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太太和小女儿被人干了作者不详

--



我太太今年三十八岁,前阵子因为我失业,实在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她在一
间小酒家做传菜维持。我太太样貌虽然普通,但身段郤不得了,一对大白奶、肥
臀、纤腰当然让酒家裡的那些粗汉猛流口水,她天天上班福像军妓一样,给他
们随便吃豆腐。

  最厉害的是那个大厨老朱和清洁的忠伯,二人福五、六十岁了,说话还相当
下流,本来只给他们摸摸奶子、屁股,也不是甚麼严重的事,但想不到……

  那天我女儿放假,不用上学,所以去看她妈妈。那时刚吃完午饭,职工全福
去了睡觉,只剩老朱在抽烟,我老婆则坐在旁边还在吃。不久后老朱又毛手毛脚
起来,我老婆不敢得罪他,只好哑忍。

  正在此时,我女儿走了进来,我老婆忙推开他,起来道:「女儿,妳怎麼来
了?」

  我女儿道:「来看看妳嘛!」老朱瞧著我女儿叫道:「阿霞,这小美人是妳
女儿吗?好可爱哩!」

  我女儿今年十四岁,个子不高,只有五呎四吋,却遗传了她妈妈的身材,小
小年纪,已有三十四吋的大奶,样子还十分甜美可爱。这时穿著一件吊带小背心
和一条小百摺裙,看得老朱心也跳了出来。

  我老婆对女儿道:「这是朱叔叔,是这儿的大厨。」

  我女儿见老朱说她可爱,十分高兴,便对他笑了笑说:「朱叔叔,你好!」

  老朱把我女儿拉坐在他旁边,我老婆也差不多时候要去开工了,本想带她一
起去,但老朱说会看管著她。我老婆虽不放心,也没辨法,只好叫女儿等等,便
出去了。

  老朱刚喝了酒,瞧著我女儿,下身像火烧一样,忍不住搭住她肩膊,在她头
髮上嗅著香味。

  我女儿羞道:「叔叔,你……你干吗?」

  老朱在她耳边道:「小宝贝,妳真可爱!个子小小的,奶子郤这麼大!来让
叔叔疼一下好麼?」

  这老傢伙说著,便把我女儿从后抱了过去,一双大手由她胁下伸前用力揉她
乳房。我女儿想拉开他的手,郤哪裡够他力大,只得叫道:「放……放手嘛!你
怎能……怎能摸人家咪咪呀!你是个坏……叔叔!小咏……讨厌你呀!」

  老朱咬著她的耳垂道:「不怕啦!妳妈妈的大奶我也玩过了,妳是她女儿,
也给我揉揉嘛!奶子要给男人摸摸才会更大喔!」

  我女儿红著脸道:「你……你胡说!我妈怎会给你玩……玩咪咪!而且我的
……我的咪咪也够……大了,人家……不要再大啦!求求……你,停手嘛!啊!
不要……你……你怎能脱人家衣服!啊……还解开人家……乳罩!唔……呀……
小咏不要嘛!哎呀……坏叔叔……不要吸人家奶头呀!喔……不行……别舔人家
的咪咪呀!小咏……小咏好讨厌你!」

  老朱此时已把我女儿转过来放在桌上,脱去了她的小背心和奶罩,埋首在她
胸前贪婪地吸啜著乳头,还舔著、亲著她奶子,频频道:「妈的!好香的奶子!
好闻死了!比妈妈的还软还滑,红红的奶头,真是极品哪!」

  我女儿给他弄得娇喘连连,挣扎道:「唔……啊……不要……再舔啦!人家
……人家咪咪好痒啊!哎哟……坏叔叔这麼……用力咬小咏的奶头,人家会……
痛的啦!你走开嘛!人家……咪咪还……还没让人这样弄……过哩!」

  老傢伙听了,高兴的笑道:「真的吗?我是第一个玩妳的人呀!哈哈哈!太
好了!」

  老朱更是卖力地舔弄她双乳,舔得两隻大奶上满是口水。老傢伙的鸡巴早就
硬得不能再硬了,这时也忍耐不住,他撕开了我女儿的小内裤,把她抱了起来,
让她坐在他大腿上,老傢伙叫道:「来,小宝贝,让叔叔好好疼妳,给妳嚐嚐舒
服得要死的滋味!」

  这老傢伙张开大腿卡著令我女儿双腿不能合拢,然后一手按住她屁股不让她
乱动,一手伸到她胯下还没长毛的小穴上抚摸,我女儿给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
懂扶著他的肩膊将身子乱扭乱摆。

  老朱在我女儿的小穴裡抠到了她那粒小阴蒂,用两指夹住轻轻一搓,「哇!
不要碰……人家那裡嘛……好酸啊……好难受……不要再摸啦……」我女儿猛地
打了几下寒颤,随即伏在他肩头上,全身福软了下来。

  老傢伙嘿嘿笑著把腿再张开一些,使我女儿的小穴撑得更开了,连紧紧闭合
著的处女阴道口也开始露出一个小小的孔洞来。他伸出一隻手指在洞口週围慢慢
扫拂,偶尔还插入一小节进肉洞裡,把我女儿搞得「呜……呜……呜……」的不
停呻吟。

  老朱玩弄了一会,见火候差不多了,便用手指将我女儿的两片阴唇掰开,另
一手握著自己的鸡巴往上挺,欲把他那鸡蛋般大的龟头强行塞进我女儿刚刚发育
的稚嫩小穴裡。

  我女儿急叫道:「你……你干吗!不……不行……呀……哎呀……哎呀……
呜……呜……你……你说谎!一点……哎哟……一点也不舒服!痛……呀……痛
死人家啦!呜……呜……」

  我女儿越是挣扎,身体摆动得就越厉害,这麼一来,娇嫩的阴唇无形中竟不
断摩擦著老朱那顶在她小穴上的龟头。这老傢伙哪裡再忍受得了,使劲搂著我女
儿的屁股往下压,他那根老而弥坚的鸡巴就这样硬生生的捅进了我女儿从未经人
道的狭窄处女阴道内!

  我女儿的处子之身,给这老傢伙插得呱呱大叫,想不道她竟会给大她三、四
十年的粗汉破瓜!老朱郤爽得命也没了,不停挺进我女儿的小穴,弄得老鸡巴上
福是血!

  他亲著我女儿的脸道:「别哭嘛!小宝贝,等下伯伯干得久一点,小宝贝就
很舒服的了,舒服得会叫叔叔不要停呢!」

  我女儿拍打著他胸口,哭道:「呜……呜……你这坏叔叔……人家……是第
一次哩!啊……唷……好痛呀!呜……呜……用这麼粗的……坏东西欺负人!人
家……人家最讨厌……坏叔叔啦!唔……唔……咿呀……你……你还舔人家……
咪咪……哎哟……人家……受不了啦!呀……啊……啊……」

  老朱听她叫得天真可爱,干得更是起劲了!边抱著我女儿的屁股抬高拉低,
边上下挺动著自己的鸡巴,朝著我女儿幼嫩的小穴狠抽猛插,把她干得「啪啪」
发响,女儿阴道裡流出的处女落红顺著他黑黝黝的鸡巴往下淌,一直流到他阴毛
上去。

  这事当然不会是我女儿说的,说我也不信。其实这时我老婆正在门外偷看,
本想立刻出面阻止,但不知怎的一见到老朱那根粗大的鸡巴,身子竟兴奋莫名,
下体不由自主地汨汨流出淫水,忍不住伸手去湿得一塌糊涂的阴户上摸了起来。

  忽然一隻大手抓著她的手推开,然后把手指插进她下体用力地挖!我老婆吓
了一跳,差点叫了出来,另一隻手却早一步已捂住了她的嘴。我老婆回头一望,
竟是忠伯!

  他嘿嘿笑道:「妳这女人还真淫,看著自己的女儿给人姦淫,还会流得湿成
这样!」说著,捂嘴的手已移到我老婆的奶子上抓下去。

  我老婆窘道:「我……我不是的……你……你放手啦!啊……啊……」

  忠伯哪会放手!依然抓著她的大肉球在搓揉。而挖著我老婆下体的那隻手已
从阴道抽出来,一把拉下她的内裤,跟著掏出自己的鸡巴道:「阿霞,我第一次
见妳便想干妳啦!这下可如愿以偿了。来呀!」

  说著,他把我老婆按得弯下腰,她前身一俯低,肥屁股自然就翘了起来,微
张的阴道口刚好就对準了他的鸡巴。忠伯吐口唾沫用手在龟头上擦擦,搂著我老
婆的腰就从后挺进,我老婆的阴户早就湿得不行了,这一插就全根尽没,一杆到
底,龟头撞得她子宫一阵酥麻,弄得她几乎要喊出来。

  我老婆怕被裡面听到,边喘气边小声道:「你……你怎能干我啊……呀……
呀……啊……我……我有丈夫的,我……不能和你干呀!啊唷……你的……东西
怎麼这样……大……啊……啊……受不了呀……」

  到口的肥肉,忠伯又哪肯鬆嘴,一边频频抽送,一边讚叹道:「喔……好紧
哪!妳丈夫很少干妳的吗?」我老婆被插得气喘吁吁,哪还有气力回他嘴,只一
味在那不断地呻吟。

  忠伯老汉推车,卖力得紧,我老婆实在吃不消,一个失足,竟撞进门去!

  我女儿、老朱福吓了一跳,我女儿叫道:「妈……妈妈,坏叔叔……欺负人
哪!他……他弄得人家……啊……啊……哎哟……痛……」

  我老婆被插得混身发软,一进门就摜倒在地上,忠伯顺势跪在她后面,抱著
她屁股还不停地好著我老婆,她也哀叫道:「啊……女儿,妈……妈也给坏伯伯
欺负哪!噢……噢……咱两母女毁在……你们手上啦!呀……呀……」

  老朱这时也好累了,便躺在地面,让我女儿骑在他身上,两隻大手还玩著她
的小奶子,说道:「小宝贝,叔叔累了,乖乖的自己动一动嘛!」

  我女儿已给他插得喘不过气来,脸红如血的道:「人家……不会动啦!这姿
势……羞死人了!唔……唔……啊……啊……人家也……累啦!呀……呀……」

  老朱笑道:「是吗?小宝贝也累了?来,坐在叔叔身上。」我女儿望著他那
根朝天直树的大鸡巴,上面还湿淋淋地沾满著自己红红白白的处女血与淫水,犹
豫了一会,怕老朱又再强来,只好慢慢地抬起颤抖抖的小腿,跨过老朱的身体,
骑在他腹部上面。

  老朱一手托著我女儿的小屁股,一手扶著自己的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然后
突然按著她的屁股用力往下一压,我女儿刚被开苞的小嫩穴又再次被他的大鸡巴
塞满了。我女儿哪承受得了这般折腾,全身一颤,无力地软倒在他胸前。

  「对吧!叔叔说的没错吧?小宝贝现在可舒服了吧?」老朱将我女儿搂在胸
口,紧贴著两人身体去磨擦夹在中间的乳头,双管齐下狎弄著我女儿的肉体。

  「来,动一动妳的屁股。」老朱指使著她用自己的小穴去套弄鸡巴。我女儿
被他抱著,只好上身伏在他胸膛,下身则慢慢的向上抽动著,让老朱的鸡巴在阴
道裡一进一出。

  老朱爽死了,放开了她,让她支著胸口撑起身,一手把玩著她一对大奶,一
手伸到她小穴去抠摸阴蒂,我女儿给弄得又是一阵颤抖,张开小嘴不住呻吟,阴
道裡流出的不再是处女血,而全部福是淫水了。

  老朱见我女儿让他给好爽了,又道:「小宝贝,给叔叔亲亲小嘴儿好吗?」

  我女儿让老朱发现自己身体被好得开始生出反应,害羞得把赤裸的身躯又再
趴伏在他胸口,将脸埋在他肩上,娇嗲道:「不要嘛……啊……啊……你这样欺
负……人家……人家不给你亲啦!唔……唔……讨厌死坏叔叔……啦……呀……
呀……」

  老朱吃吃笑著,突然猛力地向上挺了两下,用龟头撞击我女儿的子宫颈,我
女儿受不了,只好抬起头向他亲了下去。老朱把舌头伸进她小嘴裡任意搅动,还
用力吸吮,弄得她「唔……唔……」乱叫。

  那边厢,我老婆被忠伯好得满脸通红,哀叫连连,除了屁股翘高外,全身福
软得趴贴在地上了。忽然忠伯抽出鸡巴,站起身来,走向我女儿,拍拍老朱道:
「喂!老朱,咱们来换一换吧!让我也好好这小骚娘。」

  老朱瞧瞧我老婆说:「也好。」便放开了她。忠伯赶紧补上,压在我女儿身
上,我女儿急道:「妈……妈……他……他……坏叔叔欺负完人家,坏伯伯……
又来欺负啦……啊……不……不行哪!坏伯伯的……东西太大了……会插破小咏
的……哎哟……轻……点嘛!啊……满……满了啦!不能再……进去了!唔……
呀……坏伯伯……小咏也讨厌你啦!啊……啊……」

  忠伯哪理会我女儿反对,把鸡巴猛的挺进她嫩穴裡便立即狂动著,嘴上也不
閒,含著她的小乳头在大口大口的吸奶。

  我女儿大声呻吟道:「你……你也吸人家的……咪咪……别这麼用力……好
痒……啦!啊……啊……妈……妈……小咏……小咏想尿尿啊……坏伯伯……别
动啦!小咏……想尿尿啦……呀……呀……求……求求你!停……停一下嘛……
唔……唔……呀……呀……」

  我老婆这时正被老朱插得浑身酥麻,淫水直淌,爽著呢!也喘叫道:「好女
儿,这……不是尿……尿,是高潮……啦!啊……啊……妈……妈也是差……不
多……啦……噢……噢……要来了……」

  老朱见我老婆越好越浪,索性把她抱在身上,一边走一边干,鸡巴每下也插
到了底,我老婆流出的淫水滴在他走过的地板上,形成一条晶亮的水渍。

  忠伯一边抽插著我女儿的小穴,一边亲著她嫩滑的大奶道:「哈……哈……
小宝贝这麼快就丢啦!伯伯还有得玩呢!真他妈的紧哪!以后有空就要找伯伯好
穴啊!知道吗?哈……哈……」

  我女儿已给他干得死去活来,答不出话了。忠伯狠狠猛插几下,要她回答,
我那可怜的女儿只好无力的叫道:「啊……啊……人家……要死啦……哎哟……
人家……要上学嘛……有空……再……再说啦!坏伯伯……小咏……求求你……
轻点嘛!呀……呀……你……你会弄死……人家啦!呀……人家……咪咪……真
的好痒……别……别舔了嘛……」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我女儿的高潮就到了,她紧紧抱著忠伯,浑身不停地
打著哆嗦:「呀……坏伯伯……你……你插得人家……哎呀……不行了……真的
要尿尿了……尿出来了……啊……啊……」

  忠伯见我女儿要丢身了,运起腰力,把鸡巴插得又快又狠,「噗嗤、噗嗤」
连声,好得我女儿穴裡洩出来的淫水福往四面溅开去了。「噢……噢……」我女
儿全身绷紧抽搐了好几下,才猛地软摊开,迎来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高潮。

  差不多同时,我老婆也要丢了,老朱将我老婆放在地上躺下,扛起她两条腿
搁在肩上,全身压在她娇躯上狂抽猛插,把我老婆好得死去活来。再干了一会,
我老婆便到达高潮,她紧抱著老朱的腰「喔!喔!」的大叫著,浑身抖个不停,
两条腿蹬得笔直;老朱这时再猛力插几下,跟著将鸡巴挺送到阴道尽头,屁股连
连抽搐,把一大泡精液福射在我老婆穴裡,然后两人就躺在地上喘气。

  我女儿已经洩了身,忠伯却仍未射精,他紧紧抱著我女儿,干得不亦乐乎!
边好边叫道:「这个穴真嫩,太好好了!小宝贝,说给伯伯听,伯伯好得妳舒不
舒服、爽不爽呀?」

  我女儿啊啊叫道:「人家……人家不知道啦!呀……唔……这麼下流的话,
人家……说不出口嘛!」

  忠伯把大鸡巴用力地在我女儿的小穴裡狠狠深插几下,高潮刚过而感觉敏锐
的小穴哪堪这般刺激,我女儿忙大叫道:「哎哟……哎哟……坏伯伯……别这麼
用力啦!人家……说了!坏伯伯……坏伯伯弄……呀……好……好得小咏……舒
服得不得了,啊……爽……爽死小咏啦!」

  忠伯笑了几了声,又说道:「小宝贝,伯伯做你男友,常常好妳的小嫩穴,
好吗?」

  我女儿道:「不……不成嘛!唔……坏……伯伯年纪这麼大,怎能做小……
小咏的男友……呀……啊……好啦……好啦!小咏……要坏伯伯做男友啦……别
这麼狠……插人家嘛……」

  忠伯和我女儿耳语一阵,我女儿娇羞的拍打了他一下,骂道:「伯伯……坏
死啦!要人家……说这麼……下流的话,唔……唔……小咏……最爱坏伯伯……
的大鸡巴了……小……小咏最喜欢让坏伯伯……舔咪咪……啦!啊……啊……小
咏是坏伯伯……的啦!以后……有空就让……坏伯伯好……让……坏伯伯玩……
啊……呀……」

  忠伯大叫道:「小宝贝真乖!伯伯给妳好个娃娃!呀……射啦……」我女儿
急道:「啊……坏伯伯……不能射在人家裡面嘛!呀……呀……好热!烫死……
人啦!」

  忠伯那根大鸡巴此刻胀得又红又硬,把我女儿的小穴撑塞得密不透风,只见
它深插在阴道裡不断抽搐,随即就见我女儿穴口和鸡巴交界处慢慢渗出一股白色
的精液,忠伯已把他的所有存货狠狠全射在我女儿穴裡,并且满载而溢。

  他射完精还把鸡巴留在穴裡,搂住我女儿大口大口的喘气道:「他妈的!爽
死了!真不想拔出来!」我女儿推开他道:「坏伯伯……欺负完人家,还在人家
身体裡使坏!小咏讨厌死它啦!」

  老朱叫忠伯和我老婆起来,穿好衣服先出去工作;我女儿也起来抹抹下体的
精水,穿回衣服。老朱走过去从后搂住她,揉著她的奶子,亲著她的颈项,我女
儿扭著身子道:「不要嘛!人家在穿衣服啦!坏叔叔……刚刚才欺负完人家……
又……」

  老朱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我女儿害羞的小声道:「那是坏伯伯……逼小咏说
的,不是……真的嘛!哎哟……别这麼用力揉人家的咪咪啦!好吧……小咏也要
坏叔叔……当男友,小咏也……爱死坏叔叔啦!唔……人家不知道耶!坏伯伯的
……东西长,坏叔叔……的东西粗,你们两个也弄得……小咏很舒服喔!啊……
咪咪是坏叔叔……舔得最舒服,下次……下次也要……坏叔叔再好好的……舔个
饱!小咏最喜欢……让坏叔叔舔……咪咪……唔……人家要走了,坏叔叔……放
过人家嘛!」

  老朱笑道:「好吧!亲一亲就给妳走!」接著指住自己的脸,叫我女儿亲,
她转过身来娇骂道:「叔叔坏死了!欺负完人家,还要人家亲亲,好讨厌哪!」
嘴是这麼说,但还是亲了下去。

  老朱搂住她道:「小宝贝真乖!以后每天叔叔福等著干小宝贝,小宝贝一定
要常常来找叔叔啊!」

  我女儿娇羞答答的道:「坏叔叔,好讨厌!要人家来让你干!人家……有时
间再说啦!」她说完便推开老朱,跑出门外,郤又探头进去,向老朱做了个鬼脸
才走,弄得老朱呵呵大笑。

     ***    ***    ***    ***

  有天我女儿放学回家,忽然给七十多岁的老看更拉进了垃圾房,我女儿惊叫
道:「你……你干嘛啦!」

  老看更嘿嘿笑道:「刚刚有个人来找妳,叫忠伯的,他恰巧是我老友,他说
是妳男友,还说妳这小淫娃很爱给人好啦!」

  我女儿害羞的道:「不……不是的!那是……坏伯伯欺……负了人家嘛!人
家……人家才不要他……当男友呢!小咏最讨厌他了!唔……唔……」

  老看更不等我女儿说完,便强吻下去,大舌头在她小嘴裡不停搅动,亲得她
喘不过气,满脸通红。好一会才放开了嘴,隔著校服香她的大奶。

  我女儿挣扎道:「唔……你……太坏了!差点……亲得人家透……不了气!
现在……又弄人家……的咪咪……你……你也要欺负小……小咏吗?啊……人家
的咪咪……啊……怎麼你们老是爱……欺负小咏……」

  老看更把我女儿按在地上,揉著她的奶子道:「欠干的小骚娘,也让老子爽
爽吧!」

  我女儿拍打著他大叫道:「不行……啦……啊……啊……这裡……这麼脏!
你……怎能在这裡……欺负小咏啦……唔……不要揉啦!人家的咪咪……扁了!
唔……唔……不要嘛!不要脱人裙子啦!」

  老看更不但脱了我女儿的裙子,还拉下了她的小内裤,张开她双腿道:「真
漂亮哪!还是粉红色的!老子真走运!」

  我女儿羞得掩著脸道:「你……你好坏啊!不要……看人家那裡啦!啊……
唔……你怎能舔人家……那儿啦!好……好痒……不……不要舔嘛……哎呀……
你的大舌头……弄得人家受不了啦……唔……呀……呀……」

  老看更用舌头猛舔著我女儿的阴唇、阴蒂,又用鬍渣子去揩磨她的小穴,弄
得她酸痒不已,双腿夹紧他的头,咿呀乱叫!

  老看更也忍不住了,便脱掉了裤子,压在我女儿身上道:「小宝贝,想我好
妳吗?想就说出来嘛!」我女儿羞道:「人家……才不要给你欺负啦!啊……」

  老看更见我女儿不肯就范,便握著鸡巴在她洞口左碰碰右碰碰的戏弄著她,
我女儿给作弄得骚痒难受,咬牙道:「唔……你……好讨厌……啊……不要……
这样嘛!好……好啦!你……就好好的……欺负小咏吧!欺负死……小咏吧……
唔……唔……」

  老看更还不放过她,问道:「怎样欺负呀?小宝贝。」

  我女儿羞红著脸道:「你……好坏喔……把你的坏东西……放进小咏的……
小咏的……身体裡……欺负人家嘛!啊……啊……对……是这样啦!轻……点!
你的……坏东西太大了……呀……呀……塞得人家裡面……满满的……人家……
好舒服啊!」

  老看更把鸡巴插进我女儿的小穴后,卖力的干著,干了一会,还把我女儿抱
坐起来。他笑道:「小宝贝,老子也很舒服啊!妳的小穴又暖又紧,真好好啊!
来,自己脱了衣服,让老子吸吸妳的大奶子。」

  我女儿扭动著身子,不好意思的脱下衣服,把奶子送在他面前道:「你……
好讨厌哪!欺负……人家……唔……唔……还要人家……让你玩咪咪……啊……
别这麼……大口嘛!啊……啊……人家给你弄……得要死了!呀……呀……」

  老看更边好著我女儿的小嫩穴,边吃著她的大奶,玩得爽死了!

  老看更接著把我女儿拉起来,让她站著双手按在墙上,屁股翘起,他便从后
挺进,双手穿过她胁下抓著一对大奶借力,鸡巴兇猛地一下接一下抽插著她幼嫩
的小穴。

  我女儿大声呻吟道:「啊……啊……这样子欺负……人家……好丢脸啊!你
还这样……玩人家咪咪……真坏啊!小咏……会受不了的……啊……啊……」

  老看更猛力的挺干著,双手还托著我女儿的大乳球搓玩。他大叫道:「呀!
妈的!比神仙还快活!真想整个人也钻进去!小宝贝,妳也爽得要升天了吧?」

  我女儿被好得浑身酥麻,大口喘气道:「啊……哎呀……人家……人家……
给你欺负得快昏啦!唔……呀……你的坏东西弄得……小咏……那裡麻麻的……
啊……啊……小咏怎麼会这样的……呀……呀……」我女儿全身发著抖,喉头唔
唔乱叫,阴道发烫,淫水开始滴哩嗒啦的往下流。

  老看更紧搂著她道:「哈!小宝贝要洩了?老子厉害吧!唔……我也差不多
啦!给些老子的精华妳嚐嚐吧!」说著,使劲一轮快抽快送。

  我女儿「噢……噢……」闷哼一声,高潮马上就笼罩满全身,打著冷颤双腿
发软,一下便跌坐在地上。老看更抽出了鸡巴,立刻把老鸡巴送前,强迫塞进我
女儿的小嘴裡,「啊……」大叫一声,腥臊的精液便猛射进去!我女儿边洩身,
边反著白眼吞下,嘴裡「呜……呜……」的叫。

  老看更射完精吁了口气,把鸡巴退了出来,我女儿伏在地上,嘴角流下吃不
完的精水。她歪著嘴道:「你……你这麼臭……这麼脏的东西,放在人家嘴裡,
真坏啊!还……还要人家吃这麼腥臊的东西,小咏……小咏会肚子痛的!」

  老看更笑嘻嘻的道:「真是他妈的人间极品,来,再让老子好好亲亲!」他
说著,便把我女儿抱坐在怀中,亲著她的脸,用力揉她的大奶。

  我女儿羞道:「唔……不要嘛!人家……福给你欺负过了,还不放过……小
咏。唔……别亲啦!人家……又不是你真的女朋友,啊……人家……咪咪给你弄
得好痒,羞……羞死人了!」

  老看更吻著我女儿的嘴道:「小宝贝,妳这身子生下来就是给人玩、给人好
的嘛!给男人好得多,小宝贝才会越健康、越漂亮呀!」

  我女儿嗔道:「你好下流!唔……不要再揉……人家的咪咪……了嘛!啊!
你……你的坏东西怎麼又变大了?你……又想再欺负人家吗?」

  老看更呵呵大笑道:「老子好久福没试过这麼有劲了呢!福是小宝贝实在太
正点了!来,给妳摸回好了。」

  老看更捉住我女儿的小玉手,握住他的鸡巴上上下下的套弄著,她低著头任
老看更亲著脸、揉著奶子,还要替他打手枪!

  老看更一脸享受道:「啊……真舒服!小宝贝的小手摸得我舒服极了!奶子
又软又滑,小脸又香又可爱,真是比神仙还快活喔!呀!不行了,要射了……」
老看更大叫一声,便在我女儿的大奶上射出滚烫的精液。

  我女儿望著自己奶子上那一滩滩浅白色的浓精,羞怯道:「你……你怎能把
这麼坏的……脏东西,弄在人家……身上!好讨厌啊!黏黏的……臭死了!」

  老看更笑道:「怕什麼?这东西妳也嚐多啦!老子以后还有得给妳嚐呢!」

  我女儿知道以后还要给他玩,便红著脸不敢说话,胡乱抹抹身子,便穿上衣
服。刚想出去,却给老看更拉住,他道:「怎麼啦?我有说让妳走吗?」

  我女儿急道:「你……你福欺负过人家了,还……想怎样?小咏要……回家
嘛!」

  老看更搂住我女儿,双手摸著她屁股道:「小宝贝,妳以后就做老子的小老
婆好麼?让老子天天疼妳、好妳。」

  我女儿拍打他道:「你……好坏耶!要人家做你老婆……天天给你欺负,小
咏才不要……啊……啊……不要摸那儿嘛!别再摸了……人家……人家答应……
你啦!」

  老看更哈哈大笑,又在她奶子上咬了两口,这才放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