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受尽凌辱的办公室女郎

--







  第一章恶梦的初临作为一名着名大学毕业的硕士,再加上我的身段及美貌,每次都让我成为大众艳羡的对象,也令我拥有高傲及倔强的缺点,也令我堕进了永远的黑暗了中。
  
  我叫张美娴,是香港一所大公司的营业经理之一,素有「冰山美人」之称,同时也是公司中的TOP10 营业员,我手下有十多名营业员,都是公司中的精英,其中李淑如更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小学及中学同学,我们几乎无所不谈,虽然她才干不是出众,有时不够营业额,但我总是帮助她。小如不算是美女,但上围却十分厉害,足有36E 杯罩,比起我的34D 还要大。
  
  不过,我想不到最亲密的朋友,竟是害我最苦的背叛者。
  
  上星期开始,公司把董事长的儿子朱然伟调到我的一组,他又胖又高大,看见已很惹人讨厌,而且常性骚扰女组员,还常偷看女同事的走光,不少人说他来当营业员只是试验,快会当高层。我曾经几次暗示过他不要这样做,他不理,今天我忍不住在众人面前骂了他,他悻悻然离开,大家都很害怕他会向父亲打小报告。
  
  我起初还以为我为公司赚了这么多钱,不会对我怎样,怎知第三天,我便接到通知升我为助理总营业主任,这是明昇暗降的职位,我没有了自己的营业组,只做一些文件上的工作,这代表着我在公司中失势了。我的客户也流失了给其他营业员,我一无所有。
  
  有一点希奇的是,表现平平的小如竟然升任我的位置,不过我仍替她庆祝一番,在庆祝我和她升迁的宴会上,她穿了一件低胸晚装,身材呼之欲出;我不欲和她争艳,我挑了一件黑色的晚装,不过实在各胜擅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我一向对男生很冷漠,甚至有人猜我是同性恋,不像小如一样,常与男生谈笑风生。
  
  我坐在一角在喝闷酒,这时我以前的旧下属王雯雪(Ada )及潘小婷(Karen)走过来,我知道她们最近的营业额大升了许多,我和她们聊了一会,恭喜她们,但她们眼神却告诉我,她们不开心。我忽然发现,她们的衣着比以前性感了许多,连已为人妻,平时衣着保守的王雯雪,也穿起露背装及高叉裙来;潘小婷更穿了超低v 晚装,露出了整个乳沟。我还取笑她们,她们只微微一笑,笑脸中带了苦涩。小如在整个晚宴上像穿花蝴蝶,也难怪的,在升职半个月内,组的营业额升了三十巴仙,她也取代了我的top10 位置。
  
  我无聊地四处走着,忽然,我看到王雯雪挨着朱然伟那个死胖子进了升降机,升降机停在十楼,我坐另一升降机到十楼,我在走廊中徘徊,听到在1015室中有很大声的呻吟声音,未有性爱的我听到面也红了,我直觉觉得那是雯雪的声音。
  
  雯雪一向都温柔娴淑,而且是有夫之妇,怎会和那朱然伟有染?我忍不住拍门,不一会,朱然伟裸了上身,下身围住白色毛巾开门,他一看到我,也呆着了。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房,一看之下,我看了难以置信的可怕情境……第二章凌辱人妻那一幕,我足足害怕了三天。王雯雪当时是全裸的,跪在床上,她的手脚全被绑着,乳房被麻绳围了一圈,把乳房都挤得大了一倍;而麻绳把下体的阴唇都分开,麻绳就在阴唇之间;另外,她的咀被一个红色的胶球塞住,闭口不得,我见到口水在她的咀角中流在乳房上。她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一个人,像一头等待被凌辱宰杀的母猪。 我呆呆地站在房中,冷不防朱然伟在我身后,从后抱住我的腰,把我举起,我大声呼叫及大力挣扎,她用绳把我捆绑起来,用王雯雪的内裤塞着我的咀,我感到很恶心及惊恐。他走到床边,拨开了王雯雪屁眼中的麻绳,他除下毛巾,天啊!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男人的阳具,他的阳具足足有八寸长,很粗大,而且四面布满了青筋,龟头呈大大的冬菇形,可怕极了!我不禁闭起眼,但我听到一声惨叫,我一看,只见那根粗大的阳具竟插进了王雯雪细小的屁眼中,不可思议。 我以前也听过肛交这回事,不过现在竟亲眼目睹。朱伟然的巨大阳具抵住了屁眼口,慢慢的钻入去,我看见王雯雪的面颊不停地跳痛,忽然一声大喝,朱然伟身子一挺,巨大阳具插了一半,开始用力抽插,王雯雪的样子痛苦极了,不过她的咀被塞住,只能发出呻吟声,但她的咀角大量流出口水来;真的难以想像如此细小的菊门竟然容纳这么巨大的阳具。我一边哭一边又忍不住要看,朱然伟抽插了半小时后,全身一震,拔出了阳具;其实当时王雯雪已差不多痛昏了,双目无神,呆呆地流着口水;我看到王雯雪的屁眼,我简直想马上呕出来,那已不再是一个屁眼,而是一个黑色的洞穴,洞穴中流出大量的红色的血及白色的精液,肌肉翻了出来,可怕极了!
  
  朱然伟解开了王雯雪的绳子,把她推进了浴室,他望着我,阴森森地笑了一笑,他躺在床上,竟然在自渎起来。我合着眼,不想看这丑恶的情境。过了一会,我张开眼,朱然伟及王雯雪都穿好衣服了,朱然伟解开我的绳子及拿走了我口中的内裤,我不禁大哭出来,我马上跑到洗手间中,我把脸浸在洗手盘中,我不停哭,我感到屈辱,而且更多的震动及恶心。
  
  当我镇静下来,回到宴会厅时,晚会已接近尾声。我看见朱然伟若小如在谈天,看他的神情似乎若无其事似的。我又看到王雯雪和潘小婷坐在一边聊天,表情也没有甚么非凡,不过我看到她的小腿有点颤抖,看来她屁眼应该很痛很痛。
  
  为甚么?发生甚么事?为甚么一向保守、温柔斯文的人妻雯雪会做这样可耻又可怕的事?
  
  第三章快乐背后的阴谋今晚刚好是星期五,我睡不着,脑海中总是出现那些可怕的片段。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假如这些事降临到我身上,我会怎样?被男人肛交?我马上摇头,想驱去这种可怖的想法。但我实在不明白,不明白为甚么王雯雪会做这种事,我想打**给她,但又不敢。我想报警,但又不知要告他们甚么?
  
  到了星期一,我回到公司,才知道总营业经理已换了人。我回到办公室,我才发现我的房间已被拆掉了,我的办公桌被移到男厕的四周,我竟然连一个文员也不如。我怒气冲冲去找新的总营业经理,我不理秘书的阻止,冲入了办公室,我看到那人,我呆了。
  
  那位新营业经理,竟然是朱然伟。
  
  我看着他,脑上又浮现起上星期五的片段。我怒气冲冲的骂他上次为甚么要绑起我,我问他为甚么要这种对待王雯雪,我问他为甚么要把我的座位搬了。他看着我怒气难平,没有回答,只看着我不停起伏的胸口。
  
  朱然伟慢慢地说:「王雯雪只是一件玩具,插她的屁股有甚么希奇了?你就不同,我会慢慢调教及品嚐」。
  
  「调教」、「品嚐」?这些字眼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但感到总是可耻的说话。
  
  我拿着放在桌上的一杯茶拨向他,他的脸都被我淋湿了。他没有生气,他淫笑说:「嘿嘿,我会用精液射到你的面上,嘿嘿」。我怒及羞得快要失控了,我哭着冲了进女洗手间,大家都用奇异的目光望着我。
  
  我在女洗手间不停地哭及呕,我感到好恶心,我不明白为甚么我的处境会这么糟,我怎样再和这人一起工作。我又不能辞职,我现在的收入已减少了许多,我还有楼宇要按揭供款,股票又失利,我经济正陷於困难,加上我是家中经济支柱,我不能失业我只好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上,我眼也红了。我这么有名有地位的营业员,现在竟然要坐在大办公室内,还要在男洗手间外,天天男同事来来往往,都望着我。那个朱然伟几乎天天都当众大骂我一顿,我一点尊严也没有,但我没有哭,只是用倔强的表情望住他。不过总是很现实的,现在我的已没有了半点权势,以往奉承我、害怕我的人都对我有不同的态度,现在连一个文员也可呼喝我了,除了小如,她现在已是营业部的红人,但她仍对我不离不弃,仍然十分尊重我。
  
  这天,她邀我到她家去试衣服及胸罩。她的新房挺大,她现在的环境就像三年前的我一样,我不胜感概。进了她的房间,她二话不说,就把衣服脱了下来,我才第一次看到36E 巨乳的魅力,难怪不少男生都被她吸引着。她拿出很多胸罩出来,邀我一起来试。我说:「呵呵,小如,你这么大,我怎能用你的胸罩啊」。
  
  其实我的胸有34D ,算是极好的身材,不过比起小如的巨乳,就明显输了一筹小如笑嘻嘻地拉了我过来,硬要看我的胸,我反对了一会,终於屈服了,我被她半推半就地脱去了衣服,她还要来脱我的胸罩,我拒绝了她。她反而自已脱了起来,我看见她巨乳的全豹了,她的乳晕很大,乳头也比一般女生大,像一个大木瓜一样,我觉得有点像日本的AV女郎,有点CHEAP 的感觉。 我有点尴尬,但看见她没有机心的样子,我反倒觉得自己不应这样想。
  
  她不停地在试胸罩,还问我好不好看,渐渐我也没有顾忌了,她也把我的胸罩脱下了,我自十一岁后第一次裸露人前,虽然是同性,但也有点感到面红耳赤。
  
  忽然,她伸手过来我的胸前摸了一把,我吓了一惊,我要打她,她和我搂成一团,我们在说说笑笑,我感到像回到童年时候,我对她完全没有戒心。她知道我还是处女,还不停地取笑我。
  
  她说要看看我的美态,她要我摆一些POST,有时双手夹胸,有时摸着自己的胸,有时爬在床上,我觉得这些POST不太好,但一向矜持的我今晚有点放肆了,她说很好看,说我可以拍写真,我连忙推说不好。
  
  我们就这样快乐地过了一个晚上,小如的开朗热情,令我的最近的不快尽消。
  
  第四章第一次耻辱我在公司中无聊地过了大半个月,天天都是做一些琐碎不过的事,还是天天被朱然伟骂几遍。最可怕的事,王雯雪经常都过来,还走进他的房中,然后传出呻吟声,大家都听得很清楚,起初大家感到尴尬,不久,大家都似乎习惯了。自从那次之后,我都没有再和王雯雪说话。希奇的是朱然伟这几天都淫笑地望着我的胸部,似乎不怀好意。
  
  这天,小如哭着对我说,她发现她的家被人偷拍了。我吃一惊,那上次我们试胸围的裸体情况,岂不是有可能被人拍下了,我不敢想像。不久,这个可能性变成实在了。
  
  我好担心我会被人拍下裸照,身为一个处女,被男人看到裸体是我不可接受的事,加上我的父母虽不是富有,但却总算书香世代,我的弟妹也读名校,假如我真的被人拍下了裸照,又公开了,对他们也有影响。我几天都辗转反侧,睡得不太安宁,昨晚我还做了一个怪梦……在梦中,我在一间空洞的房间中,我全裸地爬在地上,屁股向上,似乎等待着甚么似的,这个姿势令我十分羞耻。 忽然,一只手指向我的屁股移过来,在我的肛门轻轻刺了一下,我吃痛;接着,一双手把我的屁股分开,一根巨大的阳具向我的屁股移过来,我大叫,但没有用,我的身似乎不能再动了,那间阳具猛力向前冲,直插入我的屁股中。
  
  我在睡梦中惊醒过来,我吓得全身冒汗,我为甚么会造这样的梦?而更可怕的是,那根阳具竟和朱然伟的十分相似,那么粗大,那么可布。我忍不着不断哭着,全身颤抖,我感到极度的惊恐。
  
  这天,我终於迟到了半小时才回到公司。身为一个助理营业经理,但我却要向朱然伟的秘书报到。忘了说他的秘书,他的秘书林诗宜是个具有古典味道的高挑美人,差不多有歌星陈慧琳这样的高度,样貌却和赵薇有七分相似。我相信以朱然伟的急色的性格,这位美女一定都难以幸免了。
  
  朱然伟叫了我进了他的办公室,我知道今天一定会挨骂了,我站在他的办公桌面前,他把双腿分开放在办公桌上,十分粗鲁。而且看到他的裤内有一根东西突了出来,我想起昨晚的梦及那根丑恶的阳具,我感到有点汗在背部流下。他在看一些东西,我不知他看甚么,我站在这里等他,他一边看着那些东西,一边肆无忌惮地看我的胸,我又愤怒又尴尬。
  
  「朱生,假如没有甚么吩咐,我先出去了。」「等等!」「甚么事?」他走过来,我不禁退后一步。我已算是高挑的美女,足有170CM ,但他是巨人,还比我高出一个头。 他淫笑着问我:
  
  「你被多少男人干过?」「你说甚么?」(我极度震动及羞耻)「你不要对我说你是处女?你的样子这么淫,怎会是处女。」「你…你」(我已愤怒得不懂说话)我感到又愤怒又羞辱,我打了他一记耳光,转身欲走,他忽然说:
  
  「你的乳头这么红,难道真的是处女?你的乳型很好啊,左乳侧还有可爱的痣,真可爱。」我晴天霹雳,他,他怎知道我的左乳侧有一粒可爱的痣?
  
  「你说……说甚么?」(我忍着被他嘲弄,一定要问过清楚)他又坐了下来,不理我。我又急又羞,哭了。他说:
  
  「你那白色的花边胸罩是甚么品牌?你那吉蒂猫小内裤是那里买的?」我像堕进了深渊,我那天在小如家就是穿了白色花边胸罩,而我二十六岁还爱穿吉蒂猫小内裤的秘密更只有小如知道。
  
  「你……你你…」他把十多张照片抛在桌上,天啊!全是我的裸照,就是那天在小如家时的姿势。有些是我穿内衣裤的,有些更是裸了上身,夹着乳房,爬在地上的都有。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为甚么会被人拍了裸照?为甚么会在朱然伟手上?我一想到他不知看了我的乳房多少遍,我就羞得想马上死掉了。
  
  第五章屈服与裸露我感到十分羞耻,我想不到第一个看我裸体的男人竟然是这个我最讨厌的人。
  
  我疯狂地把照片撕破了,我不断撕,把照片撕得没法再辨认相人的图像了。不过我知道他还有底片,我不知怎样做,我下意识双手掩着胸,我感到我现在似乎裸露一样,他的眼神似乎直透我的衣服内,喵准我的乳头「鸣鸣,你这禽兽,你快交回底片给我,否则……我报警。」「哈哈,你告我甚么?照片是我在街上拾到的,好吧,你去报警,让大家都看到你的裸照。」我是完全处於下风,一向冷静机智的我在他的面前,像一头等待被宰杀的羊。
  
  我坐在他的对面,我不停地哭,我不能走,也不想再在他的面前被他不停视奸我的胸部。他忽然把电脑屏幕转过来我的一边,屏幕上的墙纸都是我的裸照,我大力把屏幕推倒在地上。他哈哈大笑,我冲上去想捏死他,他捉住我的手,他好大力,把我按在他的办公桌上。他打了我几记耳光,我呆了,他哈哈大笑,我跌在地上,跪倒在地上哭着,他站在我面前,遮住了灯光,我处身於黑暗当中,无法走出来了。
  
  对,我是处身於黑暗当中,再也无法走出来了。
  
  我镇静一些,他又坐在椅上,我走到他的面前,我只好收歛心神。
  
  「你要怎样才可交回底片及毁掉所有照片。」「那看你会否识趣。」「我……我不会和你做……那些事的。」「嘿嘿,我也知你不会,你只要听我的说话,我不会摸你或干你,好不好。」我知道不会是甚么好的事,但我不可以选择了。他拿出了底片,放在桌上。
  
  他忽然用手拿着我的裙,揭了起来,我感到极羞,想马上反抗,但他拍一拍底片,我又只好停了手,不反抗。我想不到我会被这个人羞耻到这样。
  
  「你要听话,才可拿回底片,否则我把它制成VCD ,你就会像璩美凤一样。」「鸣鸣……不要。」「你放心,我不会碰你或摸你,但你要听我的说话,我只是要看看。」「怎…怎可以,这么羞耻。 」「你想给我一个人看,还是给几百万人看?」我只好屈服,一向倔强的我终於彻底屈服了,我知道我要抛弃尊严,才可拿回照片。他揭高我的裙,我的内裤被他看到了。我抬高头,眼泪不断流下。你要我坐在办公桌上,对住他;我感到自己像他的玩具,我从来都没这样失去尊严。
  
  他要我脱去裙,我请求不要,他说未看过我的下面,只要满足了他,就可放我走及拿回照片。我不明白那时我怎会答应他,我的心好乱。 我终於脱去了裙,我下身只剩吉蒂猫内裤,他要我张开腿,我把腿张开,我的内裤完全在他的面前,他望住我的大腿内侧,我看到我有一两条阴毛从内裤边走了出来,羞耻极了。他要我脱光上身,我不答应,他笑道:「又不是没有看过,你放心,我只是看看,不会摸的,被我一个人看总比给几百万人看好吧」。他又击中我心中的死穴了,对,我的裸照不能公开。 我咬一咬牙,把外套、恤衫,甚至胸罩都脱光了,我全身只剩一条内裤。我引以为傲的乳房展露在他的面前,我十分羞耻及惊恐,我的乳头微微的颤抖,几滴汗流在乳房上。办公室其实有点冷,不过我在惊恐及羞辱之下,反而感到很热。
  
  「看够了没有?」(我羞耻地问)「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放你走。」「鸣……好」我掩住自己的脸,不敢面对他。我羞耻得全身颤抖,乳房在稍微晃动。
  
  「你第一次性交是甚么时候?」「我……我没有试过性交。」「不相信,你的样子这么淫贱,怎会没有试过性交?」「没有,鸣鸣,真的没有,别问了。」「有没有自慰。」「我……我有……鸣鸣有试过。 」「嘿嘿,果然是淫娃」「好,现在我要证实你说的是真话,快脱下内裤,张开腿,在我面前自慰。」我惊得呆了,怎可以,我全身疆硬,我真的不可以接受,怎能够把自己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展示在这么男人面前,还要自慰?
  
  我现算是甚么?我在甚么地方?我看着自己半裸的身体及羞耻的姿势,我突然感到对自己很生疏。
  
  第六章全裸与凌辱「快点脱下内裤,我要检查你是不是处女。」「不要,不要,鸣鸣。 」「你不脱,我来脱你的。你可以大叫,令所有人进来看看你的裸体,又或者现在裸露地跑出去」。(他把我的衣服都拿在手上,所有事都似乎被他算尽了)我绝望了,我现在进退两难,我的双手拉住内裤边,我没有勇气脱下来,但我不知道我还有甚么选择。终於我脱了下来,我露出了阴毛的三角位置,再脱到膝头上,再脱了下来,他把我的内裤抢了过来,我全裸了。我马上合上双腿,大力地紧紧地夹实。
  
  他哈哈大笑:「甚么冰山美人,甚么公司第一美人,平时装高傲,又不是始终给我看全相。贱鸡,快张开双腿,给我检查,否则你现在这样走出去」。
  
  我听了他的说话,我感到我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的尊严已没有一丝剩下了。
  
  我张开腿,我的阴唇及所有阴毛都被他看到了。他看着我的阴部,我羞耻极了,我想马上就死掉。他看了五分钟,我张开腿,我脑中空白一片,只有羞耻两个字出现,五分钟就似乎五年这么长。 跟住,他要我自己用手拉开自己的阴唇,假如我不拉便他来拉,我只好忍受着极度羞耻,反开自己的阴唇,露出了阴道。他拿出一个电筒,对住我的阴部照下去,我感到我像一头实验室中的小动物,被人不停地观察,没有了半点私隐。 他又拿出一个胶钳子,轻轻伸入我的阴道,像钳住一些东西,我忽然全身一震,一鼓暖流像从阴部中流遍全身,多怪异的感觉,这是高潮吗,我很少自慰,有的只是随便轻抚自己及摸摸阴道,间中有少许感觉,但都没有这时的情况他哈哈大笑,他把钳子拿了出来,给我看,我看到钳子上带有很多半透明的液体,这是我的分泌?他说:「你果然是一个淫娃,天生做奴隶的材料,处女也这么大反应,我刚才只是轻轻钳一钳你的阴核,你已这么多淫水,嘿嘿,你放心,将来我会好好调教你的,你将会是我最好最优秀的母狗性奴」。我的腿不断发抖,母狗?性奴?我会做母狗及性奴?
  
  他说:「好吧,现在证实你是处女了,现在表演自慰吧。」我已不懂反抗,我没有表情地开始搓弄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开始挖弄着自己的阴道,过了一会,我开始呻吟着。
  
  「丫丫,丫丫呀丫呀,嗯,丫丫丫呀。」他也脱去了裤子,露出那根大阳具,不停地自渎着。我们就在这间房中,不停地自慰着。我已自慰完了,他还在自渎,他把我拉到地上,跪在他的跨下,我的脸对住他的可布的阳具。忽然,一股白色的液体向我迎面射来,我的眼中马上被白色的浓浓的糊状东西盖住了,我的咀唇、面、鼻孔,头发都布满了这些东西,这是精液、男人的精液、白色的精液。
  
  第七章崩溃脱衣舞娘(上)我失魂落魄的拿了照片,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我的脸上仍带有少许精液,大家都看着我,阴阴地讪笑。我冲进了洗手间,不断洗脸,即使洗掉了精液,也洗不了我的耻辱。
  
  回到办公室,本来窃窃私语的同事们马上停口,我知他们在说我,以为我已被朱然伟干掉了,朱然伟真的没有摸我,也没有强奸我,但我感到已没有甚么分别。 我把照片收到手袋中,我整天都拿着手袋,呆呆地坐着,没有吃饭,也没有再说话。
  
  中午,我如厕时,听到女同事们说「那个甚么冰山美人,平时装高傲,又不是被主人玩。」「嘿,我看她一定被主人插到死去活来,不知有没有插她的肛门?」「那臭货,有机会我们要好好教一教她」「主人昨天用要我舔他的脚趾,我第一次做种事,真是呕心。还要替李淑如那贱女人喝尿,真可恶。」「不要再乱说,谁教我们只是三级奴隶,小心隔墙有耳」。
  
  我感到极度震动,一方面我知道自己的声誉及清白名声已严重受损,另一方面她们说甚么「主人」、「奴隶」,难道她们都是朱然伟的甚么奴隶?为甚么又会说喝小如的尿?真可怕,我隐隐觉得比今早悲惨十倍的事将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想去找小如问清楚这件事,但她原来去了美国公干了。到了第二天,我回到公司,一早便给朱然伟叫了进房,同事们似笑非笑的望着我,我知道他们在想甚么,我感到很耻辱。
  
  「朱先……生,有甚么……吩咐。」「没有甚么,只是想问你,昨天下体有没有痕痒,要不要我帮帮你。」「你……你别再羞辱我了,够了,已玩够了。」「好了,我们来谈谈一桩生意。」我现在在他面前,似乎已没有了任何能力反抗,我甚么都被他看过了,连我身体上最重要的地方都被他检查过了,我的自信及自我形象变得很低,十多年来的自信和高傲在他面前都似乎不断流逝着。
  
  他要我坐在沙发上,我知他不怀好意,但我提不起勇气拒绝,我渐渐从内心中开始害怕及服从他。他说:「假如你愿意现在脱光衣服,在我面前剃掉阴毛,我就给你十万元,好不好?」我打了他一记耳光,他捉住我的手,把我抛在沙发上。我在哭,我不知道为甚么我会弄至这样,不停地被他羞辱。他拿了电视机的摇控器,开启了电视,我一看电视,我不禁惊叫了一声,我几乎昏倒了。我再一次堕入了无法自拔的地狱。 画面上是我昨天的裸体及自慰片段,我是那么丑恶、那么羞耻、我的脸布满精液的情况,都一一呈现出来。我把VCD 拿了出来,马上截断了它,我扯着他的衣服。
  
  「你……你这恶魔,你甚么时候放了摄录机?你究竟想怎样,你想玩死我吗?
  
  鸣鸣,我和你又没有仇,鸣鸣鸣。 」我崩溃了,我颓然坐在地上,我只懂哭。他似乎很温柔地抚摩着我的头发,说到:「不要哭,只要你听话,我不会把VCD 给人看的,先脱吧。」我除了服从,还有甚么可以做?
  
  我默默地脱衣服,这次他架好了四部摄录机放在我的四面,我已没有所谓,我的意志已崩溃,我开始自暴自弃。他要我慢慢在镜头下脱衣服,我知道我已成为了他的玩物,我明白假如我听话,他还会收起来自己玩,假如我不听话,你会把VCD 流传在外。
  
  我像脱衣舞女郎一样,慢慢地脱下衣服。我把外套首先脱下来,然后再把恤衫脱了,露出了浅绿色的胸罩。他的眼光落在我深深的乳沟上,他要我弯下身来,把胸围下的V 字乳沟摄到录影机上。我然后脱下了裙子,我那天穿了袜裤,我正要脱下时,他制止了我,要我先脱胸罩。我把胸罩的带子脱了下来,露出了大半个乳房,他拿着相机不断拍照,他故意要我慢慢脱,拍出各种羞耻的姿势。最后,我的胸罩脱了,再度向他展示乳房。
  
  第八章崩溃脱衣舞娘(下)他要我坐在茶几上,张开腿,我感到极羞耻,我感到自己很下贱,但我已没有再有任何反抗,我像机械人一样听他指挥。 我的双腿呈V 字型,双手向后按,我的头抬起来,他要我发出呻吟声音。我只好不停地发出呻吟声音,我知他想尽量令我装出淫贱的镜头,但我已不懂再有任何反对。这时,他用手把我的袜裤中间拉开了一个大洞,再用剪刀把我的内裤中间剪破了,我的阴唇在袜裤中间露了出来,还有一大撮阴毛,这种姿势甚至比脱光了更靡烂下贱「你看看你自己几贱,母狗!」我真的有点感到自己像一头母狗,我已不配做一个女人,我变成了他的一件宠物。我就用这种姿势保持了三分钟,他看够了,要我把所有东西都脱了,我全裸了,他给了我一柄剃刀及剃须肤,我张开腿,露出了我十分浓密的阴毛。我把剃须肤涂在阴毛上,我根本不太懂,只好小心奕奕地把阴毛剃着,他喝着红酒,笑吟吟地欣赏着这个***不堪的画面。不一会,我把阴毛大部份都剃掉了。他突然拿起剩余的红酒泼在我的阴部,把剃须肤冲掉了。我的阴毛现在十分零落,还有不少还未剃掉,非凡是接近阴唇的一些,我都不敢去剃。他哈哈大笑,说:「你这个白虎,就像一双白切鸡一样,但仍有不少杂毛,要不要我帮你,你看你现在多难看。」我没有说话,他用手板开我的腿,一手把我的左边阴唇拨向右边,我全身一震,我第一次被男人接触我的重要部位,我知道我终於会落入他的手上。
  
  我感到十分痛苦,但我已不能再回到以前,我知道我再不是以前的张美娴,这是「性奴」二字在我脑中浮现,难道我真的会成为他的性奴隶?他把我的阴唇拨开,用小剪刀慢慢把我的看剪掉;然后再拨开右边那片阴唇,又剪得乾乾净净,最后,那把我的双腿举高,再分开双腿,使我的屁股高高暴露在空气中,都被摄进镜头他在屁股隙在摸了一把,再用小剪刀慢慢把毛也剪掉,他用红酒把我的阴部及屁股慢慢冲洗着,我的下体都被他摸遍了,我感到很耻辱但也有点舒适。 他露出满足的神情,他叫我站在他的面前,我全裸地站立在他的面前。他仔细地欣赏,我神情木然。他一手捏着我的乳房,这是我第一次被男人摸乳房,我有点吃痛,他不停地摸,然后他另一只手开始摸着我没有毛的三角地带,最后他的手指插入我的阴道中。我开始有点兴奋,我的最神秘地方被这可恶的男人侵入,我为我的兴奋感到极度的罪恶。他弄了差不多十分钟,我身子好软,最后,我躺在茶几上,他不断按摩着我的阴核,又用力捏着我的乳头,我不停地呻吟及摆动身子。我的呻吟声好大,我想外面的人一定听到了,但我已没有时间再想这么多,在我心中,我都是被迫的,并不是自愿的,这是我心目中最后的尊严。他的手指布满了我的淫水,他把淫水涂在我的乳头上,我轻轻地呼叫了一声。
  
  我敢到全身发软,几乎不能站立。他要我爬在茶几上,抬高屁股,把菊门及垂下的阴唇都摄入镜头中,他用手指在我的菊门摸了一摸,我有点异样的感觉最后,我站在办公桌上跳舞给他看,我不停地跳舞,我也算是跳舞高手,我的乳房不停地跳动,上下左右地摆动,我看他展露了诡异的笑脸。足足被他玩了二小时,我离开了办公室,我手上拿着十万元支票,这十万元给我更大的耻辱,我是一名妓女吗?为甚么给我钱?同事们都展露了又鄙视又色迷迷的眼光打量着我,我只好低下头,默默地走进了女厕。
  
  第九章恶魔的阳具我晚上都睡不着,我脑中不断浮现着早上的片段,我不知道发生甚么事,这几天像造梦一样,我真希望快点睡着,明早醒来自己仍是以前高傲独立坚强的张美娴,而不是现在软弱无助、任人鱼肉玩弄的性玩具。
  
  最终,我整夜失眠,我回到办公室中,当然马上又被召到朱然伟办公室中。
  
  我走到他的办公室,他对我只说了一个单字:「脱!」我便不由自主地服从,默默地脱光了衣服,我感到我已习惯了在他面前不穿衣服了,我看来已开始真的成为了他的奴隶。 奴隶?这个古代的名词,现代人还有这个身份吗?我苦笑着。我赤条条地走到他的身边,他说:「乖!」你表示了嘉许的神情。他搂着我,我们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播着昨天的片段,高质素的四部录影机把我身体每一寸都拍摄下了,我自己也没有看到的部位也出现了,我看到他反开我的阴唇,阴唇上的细纹,及阴唇中间泛现的少许光泽及水份,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一边看,一边用手玩弄着我的阴唇,我没有反抗,任由他玩弄我下贱的身体。 我的阴唇好红,在镜头上似乎染出红色的水来,我现在才发觉我的阴唇是那么肥大;镜头上当上反开我的阴唇时,我看见阴道中有少许半透明的水慢慢渗出来,把我的阴洞口弄湿了,有点反光,在近镜下,我看到我的阴洞中似乎有一小粒东西,不过我得不太清楚,我的花瓣在颤抖着,而阴洞也似乎一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