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搏击玫瑰外传

--




作者:bootslover

(1)序幕

  午后4 点的阳光透过草草拉上的窗帘,斜撒在雪白柔软的大床上,暖暖亮亮
的。

  刺得惺忪的睡眼不想却又不得不睁开,史宾莎用带着长筒皮手套得手扶着额
头,慢慢偏头看来看窗外。

  “哦,几点了……”

  “嗯,昨天玩得太晚了,一下子睡到现在。”史宾莎揉着双眼,半挺起上身,
自言自语道。

  轻轻用手梳了梳头发,史宾莎看到自己还身穿着女王装。黑色得长筒手套,
红白的紧身束腰皮衣和内裤,吊带丝袜露在过膝得黑色长筒靴的外面。眼罩可能
在睡下的时候自己那掉了,其他仍然是昨晚的装扮。

  虽然头有点晕,但女王仍然回味着昨晚的快乐:

  11点从酒吧和男友回来,并没有喝太多,因为俩人都觉得周末应该有更多有
趣的事情作。之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像在为一场大型嘉年华作准备,呵呵。
然后就是和男友不停的做爱,虽然这还不是令史宾莎最兴奋的游戏,但还是翻云
覆雨了1 个多小时。

  男友虽然是健美教练,但和本届搏击玫瑰比赛冠军的史宾莎比起来,还是略
现疲态。

  “哦,亲爱的女王,我今天的表现让你不满意了?”男友伏在床上,边吻着
史宾莎的脸颊,边开玩笑的说着。

  “是的,我的奴隶,我想要好好的惩罚你……”

  “好吧,我的女王,我随时接收您的处置。”男友微笑着翻身去吻爱人的双
脚,然后起身跪在床头,双手背后。

  既然知道了刚刚又无法满足史宾莎,男友主动地揭开了下一场游戏的序幕。

  “真乖,可爱的奴隶,我正在想如何惩罚你呢!我们换个地方……跪好!”
史宾莎敏捷的从床上跳起,用床上的毛巾松松垮垮地绑住了男友的双手。又从床
头柜中取出了常用的链子项圈,套在男友的脖子上。像牵着牛的希腊女神,两个
裸体的影子从2 楼的卧室走到地下室——那里是另一个世界,SM的天堂。

  史宾莎很快换上了比赛和游戏常用的女王装,男友也换上了皮裤,长靴,皮
手铐和露眼头套。

  长达4个小时的运动开始了……

  凌晨4 点多,尽管没有作爱,全身疲惫的史宾莎仍然瘫软在长条沙发上玩着
手中的皮鞭。

  男友张开四肢,无力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亲爱的,我该走了,否则就赶不上6 :30的飞机了。”

  “该死,你就不能不去那个无聊的比赛吗?”史宾莎不满地说。

  “你也知道,这次我是第一教练,而且这场比赛我们签了一个不小的合同,
如果不去我们的健身俱乐部会炒掉我的。原谅我,我的女王。”

  史宾莎收起了4 个小时的冷酷面孔,虽然身穿女王装束,但俨然从史宾莎女
王回到了史宾莎老师。

  “机场还很远,你去换衣服吧,我来帮你打包行礼……看在你今天还算乖巧
的分上。”

  男友似乎又补充了活力一般,爬起来亲吻并舔着史宾莎的黑色长靴……

  男友在2 楼的卫生间,洗干净身上的污秽,并换好衣服。

  史宾莎仍然穿着女王的装束,在1 楼帮男友整理行礼包。

  “开车小心,到飞机上再休息”史宾莎和男友吻别并看着车灯渐渐消失在路
尽头,才反手关门回到2 楼的卧室。

  “哦,累死了,让我先睡一下吧。女王装?等醒了再换吧……”

  史宾莎女王终于疲惫的倒在床上,贪婪地进入了梦香。


(2)对峙

  午后4点

  史宾莎从床上爬起来,一夜没有脱女王装,穿着黑色长筒靴的双脚有点肿胀,
红色束身皮衣勒的腰部有点紧痛,并把双乳撑得鼓鼓的。

  长筒手套也让上臂有点勒痛。

  “穿皮装睡觉就是这样的下场,咳。”

  史宾莎自己嘲弄自己道,准备退衣洗澡。

  这时,床头的电话响了。

  “哦?真么快就到了?”以为是男友的电话,史宾莎很快的拿起了听筒。

  “嘿,史宾莎女王,醒了?”听到对方的声音,史宾莎刚才舒展的面孔突然
严肃起来。

  “阿尔蒂西亚!你怎么知道我家中的电话!我们的交易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别激动,作为朋友,电话问候一下总没关系吧。”

  面孔依然严肃,但声音平稳了很多,史宾莎沉着地说道:“我可没记得我们
是朋友,大家只不过各取所需吧。现在你拿到了你要的,我也得到了冠军,以后
我们各自走各自的路!”

  “哦?是吗?女王陛下真的很绝情啊,哈哈!”

  “可我现在真的像和你聊聊……嗯……关于你昨天和FBI 卡特组长谈的事情。”

  “……”

  虽然没有马上说话,但史宾莎立刻皱起眉头,对这个险恶女医生对情况的了
解程度大为吃惊。

  “这和你无关!”

  “得了吧,你还是下楼到后院来,我们面谈吧……哦,顺便拿些喝的。”

  “你……!”

  史宾莎吃惊的跑到窗口拉开窗帘向一楼的后院游泳池看去。

  一个头戴空姐帽,过膝黑色长靴,长手套,紧身皮衣的身影正躺在泳池边的
长椅上,边拿手机边向她招手。

  史宾莎吃惊的愣了几秒中,但很快镇静过来。

  虽然吃惊阿尔蒂西亚怎么找到自己的私人别墅,不过看来女王并不畏惧她。

  片刻,女王的身影出现在后院的泳池旁,优雅地走到了阿尔蒂西亚的面前。

  “起来,别弄脏我的椅子!”史宾莎没好气的说。

  “别那么生气嘛,老实说应该生气的是我!”

  阿尔蒂西亚慢慢起身,摘掉口罩,仍然微笑的说着,不过史宾莎隐约感到了
一股杀气!

  “我们既然是业务伙伴,就应该互相合作而不是出卖。对于这一点你显然不
够友好。

  不是嘛?

  我让你赢得了冠军,而且很信任的把我项目的一些内部信息也展示给你,

  你不愿意继续合作我也只好随便你。可你居然把我出卖给FBI ?这恐怕不是
伙伴该作的吧?!“

  “哼!也许我想得到冠军有些自私,但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毕竟我是一个中
学教师!看到你那个邪恶的人体改造计划我能够无动于衷的随声附和嘛?况且你
以为只有你在调查我,我就没有在调查你嘛?你的这个项目实际上是没有军方正
式文件批准的,你利用军方的关系实施这个项目的所有非人道试验!其实FBI 早
就注意到了,只是由于军方的袒护和你的狡猾,政府拿你没办法。……老实说,
你应该知道后果。哼哼,和你合作,一个目的也是得到你的信任,让我了解你的
更多计划。”

  “哦,真伤脑筋”阿尔蒂西亚插着手围着史宾莎走着,史宾莎不敢大意的用
余光紧盯着她的对手。

  “我其实挺欣赏你,比起那些只会蛮斗的小丫头,你更有头脑,所以其实就
算没有我的帮助你也能拿到冠军,只是……你贪婪又有些不自信……”

  “那是为了能取得你的信任,我总也要让你为我服务一下吧。你说的,我们
有业务关系。”

  “得了,从你和其他玫瑰地比赛中我看出了你的这两个弱点。”

  “有嘛?呵呵,也许是吧,不过我更享受比赛的过程!”

  “享受虐待玫瑰们的过程?展示一个中学老师SM女王的一面?真不知道你的
学生知道他们的老师是SM狂后会是什么感觉?”

  “你不用拿我的个人爱好来威胁我,即使学校知道我的这个爱好,也不会影
响我什么,这完全是个人隐私。”

  “哈哈,也许那些中学生正盼着你能够身穿女王装手拿皮鞭而不是教鞭给他
们上课呢!哈哈哈!”

  “够了,阿尔蒂西亚,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些废话的?!”

  “哈哈,真的有趣,说心里话真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伙伴,不过也许是军方背
景的缘故吧,我们这些人又从来不能容忍被别人出卖。你知道,对于出卖我们的
叛徒,我们经常用各种办法来惩罚她们,军方在这方面绝不缺乏好的……”

  突然阿尔蒂西亚手持一个针管刺向女王。

  尽管史宾莎一直盯着医生的一举一动——她知道这个邪恶女人最终想干什么,
但在这半句话发动攻击也让史宾莎大吃一惊。她顺势抓住了阿尔蒂西亚的手腕,
轻松地把手中的针管打落到游泳池中。

  一击未中的阿尔蒂西亚却不会停止继续的进攻,双手抱住女王抓住自己的左
手,双脚跳起,长靴瞬间夹住了对手的喉咙,一个完美但致命的Head关节压制。

  史宾莎还未完全从昨晚疲惫的战斗中回复回来,一下子被压制在地下。

  她知道医生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且这个攻击太快而凌厉。自己需要马上
摆脱这种压制,虽然被压制得痛苦得惨叫,但头脑中仍然在想办法。

  突然,女王使出所有的力量将医生从身上推开,尽管被夹得几乎窒息,眼冒
金星,但还是迅速翻身押在医生身上,一击重拳打得阿尔蒂西亚怪叫,抓住自己
的手也松弛了下来。

  “也许应该给你些教训!”

  史宾莎说着,使出了自己赢得冠军的H-move耻辱技!将阿尔蒂西亚翻过身来,
将右手拉到身后,将左腿反折叠到屁股压住右手,然后将左手拉到背后压住左腿,
最后在将右腿反折压住左手。成了完美的hogtied 反弓。

  “早该让你享受我的惩罚了!”

  史宾莎将阿尔蒂西亚翻过来,手套长靴互相折叠压制根本无法打开像一座拱
桥横卧在泳池边。

  女王的长靴狠狠的踏在对手的小腹部,得意的看着对手怪叫的脸。

  “真希望警察来时你还是这个姿势!哈哈!”

  有些忘行的史宾莎忽略的身后的动静……


(3)压制

  突然史宾莎感到自己被一个十分强大的力量抓住脖子和腰,瞬间提起!

  呕!不!

  从姿势上史宾莎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LadyX !

  史宾莎冠军的最后一战就是领教过这种攻击!

  虽然最终战胜了LadyX ,但回想起来仍然不寒而栗!

  而这次的力量更为强大……

  呕不!!

  史宾莎疯狂的叫着,但似乎根本无力摆脱强大的束缚,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
LadyX 翻过来折叠扛在背上,就像挑担子的挑夫。

  巨大的力量在两边反拉史宾莎的头和双腿,形成了弧度更大的弧形,强烈的
疼痛顷刻贯穿全身。

  也许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也许是自己太不小心了,也许……

  史宾莎感觉自己被重重摔在地上,朦胧看到站起来的阿尔蒂西亚将长靴踏在
自己的腹部,使劲撵着。狂笑着说道:“如何啊女王陛下,好好享受你希望的被
虐待的美妙时光吧!虽然你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素材,不过我并不太希望最终我的
产品会变成我的敌人,像邪恶玫瑰一样所以我必须在这里结束你,真的很遗憾!”

  说完,医生俯下身子,轻轻梳理了女王凌乱的头发,吻了她的面颊。

  “刚才我的话没说完,军方有很多方法处罚背叛者。我可不会失言!”

  虽然有些晕眩,但史宾莎仍然担心着想着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

  “阳光,泳池,潜水,多么富有情趣的组合啊!那么让我们完善一切吧!”

  这时,阿尔蒂西亚的助手们,身着西装带着不同的工具出现在泳池旁。

  “你引以为骄傲的Hmove 必杀计,在你最后的时刻,应该让你充分的享受啊,
哈哈!”

  一挥手,助手们开始工作。

  丰满健硕的史宾莎被翻过来,张开四肢趴在地上。

  一个助手取出了一个小的类似旅行暖壶的小瓶子,阿尔蒂西亚解释道:“这
是最新的强压缩氧气瓶子,够让你在水中享用2 小时左右,里面充了些对性欲和
虐欲有好处的气体,不过主要还是氧气,不用担心,呵呵!”

  女王看不到,不过感觉有人将一个瓶装物体安装在自己背后,通过3 挑皮带
将其绕过自己的胸部交叉,和腰部已经扣好的皮带固定好,像背着一个小行囊。

  “下面是和呼吸装置连接,小心点。”

  助手取过所谓呼吸装置,一个特制黑色皮质项圈,一个黑色皮革连颈口罩可
以将脖子,嘴巴很好的封闭成一个整体,但除了人中以上的头部,鼻子也露在外
面。和氧气瓶相连的导管,在头后面而不是通常口塞的正面,口罩内是一个不是
很粗的呼吸管。插入女王的口中,显得根本不突出。

  “整体感觉不错啊,女王陛下!这个口塞你带比忍者更合适呢!”

  史宾莎试图挣扎但是被死死按住,口罩顺利的安装完毕!

  “项圈的妙用在后面,先带上吧!”,一个不同的3 排银钉的项圈被带在女
王脖子上——那里已经被口罩包裹的很紧。

  “谢谢,女王陛下,你很配合,让我们继续完成我们的艺术。下面开始你最
喜欢的Hmove,Hogtied翻折,哦!Hogtied在中国叫做四马倒攒蹄,这次可是真
正四马倒攒蹄,呵呵!”

  史宾莎感觉自己的四肢突然被大力量翻折倒背后,长筒靴子的长根几乎碰到
了屁股!

  她猛然奋力挣扎,但只能听到长靴和手套皮革摩擦的声音,其他毫无变化!

  “哦!不!放开我!!!”

  类似的话被堵在口塞后面,外面只能听到一连串令人兴奋的呜呜呜……

  “你放心,我们用的是特制的皮革绳,到水中才会收缩,不过为了刺激,在
岸上我们也要让其紧些!”

  史宾莎感到自己的手脚被猛力的勒紧着,疼痛瞬时传遍全身!

  她不停的折叠腰部挣扎着,晃动着,但丝毫没有减轻勒紧感。

  “为了不让你太寂寞,我们给你准备了这个”,随着医生的解说词,史宾莎
感到自己的女王皮内裤被刀割开,有人在给自己带上有震动功能的贞操带,插入
到两穴中,但未启动。

  “间歇震动,震感渐强,哈哈!……好啦,准备工作完成。”

  女王被大力翻转成面朝上,医生把脸凑到女王的脸旁,暧昧的说:“史宾莎
女王,我真无法相信你现在的样子会这么性感!虽然也许就要永别,但我还是真
心希望你能活着脱离开这种幸福而苦难的享受,如果你真做到了,我想你一定会
成为无敌的搏击玫瑰女王!”

  史宾莎腹部和双乳不停的上下起伏,口罩和皮带,致命的捆绑已经让她呼吸
困难了。

  “别担心,一会儿插上氧气瓶子的导管会好受些。

  你看,你都一身汗了,少后就会清凉些。项圈在水中也会收缩,不过会很慢,
我不想你在氧气还有很多的时候就被勒死了,不过最终会因为氧气不足还是颈部
的勒紧导致你离开这个世界,我也无法控制!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在那里会
形成一个很漂亮的Hmove 伞!“医生说着比划了一个伞的形状!

  “好了,开始吧,伙计们!”


(4)刑罚

  史宾莎的私人泳池有一个4 米的小跳台,水深4 米左右。

  女王感觉自己被面朝下提起,一步一步上了跳台,阿尔蒂西亚跟在后面,暧
昧的微笑着。

  被放在跳台边缘,医生的助手开始在女王的手脚连接处捆绑锁链,另一段则
连接一个刚提上来的花园中的石墩,处理工作很有序,医生时而在空中比划伞的
形状。

  史宾莎真正感觉到死亡的来临,突然死命的翻滚挣扎起来,本来顺利的工作
被打断了,为了最后的生机史宾莎仍然想尝试解脱出来,但莫名的,自己潜意识
中被虐的欲望也突然迸发,自己越挣扎,这种欲望越强烈,仿佛正在求她们继续
一样。

  “既然快死了,为什么不再痛苦和欲望间充分享受一下呢?”

  另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着,史宾莎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

  “也许我很喜欢SM,施虐和受虐,但我并不想死啊!”

  矛盾冲突在史宾莎内心翻滚煎熬,突然医生将长靴一脚踏在女王的肚子上,
固定住她。

  “安静!小猫!你就快自己独享着一切了。

  另外,不必担心警察看到你在水中腐烂的肉体会联想到我们。

  一份遗书会在你的男友家中的抽屉中,上面写着他如何无法忍受你的SM女王
的暴虐,以至于有了虐杀你的想法!并为此负责而最终自杀谢罪!当然,旁边还
会有几张你在水中享受的照片,涂抹些你男友的精液。他不会再参加那个什么比
赛了,这样也没有不在场的证据!“

  史宾莎愤怒的盯着医生,受虐的欲望减少了些。

  “好了,享受你的余生吧!”医生边看手表边插好史宾莎的氧气导管,开动
贞操带的震动按钮,但并未震动。

  然后和助手一起,分别抱起女体和锁链连接的石墩。“发射!3 ,2 ,1 !”

  史宾莎感觉自己从跳台上凌空飞下,雷鸣般的落水生几乎撕破耳膜,捡起了
巨大的浪花!

  自己在水中死命的挣扎着,但石墩牵引着自己的身体慢慢下沉。

  翻滚的气泡迅速远离自己的身体,在天边碎掉了,继续的下沉,史宾莎能隐
约看到波光鳞鳞的蓝天和跃动的白云……水纹波动的四方天空渐渐离自己远去,
周围是一片日光穿插的蓝色。

  天的四个周边……还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像火车慢慢驶出车站,自
己望见渐渐远离的送行人,望着那个身影。

  渐渐的,渐渐的……

  2 -3 秒也许更长,远去感突然停止了,天空正在从波动中回复平静,女王
一直睁眼望着。

  四方的天边,那个身影逐渐清晰——阿尔蒂西亚,从跳台上下来——也蹲着
向水中望着,微笑的在空中画着伞的形状。

  女王突然想到了,自己被四肢翻折捆绑,并被石墩牵引着沉入水底,由于浮
力,腰身在劲力的上浮,但被捆绑的手脚收到牢固的牵引,正像天空中漂亮的降
落伞!

  哦!可怕的伞,变态的伞,欲望的伞……

  意识瞬间的模糊很快让天边的闪光刺激回复了,

  “哦……在拍照,去陷害男友……”女王想着。

  阿尔蒂西亚在天边扭动腰肢,

  欣赏着相机中的照片,又望望水中的朋友,挥手向她告别,走了。


(5)濒死

  冰冷的感觉很快让意识清醒,史宾莎劲力扭头看看周围的环境,阳光已经渐
西,投在水中,将自己在水中的影子投射在泳池壁上,四肢翻折叠,交错在一起,
小腹和双乳用力向上挺成弓形,一条隐约的线,连接四肢交叠处和泳池底部的方
形影子,女体的影子,只有头部还在微微的转动……水中盛开的伞……恐怖但似
乎又有点令人兴奋,那么的优雅,自己想着,想揉搓自己的乳房和阴部……

  突然,手的抚摸欲望被强大的力量束缚阻止着。

  让自己死亡的姿势啊,为什么我会那么平静,不行,我还不想死啊!

  史宾莎突然开始了死命的挣扎,不想死的欲望战胜了受虐的欲望使她的挣扎
变得更加有力,但是……伞影的形状在腰部几翻折叠后毫无变化。

  周围又恢复了平静,只有从脑后冒出的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擦过自己的耳
朵远离自己奔向天空,碎了,随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往复着。

  突然贞操带第一波震动的刺激传来,似乎平静的身体突然剧烈的抖动,折叠!!

  捆绑手脚的皮带在水中收缩的紧勒感也体现出来。

  想抬头看看贞操带,但死命的折叠颈部,视线也不能越过双乳强烈的欲望,
让受虐的自我重新占了上风,仍然是死命的折叠挣扎,但这种挣扎似乎不是为了
求生而是为了在捆绑被虐的过程中充分的享受!生命,犹她去吧!既然我无力改
变,何不在最后一刻尽情的享受呢?逃生?还是以此舞蹈吧……长靴和手套的皮
革摩擦的声音,在水中比空气中更加清晰,更加刺激!

  高潮一波接一波,女王感到炽热的液体从自己的下身伸出,飘散在自己的周
围。

  面对死亡,面对无限的欲望,自己眼中涌出了泪水,却从口塞中发出了速求
解脱的闷闷的狂笑……

  身体还是随震动而折叠抖动,意识逐渐模糊,远远的天空从蓝色变成火红,
水中的女体投影像在火焰中舞蹈的女神。

  意识和远处的天空渐渐同归了黑暗,水中的女体,尽管颈部的项圈已经明显
因为水而收缩,但意识的远去使这个死亡的信号仍然没有及时告诉大脑。身体不
在折叠,只是痉挛的抖动……

  终于,窒息感又拉回了远去的意识,呼吸开始困难,氧气似乎还够用,但项
圈的收紧已经有些压制颈部的动脉。身体开始恢复折叠和挺起,头开始不停晃动,
无力地反抗着最终的勒杀。伴随着加强了的贞操带的震动,又开始了新一轮魔与
神的战斗。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觉到周围翻腾的气泡和微微体液腥骚味道的…


  翻滚的气泡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突然眼前一到闪出一片白光,

  “哦?我已经死了嘛?这里就是天堂?好温暖,温暖啊!”

  白光边,隐约显出了一个身影。

  “是天使嘛?好小的翅膀……哦,头冠?……发辫?”

  “天使好像是我的一个学生嘛……那个……那个……Miss W……”


(6)新生

  在初赛就被淘汰的Cane Candy,跳进了史宾莎的后院,她本来想趁老师不在
偷走她刚刚得到的金腰带。

  在走过泳池边,水中突然翻涌上来的气泡,好似水怪,让Cane Candy吓了一
跳。

  “什么怪物?老师的泳池中养了鲨鱼?海豚?水怪?”看了一下房间的灯都
关着。

  “可能她还没回来。水中到底是什么?”

  强烈的好奇心战胜了恐惧,Cane Candy并不先进到屋中,而是想办法看清水
中的情况。

  打开手电,微弱的光几乎无法穿透水面,怎么办呢?

  嗯,去找找泳池的照明!很快Cane Candy在屋后找到了泳池照明的电闸。

  瞬间,泳池被开启的弧光灯照亮,光线直达水底。Cane Candy欠身到泳池边
看个究竟。

  “到底是什么……呀,水怪!”亮光照射的泳池中,一团黑色的影子微微的
抖动着。

  和一般女生不同,Cane Candy胆子不小,一惊之后又想再看究竟。

  “好像是人……怎么这个姿势……好像被捆绑固定在水中……啊,是史宾莎
老师!见鬼!到底怎么回事?”

  Cane Candy急忙跳入水中,透过穿过水面的如白昼的亮光,女生吃惊于她看
到的一切。

  翻折的女体,无频率的痉挛折叠抖动,红色皮衣,黑色勒胸皮带,长靴,手
套,皮绳捆绑束缚,口罩,氧气瓶,牵引四肢的锁链,连接锁链躺在水底的石头,
和投射在泳池壁上的女体伞影。

  女生真的惊呆了……

  片刻的走神儿,使得自己突然喝了好几口水,

  Cane Candy才翻过神来,马上游泳到上面换气。

  伏在岸上回忆几秒前在水下看到的一切!

  我在做梦?可呛水是真是的啊!老师在玩什么游戏?可这种玩法与自杀无二
啊!

  不过……不过……倒是蛮刺激的游戏,

  莫名的兴奋,使得Cane Candy再次沉入水中,再次欣赏这个她从未看到过的
景象……

  天!我怎么会这么兴奋?

  Cane Candy不由自主的游到女体的旁边,发呆的看着:

  口塞封住的头部左右晃动,强烈的窒息使得折叠挣扎后的的间歇,丰满的双
乳急剧上下,然后又是痉挛般的折叠挣扎,带着皮手套的双手极力想摆脱过膝长
靴的双脚,但没什么作用……是史宾莎老师……哦……

  Cane Candy左手下意识的伸出抚摸女体,右手偷偷伸向自己的私处……

  突然,换气的需求又打断了一切。

  回到水面,贪婪的呼吸,女生回味着刚才看到的……

  理性渐渐又回来,“哦不!不能让老师这样,会死的!”

  Cane Candy一边游到岸边,脑中在过滤解决方法。

  哪里有斧子或钳子?该死!坚硬的石头也好!

  在后院泳池旁的草丛中,幸运的拿到了一块砾石和一段冲洗泳池的水管。

  Cane Candy把水管作为绳子帮在自己腰上,抱起石头跳入水中。

  游到女体边,Cane Candy费力将水管的另一头绑在女体连接的石墩上,这样
便于控制自己的身体不上浮,但自己需要氧气。

  “老师,先辛苦你一下。”Cane Candy拔掉了绑在女体背后的氧气瓶的管子
放在自己口中,

  女体突然猛烈折叠挣扎,看来水已经开始进入女体食道,很快就要开始进入
女体的肺部!

  要快!要快!

  Cane Candy尽力不看哪怕一眼就能让她兴奋的翻滚的女体,猛力用砾石砸锁
链和石墩的连接。一下……一下。

  女体的折叠在减速,越来越小。“老师,你要坚持啊!”

  Cane Candy担心史宾莎淹死,马上把氧气管子插回女体头部的插头,但女体
并没有恢复折叠挣扎。

  还继续死命的砸着链子,“有一些希望也要尽力,老师教我们的!你自己不
要忘记啦!呼吸!呼吸!”

  Cane Candy心中鼓励史宾莎,虽然无法告诉她!

  终于,链子断了,女体慢慢上浮,Cane Candy解开自己身上的水管,扔掉石
头,上游一直托着女体到岸边并奋力推上岸……

  被Hogtied 反绑在背后,史宾莎渐渐回复了只觉,Cane Candy将那致命的项
圈解下来,并取下口中的口塞,口中骂道:“都是你害的,玩这种变态游戏,害
我差点也死了!”

  说着狠命踢了一下史宾莎的腹部,一下让女王大口吐出水来。

  Cane Candy一边擦干身体,一边欣赏着四马攒蹄的女王。真变态!……但…
…也挺有趣!

  “就让你先这个姿势把,老师。”

  Cane Candy将女王提起,来到2 楼的洗手间,将其一下子扔到澡盆中,打开
热水为她取暖,但还是四马反绑着,女王渐渐恢复了意识。

  “老师,我救了你,应该怎么谢谢我呢?”史宾莎冻得有些发紫的嘴唇微微
笑笑,并不说话。

  那你就保持这样让我玩弄你一晚吧!

  虽然是很过分的要求,但史宾莎似乎并不反对的样子,仍然笑着看着自己的
学生。

  于是,Cane Candy将一身女王装扮的湿漉漉的史宾莎,提出澡盆,丢在2 楼
卧室的床上,用梳妆台上拿来的吹风机,给女王全身烘干,反绑的四肢并没有丝
毫解脱。

  接下来便是整晚的悬吊,鞭打,窒息挣扎……史宾莎一晚没说太多的话,反
绑的四肢并没有丝毫解脱。

  第二天

  当黎明的阳光再次找到卧室,史宾莎慢慢醒来。

  “哦,还是全身女王装束,四肢反绑……只是……没有知觉了!”外头看看,
床边一张字条,一行留言:“老师,金腰带我拿走了,如果来找我,就这样反绑
四肢爬来吧,哈哈!为了让你练习一下,解开束缚的刀子,我放在在1 楼的客厅
茶几上,自己爬下来拿吧!”

  “哦,上帝!手脚没知觉了,也许已经残废需要截肢了,但……”

  史宾莎似乎还是很享受的从床上翻落到地上,一点点爬向屋外……


[ 本帖最后由 .hudiegu.tk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