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虐殺韓國女孩》
????  虐杀韩国女孩
  
  作者:不详
  
  刚搬进这栋楼房我就注意到了这栋apartment一共有12层,包括一个两层的地下室。其中地下2层也就是B2有一个建身房。住了一个多月,经过我的观察这个apartment中大约住了200多户,人员流动大,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也就是说,在楼道或者电梯中看到陌生人绝对不会感到奇怪。
  
  aparment中住了不少年轻女孩子,还有很多是在读的学生,也有一些是上班族,从她们穿著打扮就能轻易的区分开来。本来一切都很平常,每天早出晚归,虽然累但是也还安宁。直到有一天遇到了这样一件事把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
  
  那是一个星期5的晚上,我做完工回来,干了一天体力活,心情也不是很好。
  
  刚进楼道的大门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孩正在等电梯。我站到她旁边,她正好也回头看我,我有礼貌的笑了笑,但是她看到后面无表情的转过了头去。我心里不快,“什么东西,这么晚才回家,不是做鸡就是陪酒的。”这里的电梯来的特别慢,所以我有时间观察她,她穿著一套浅色的连衣短裙,脚上穿一双高筒靴子。
  
  手腕上带着几圈手环。脖子上带着珍珠项链。我站在她身边一米远的地方,已经可以嗅到她身上散发过来的香水味。紫罗兰的味道,浓浓的。因为不能仔细看她的脸所以猜不出她的年龄。不过估计在20到24岁之间。
  
  “当”电梯终于到了。同时她的手机也响了,她习惯性的样起手甩开手机的翻盖,然后几拉呱拉的开始说话。“吗的韩国人”我心里骂到。
  
  电梯开始上升,很明显因为电梯中信号不好,她开始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她开始大声的囔囔,最后**挂断了。不知道是谁给她打的**,她显得非常生气和委屈,用拳头不停的打手机。我觉得挺尴尬的,就说了一句"Ihesignalisalwaysnotgoodinsidethelift……sodon`t……".怎料我话还没说完,她就转过头来,非常粗鲁的说到"shuturfuckmouth,upoorChinese".我听了后感觉头上像被重棒打了一下,一时间怒气像鲜血一样涌上头来。
  
  两年前,因为被韩国老板欺骗,我损失了将近两万美圆不说,还白白给他们打了一年的工。后来在争吵中我失手打死了那个一个帮老板的韩国雇员。以至我提心掉胆潜逃了一年,后来隐姓埋名,又花很多钱买了假的护照才躲到了这里。
  
  现在又给这个韩国女人无辜的侮辱,一时间我难以压制心中的怒气。正在这事,电梯到达了她要去的10楼,门打开了,当她刚要走出去的时候,我猛的出手揪住她的头发往后拉,另一只手关上了电梯门。这一下显然大出她的意料,还没来的急喊出声,我已经狠狠的一拳打在她软软的小腹上。她闷哼了一声,瘫软在地上。她倒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双腿向外登开,显然突然来袭的痛苦让她不堪忍受。我一不做二不休,附下身,一手按住她的嘴,接着又是一记重拳打到她的后心。她上身猛的抽动了一下,两腿反射一样的向两旁批开,双手僵直的伸展在空中……这样保持了大概5秒中后就不再动了。我压下她的眼皮,她瞳孔没有放大,她还活着。
  
  “该怎么办?”我开始害怕了。如果把她就这样留在电梯里,过一会就会有人发现她,等她醒过来,肯定会报警。如果我被抓了,定会因为牵连出以前背在身上的命案。这时我又联想到地下室的空空的健身房“干脆……”想到这里我立刻按下电梯上的B2.我把她拖出电梯,拖到健身房里,这个房间里面摆放着3到4件大型的健身器械,但是显然长期没有人使用已经满是灰尘。这样也好,至少说明来这里的人少,而且这大半夜的更不会有人来。健身房中有一间很小的卫生间而且可以内部上锁。我把她抱到卫生间里。锁上门。
  
  我三下两三脱去她的裙子,然后把她在地上摆正。这下我可以认真看清她的样子,这死韩国女人样子还不算难看,皮肤白白的,嘴巴比较小巧,睫毛很长,眼睛无神的半睁着。嘴角流出一行单单的唾液。
  
  她穿的是一件粉红的无吊带内衣,我也没什么心情慢慢欣赏,一把将内衣拉掉,她的乳房不算大,但是竟然也没有下垂。不过乳头有些内陷,看了让人生厌。
  
  我伸手用力的擎住她的两个乳头,使劲向外拉。“吗的,我给你免费封乳了,死B韩国人”突然她身体有了反映,而且开始咳嗽起来。我早有准备,一手按住他的嘴,另一手用手刀状,使出十成力到狠命的砍在她软软的肚子上。她眼睛猛的睁开,双腿又开始抽筋一样的猛列登动,我那按住她嘴巴的手心里感觉到一热,接着鲜血就涌了出来。
  
  过了一会她全身开始痉挛起来,翻起了白眼,口里鼻子里慢慢涌出血液。
  
  我本来只想把她打死,然后把尸体锁在这里鲜有人来的健身房里的。并没有奸淫她的欲望。但是这时,看着她那裸露不停抖动的双腿,我顿生邪念。我麻利的除去她的内裤,然后把内裤卷起来擦拭了一下她脸上的血,然后塞入她嘴里。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的下身竟然不差,阴部没有很多毛,小穴的皮没有向外翻开,而且颜色是淡淡的红色,料想不到这样一个女人平常性生活也不算多。可能由于受到严重击打,失去意识,她下身开始失禁,小穴向外略微翻开,小穴旁边也沾有不少尿液。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花瓣口竟然随着身体的抖动也慢慢的一开一合。
  
  这一样可真把我的性欲挑起来了,我以最快的速度脱下牛仔裤。我的阳具不算很大,但是兴奋的时候却是坚硬如铁。我毫不忧郁的把阳具塞入了她的阴道。
  
  这时候我竟然也忘记了如果和她性交会留在更多证据的事实。
  
  她小穴里挺热的,也可能是因为身体的抽动加速了阴道内的分泌,很快我就感觉下身都湿透了。我开始一深一浅的抽送,因为她下身积流了很多水分,所以每一次进出,都能听到“扑滋,扑滋”的声音。一天前我和这个从来不认识,见面也不会打招呼的人女估计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竟然在这样一个地下室里做这样“亲密的事情”我来到这个城市还不到两月,也没机会认识女人,这差事先正好迎合了自己饥渴的身体。
  
  她身体的抖动越来越慢,等我抽插了大概10分钟后,她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了,她双眼上翻,漏出大半眼白。下身流出的液体也慢慢变的非常粘稠。我用手轻轻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她已经死了。
  
  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这更加刺激了我的神经,我趴在这个韩国母狗的尸体上更加疯狂的发泄着,似乎要把满腔的愤恨全部发到她的尸体上。
  
  我换了个姿势把她身体反过来,从背后插入她的身体,并把她的左退从后方扛到肩膀上,这样的姿势如果她是活的估计要疼的晕过去,但是因为她已经死了,所以一声不啃的承受着。卫生间的地板是瓷的,身体靠在上满感觉很冰,我就索性把全身重量都压在她的大腿根部和屁股上,让自己完全不碰到地板。这样竟然也非常舒服。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我和这个女尸有节奏的摇晃着,摆动着,我的理智降低到了极点,我那时候完全是一只野兽了……
  
  我大约干了她一个小时才泻,我把精液全部射到了她身体里。然后用卫生纸把她阴道口和附近的地板都认真的擦拭了一翻。然后我做电梯回到了12楼的房间中,吃了点东西,又下来干了她一次。这次电梯中遇到一对男人,我显得很慌张。
  
  第二次回到房间后我开始清理自己的东西,因为我不过就是在这个城市打工,离开这里对我来说太普通了。我清理好了重要的东西后,第三次来到地下室,我用一个烫衣服的熨斗猛击了她的头部10多下,然后把我从上班的地方带回来的浓硫酸灌入她的阴道里……这样就算他们能找到我的精液,在严正上也会非常困难。
  
  在确认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后,我才匆匆离开。
  
  10天后,我在另外一个城市的报纸上看到了消息。说是在A市市中心的公寓住宅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具被人奸淫后虐待而死的韩国女子,下体被人灌入硫酸,警方已经封锁了该市的机场……并称该女子是韩国一副市长的千金……来A国留学已经3年……
  
  这件事已经过了快一年了,我还是逍遥法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