美呀…」「晴媱,妳保養得好好喔…」「學妹的腿真是漂亮啊…怎麼會想要退出儀隊呢?」  「哦…」台上的老師注意到晴媱的窘態,「晴媱妳拿錯裙子了啦!妳的腿那麼長,這件裙子當然是短了一點…」  老師扶扶眼鏡,看向手上的清單。「我瞧瞧…我瞧瞧…晴媱……二十二腰。喔…難怪妳會拿錯裙子…」  「二十二吋耶…好細呀…」「晴媱…妳比我高那麼多,腰圍居然比我還細…」「學妹的身材真好啊…人又長得漂亮…」「小柳,如果妳晚一年出生,恐怕隊長就不是妳囉…」  四周的讚嘆聲讓晴媱紅透了耳根,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可以馬上鑽進去。小柳學姐是現任的隊長,更是遠近馳名的大美人。晴媱雖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她不認為小柳學姐會比不上自己。  「啊…」台上的老師翻了老半天,「晴媱,適合妳的裙子現在沒有貨喔…二十二腰裡面最長就是那樣了。妳要不要先穿二十三腰的啊?」  「來來來,試試看這一件…」  面對身前的一百多道目光,晴媱真是欲哭無淚。雖然教室裡全都是女孩子,可是她從來沒有當著這麼多人面前換過裙子呀…

  更何況……老師拿來的新裙子雖然長了一點點,但晴媱一看就知道還是太短。  一定要現在換嗎?能不能先請大家不要盯著人家看呀?晴媱輕輕咬著下唇,羞答答的美態讓四面八方又傳來小小聲的讚嘆。  「天啊…好美的同學呀…如果我是男生,一定會被她迷死的…」「學妹真是漂亮啊…
出去比賽一定會讓裁判全都神魂顛倒…」「怎麼辦?我覺得我愛上學妹了…」  晴媱看著那件超短的裙子,她實在是羞得快要暈倒了。她覺得可能要二十四腰才有適合她的長度,可是又不好意思說出口……何況二十四腰對她來說也太鬆了…

  「老師,」小柳學姊很細心,「學妹的腿這麼長這麼漂亮,二十三腰的應該也太短了
…」  「對呀!不然學妹還是先穿學校制服吧,反正有一件制服裙也是要改短的…」另外一位學姐說。  儀隊平常在校內練習,多半只是穿改短的普通校裙。只有對外參加比賽或活動,才會換上正式的儀隊制服。  「哦…這樣也好。」老師點點頭,「小柳妳幫晴媱整理一下吧,其它同學繼續來領制服…」  「學妹,妳好害羞喔…」小柳幫晴媱拿起桌上的校服褶裙,「不用擔心啦,儀隊的裙子沒有妳想像的短,不會讓妳春光外洩的…」  「學姐…」晴媱接過裙子,嬌滴滴地換上。「隊長不是還沒要改選嗎?老師怎麼說我是下屆隊長啊?」  「拜託!學妹!」小柳嫣然一笑,輕輕拍著晴媱的小臉蛋。「像妳這麼美的女孩子上哪去找啊?就算妳不想當,別人也不好意思跟妳搶啊…」  「對呀對呀!」旁邊另一位學姐已經操起剪刀,開始在晴媱的裙擺上比劃了。「只要學妹妳不是運動白癡,不會把木槍掉到地上,那下屆隊長就一定是妳了……小柳,這個長度差不多吧?」  還沒有等到晴媱反應過來,學姐已經一刀剪下去了。晴媱當場尖叫出來!  「太短了啦學姐!太短了太短了!」晴媱真是急壞了。她今天是穿這件裙子來上學的,待會兒還要擠公車回去呢!  「不會啦,學妹…」小柳安撫著晴媱,「妳的腿這麼漂亮,這樣的裙擺還嫌太長了呢!到時妳的儀隊裙應該還會再短個一兩公分的…」  天呀!還要再短呀?晴媱覺得真是晴天霹靂。這樣的長度跟那件二十二腰的差不多嘛
…只有筆直站好的時候才不會走光…一但走起路來、或是微風一吹…那還不是有穿跟沒穿差不多?  從小到大她都是乖乖牌、好學生,從來沒有穿過遮不住大腿的裙子…看著長長的裙擺寸寸飄落,晴媱真是慌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穿著短到不行的裙子,晴媱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走路了。背起簇新的書包,兩隻手緊緊捏著裙擺,晴媱踏著可愛的小碎步,無比艱難地朝公車站牌邁進。  一踏出校門,她就覺得好可怕好可怕、腦袋幾乎要變成一片空白。  路上的每一輛車子、每一位路過的男人,好像都盯著她白嫩的大腿不放,讓她羞得完全抬不起頭來。  對面的男人似乎都對她指指點點、十幾公尺外的交談聲彷彿都在討論她的短裙美腿…

  晴媱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羞答答的低頭走著。她不敢走得太快,深怕裙子的擺動太大、又怕會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心情緊張的晴媱不斷冒著香汗,潤濕的制服上衣逐漸變得透明,露出裡面的蕾絲鏤空胸罩,還有少女白皙迷人的肌膚…

  雖然她一直努力按著裙擺,但是從學校出來後不久,側背的書包摩擦她的短裙,已經將一邊的裙擺高高撩了起來,露出她半邊的美臀和性感小褲。  晴媱身後很快就跟了數十位男人,尾隨著她過馬路、上天橋、偷拍誘人裙底。再經過高高低低的騎樓、映照了少女美腿的鏡面地板、反射著裙內風光的路面積水,最後在目的地的公車站牌旁排成長長一列。  站牌旁似乎聞得到晴媱的體香,每一位男人都是如癡如醉。每一台照相手機都存滿了晴媱的倩影,有幾個人甚至交換了名片,希望能取得短裙美少女每個角度的性感記錄。  公車很快就來了。  男人們一個個爭先恐後,卻都非常紳士地禮讓少女先上車。他們爭奪的只是靠近門邊的位置,以便近距離欣賞晴媱的裙下風光。  晴媱上車之候,男人們才一擁而上,死命接近她的身邊,準備享用她青澀幼嫩的迷人胴體。  緊緊夾在幾個男人的中間,晴媱的俏臉紅得不能再紅了。她的粉頸、耳後、白玉般的乳房,也都抹上了一縷彩霞。  男人們都非常積極進取。一個個先用手背摩擦試探,然後轉過手心用力按壓,很快都在晴媱的美腿和雙峰上恣意探索了起來。  晴媱覺得好羞恥、好自責。為什麼自己穿得這麼暴露、這麼性感、這麼引人犯罪呢?穿上這麼短的裙子,露出大半截的粉腿,當然會被公車色狼給盯上呀…


  討厭討厭!學姐妳把人家的裙子剪太短了啦~  晴媱一點都不怪這些男人。是她自己勾引人家的,怎麼可以再錯怪別人呢?  從小到大她的衣著都很端莊,從來沒有遇過色狼的侵襲。今天穿了這麼誘人的裙子,當然就要有被欺負的心理準備了。  晴媱沒有意識到,她嘟著小嘴、任君採摘的嬌俏樣,帶給身邊的男人多大的快感…

  晴媱也完全沒發現,自己的乳房已經高高挺起、正享受著男人們無微不至的愛撫…

  她敏感的處子小穴也已經被挑起了情慾,開始分泌一滴滴晶瑩剔透的芬泉浪水…

  少女的體香很快就填滿了狹小的空間,成為最好的催淫劑和壯陽藥,讓女孩和男人們的呼吸都越來越急促了……

  晴媱漸漸覺得身子好熱、好燙…她的胸口怦怦跳著,有點喘……卻又有點……舒服…

  「嗯……」晴媱不經意地發出一聲嬌吟。羞恥卻又酥麻的感覺,帶給她未經人事的胴體極大的快樂。  「…嗯……不…不要…停…停……停下來……嗯……嗯……那裡……不行啦……」  「……討厭……嗯……嗯…哦……哦……停…停啦…哦……噢…嗯……嗯~~~~」  「…呀………嗯嗯……嗯~~啊………啊……嗯………嗯…哦……嗯………」  緊緊地擠在人群當中,晴媱短短的裙擺已經被完全掀起,性感的小褲也已經褪到了膝窩處…

  半透明的上衣已經完全解開了,前扣式的胸罩早已鬆脫,正被兩個男人爭奪著。  好幾隻大手在晴媱的香臀、美腿、和私處游移,泊泊流出的淫水是他們最好的潤滑劑,將晴媱本來就光滑的嬌膚更是塗得銀漾水亮…

  「不……對不起……求求你們…不要…停啦……人家…不是故意…穿這樣的………」  「嗯……嗯……哦……啊……不…不要……求求你們……啊!!……哦……」  「…呀……嗯……嗯…不……不要……那是……人家的……內褲……嗯……嗯……」  晴媱的內褲永遠地離開她了。越來越多的男人加入了情慾的饗宴。  晴媱不再是站著的了,她被男人們溫柔地抬起、仰臥、捧在半空中。身上的每一吋肌膚都有一隻手掌負責,挑逗、愛撫著她敏感的嬌軀。  即使是被擠得較遠的男人,也都可以看到晴媱完全裸露、閃耀著淫水的玉腿、芳臀、嫩穴、還有變成粉紅色的兩座雪嶺山峰。  「……嗯………嗯……呀……嗯……哦………天哪……不……嗯……嗯………」  「嗯……好癢……嗯………嗯………不……不………嗯……嗯嗯………呀……嗯…」  「…嗯……噢……嗯…輕一點……嗯…哦………嗯……嗯……啊………嗯………」  晴媱的意識漸漸迷失了。她覺得好快樂、好舒服!可是理智卻又告訴她,應該要覺得自己好下賤、好墮落!明明是被人家欺負,可是全身上下卻不斷傳來快樂又舒暢的激情訊號…

  晴媱誘人的身子優雅地扭轉、舞動,迎合著身邊狼群的愛撫。制服上衣和短短的裙擺像是仙女的彩帶,指揮著一隻隻粗糙的大手,盡情開發她不為人知的性感帶…

  「嗯……啊…哦~~好~~好舒服~~嗯~~~哦~~~嗯~~嗯~~噢!!!」  一位色狼放開了膽子,將舌頭探入晴媱的小穴,讓她興奮地浪叫出聲!  晴媱的聲音越來越嬌嗲甜膩,天籟一般的呻吟讓男人們更加精神百倍。  「哦~~~啊~~嗯~~好癢~~嗯~~嗯~~不~~~嗯~~~嗯~~~」  「嗯~~哦~~噢~~~啊~~~呀~~嗯~~~嗯~~~哦~~~嗯~~~」  「嗯~~啊!~~不行~~人家~~人家~~要下車了~~求求你們~~大哥哥~」  晴媱靈台的最後一絲清明,讓她意識到快到家了。她溫柔地將身上的大手撥開、踢著小腿掙開男人的掌握、將掀起的裙擺往下撫平、使盡最後的氣力按下下車鈴。  男人們戀戀不捨地放下晴媱,不過手足痠軟的她差點就站不起來了,還要靠身邊的男人托住她的雙乳,才不至於跌倒。  「嗯~~對~對不起~~哪一位大哥哥~拿了~人家的~的~內褲~還有~胸罩~」  晴媱實在是羞到了極點。可是她又不希望自己的貼身褻衣淪落在男人的手裡…她一邊整理上衣的扣子,一邊鼓起了勇氣跟男人們交涉。  「嗯~~求求你們~~大哥哥~~那是人家~人家~~最喜歡的~~內褲~~~」  「嗯~~嗯~~~沒~沒有人~~看到嗎?~~拜託~~拜託啦~~嗯~~~」  「嗯~~真的~~沒有人~知道嗎?~~~對~對不起~~我~我~要下車了~~」  雖然距離門口只有幾步之遙,但晴媱只能一吋、一吋地擠出去,還要不時撥開貼到身上的大手。  「嗯~~啊~~~嗯~~嗯~~啊~~~拜託~~借~借過一下~~~嗯~~~」  「嗯~~呀~~嗯~~對~對不起~~能~能不能~讓一讓~~~嗯~~啊~~~」  「嗯~~大哥哥~~哦~~不~~嗯~~嗯~~~呀~~嗯~~~嗯~~嗯~~~」  「嗯~~哦~~謝謝~~謝謝司機先生!」  雖然身上的衣裙凌亂不堪、沒有穿內褲和胸罩,晴媱仍然沒有忘記應有的禮貌,下車前照例感謝開車的司機大哥。  晴媱的謝謝並沒有白叫。因為好心的司機先生不但攙扶她下車,還溫柔地幫她撫平胸前的上衣皺褶、探入裙下擦拭她濕得不像話的誘人小穴…



  晴媱的理智崩潰了。  雖然處女膜還在,但是公車上的淫亂景象,對她的理智來說已經跟輪姦差不多了。  無法面對自己淫蕩、騷浪、高潮迭起的肉體,晴媱的理智決定冬眠起來,退守到意識的最深處。[/fo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