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梅的獸交》
????捧着那条大肉棒,心怀敬畏地舔着。 后来,那个司机要小梅站起来,转过身弯下腰去,用双手撑着墙壁,小梅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心中小鹿乱撞,她转过头,看那个司机要怎么做,刚才的口交使得她的头髮有点乱,她看起来像个发了情了野兽。那卡车司机脱了裤子和上衣,走到小梅身后,用他的鸡巴抵着小梅的屁股。 「你有保险套吗?」小梅问道。 「没有,」他答道:「我喜欢真枪实弹。」 小梅的脸上闪过一一丝担心的神情,她说道:「我没避孕,而且今天可能是我的危险期……」 我吓了一跳,我可不希望那个司机让小梅怀孕,但那司机还是继续将他的大鸡巴抵在小梅的阴户上:「小姐,我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保险套,妳要不就让我这样干,要不就算了。」 这听起来好像是他要放弃我老婆,小梅陷入了思考,而那卡车司机原来抱着小梅细腰的手,移到了她的胸前,握住了她的一对乳房,轻轻地揉捏。在他的爱抚之下,小梅开始呻吟,看来她非要那根肉棒不可了。 小梅的脸上尽是慾望,她说道:「插进来吧!」 那卡车司机不可置信地要小梅再说一次。 「求求你,把你的老二插进来!」小梅又重覆了一次。 那个卡车司机现在才相信:「妳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哪?妳居然会不避孕而让一个陌生男人干妳?」 小梅眼中满是慾望地看着那个司机,说道:「我不管,我只要你干我,我想要你用你的黑色大鸡巴插我!」 那司机立刻行动了,他一口气就插进了半根阳具,小梅全身一颤。卡车司机开始抽送,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都很用力,小梅的眼睛也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司机,她一直求那个司机干得狠一点。我真的吓了一跳,小梅通常是很少叫床的,今天这么一玩,一定是唤醒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性慾! 司机一直抽送着小梅的阴户,他那根大肉棒已经全插进小梅的阴户里了,看着那根这么大的黑色阴茎,消失在我老婆雪白的双腿之间,真是个奇观!我真不相信小梅这么紧的阴户可插进这么大的东西。 小梅一共高潮了两次,在第二次高潮过后不久,司机在她耳边说了一些话,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是小梅点了点头;忽然,那个卡车司机从小梅的阴道里拔出了阴茎,而小梅也立刻转过身来跪下,她才一张开嘴,一大股的精液就由司机的龟头射进了小梅的口中,小梅一滴也没漏接,接着那根鸡巴插进了小梅的口中,继续射精进入小梅的嘴里,小梅将精液吞了下去,但是还是有一些精液由她的嘴角漏了出来。司机射完精之后,小梅将他的阴茎舔干净,也把嘴角的精液也吃了下去。 我吓了一大跳,小梅从来没有吃过我的精液,不过射在她嘴里让她吃下去,也比射在她的子宫里好多了。 小梅一边微笑,一边感激地继续舔着那司机的阴茎,慢慢地那根黑色阳具回复了正常大小,小梅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做一次爱?」 那司机答道:「待会儿吧,我现在有点腿软。」 小梅很失望,但还是说道:「我还想要,请你再干我一次。」 那司机拿起了无线电,说道:「那我要找人支援了!」 小梅满脸困惑地看着他,司机轻轻一笑,问她:「要多少个男人才能满足妳呢?」 小梅惊讶得合不拢嘴。 「多少人?」那司机又问道:「像妳这么性感又饥渴的身体可不要浪费了,妳可以得到满足,而我的兄弟们也可以得到一个难忘的夜。」 小梅想了一下,最后她说道:「管它的,我反正已经对不起我老公了,再多来几次有什么关系?而且,在我还没得到满足之前,我还不想停止。」 我猜小梅并不知道我在偷看,她大概以为我已经回家了,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我在场而破坏了好事。接着那个卡车司机打开了无线电,呼叫「支援」! 忽然,我听到门外传来声音,我躲在一些箱子后面,看到三个卡车司机和一个警卫走了进来,那个警卫还牵了一条德国牧羊犬,那条狗很壮,看起来像是牠牵着警卫。他们看到刚被姦淫过的小梅,都不约而同地欢呼和吹口哨。 那卡车司机看到他的朋友来了,连忙向他们打招呼,说道:「各位,这位小姐是小梅。」 小梅略带羞怯地说道:「各位好……」 其中一位司机说道:「小梅,妳看起来好性感。」 另一个司机说道:「也许我们可以先上妳,然后再让那条狗来和妳玩。」 小梅站起来说道:「各位,你们可以玩我的小穴、嘴,甚至走后门都可以,一直可以玩到你们再也硬不起来为止,不过别让那条狗过来。」 那三个新来的司机,用打破世界记录的速度脱光了衣服,他们像是饿虎扑向绵羊般地冲向小梅,他们的手和舌头在小梅的全身游移,在他们的爱抚下,小梅已经陷入迷乱了,她开始呻吟:「谁来干我?快……求求你们,快来干我……」 其中两个司机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他们拿起裤子,从他们的皮夹里拿出了几个保险套。我松了一口气,起码我不用担心他们会让我老婆受孕了。 这个念头还没消失,小梅说道:「用不着套子,各位,我想真枪实弹地和你们性交,」她轻轻一笑,又补充道:「我想试试你们的精液射在里面的感觉。」 之前的那个司机看着小梅,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其它人什么也不想,一个人把他十吋的阴茎插入了小梅的口中,另一个则是把他差不多尺吋的老二挺进小梅的阴户里,第三个司机则是捏着小梅的乳头,等着轮姦小梅。 我看着我才被姦淫过的老婆又被三个黑人司机和一个白人警卫轮姦,他们轮姦了她三个小时,不停地有大量的精液注入她随时可能受孕的子宫,如果今天真的是她的排卵期,那么现在她一定受了精!我看着还有不少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和直肠里,以前的她是非常讨厌和我口交或肛交的,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 轮姦了三个小时之后,他们这几个男人总算是没有力气了,男人们慢慢地起身开始穿衣服,小梅跪坐在地上,她的手不停地挖着阴户和肛门里的精液,再把精液吃下去,淫乱极了,不过她好像还是不满足。 「你们认为那条狗可以来干我吗?」小梅又忍不住说道。 那司机先是大笑,然后说道:「哦……妳真是个无底洞,牠会不会干妳,恐怕要妳自己证明了。」 他牵了那条狗过来,要那条狗躺下,然后看着小梅,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最起码,妳得先让牠硬起来。」 小梅骑到那条狗身上,用手握住那根狗屌,我真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那条狗的粉红色阴茎居然慢慢地伸出来了! 小梅用手摸了摸那根狗老二,呢喃道:「哦……好热又好粘哦……」然后低下头,张开嘴,毫不迟疑地含住那根狗鸡巴,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我想他们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小梅帮那条狗吹了一会儿喇叭,然后抬起头,看着那个司机,说道:「我想牠应该准备好了。」 那司机命令狗站起来,然后要小梅像条母狗般地趴在地上,小梅趴好了,将她的屁股对着空中,司机把狗牵到她身后,那狗先是闻了闻小梅的阴户,还舔了几下,准备要上小梅,司机将小梅的屁股往下按了按,好配合狗屌的角度,接着小梅呻吟一声,狗屌就插进去了。 才一插入,那条狗就弯起身子,用闪电般的速度抽送着,小梅不断地浪叫,我有时还听到她叫道:「我是母狗……啊……这……这条狗干得我好爽……」和「……我爱狗鸡巴……」等,而且她还不断地来高潮! 那条狗干了她十分钟之后就停了下来,但是小梅还在不停地浪叫,说那根狗屌越变越大,把她塞得好满好满…… 小梅现在已经是一个被情慾支配的女人了,又过了一会儿,那条狗换了个姿势,和小梅屁股对屁股。 小梅惊讶地叫道:「牠射精了!哦……老天,牠射了好多……牠的老二太大了,拔不出来了!」 小梅又达到了高潮,只剩下不自觉的呻吟了,最后,她终于精疲力尽地倒了下来,「波」地一声,她和那条狗分开了,她倒下来的方向让我正好可以看到她的双腿之间,精液——人和狗的精液像条小河,不断地由她的小穴里流出来,经过她的腿,流到地上,形成了一滩精液。 最后,我先离开这里回家,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大约是十点半时,电话响起了,是小梅打来的,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她说他们现在在一个休息站,一切都还好,她说她现在是那个司机的助理,那司机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她问我,我是不是原本就打算要她这么做?我回答是的,我要她完全满足那个司机的所有要求。她说,她会的。 我问她,他们现在要做什么?她说那司机想对她做一些变态的事,他刚用无线电找了他几个年纪比较大的朋友过来。我问小梅,那个司机是不是想在那些老头面前姦淫她?小梅并不确定。 最后,小梅压低了声音,说道:「糟了!我得走了,我等一下再打给你。」 接着就断了线。我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们已经离开了仓库,我又能怎么办呢? 两个小时后,小梅又打电话回来,她告诉我,那个司机找了两个老头过来,那两个老头把她拖到卡车上,轮流干她的小穴和屁眼,还拿修车的工具插她,最后,他们还牵他们的狗过来舔她的阴户。 她听起来像是很害怕,我问她打算怎么做,她说她现在只能做好一个助手的角色,她一边说话一边喘气。我问她现在在干什么?她说他们带了一条狗过来,她在和我说话的同时,那条狗正在干着她! 我还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告诉我,那个司机刚才告诉她,他们又去找几条狗过来,他们想看小梅同时和好几条狗性交! 两个小时后,我去接她,她全身酸痛,精液不停地由她的阴户中流出来,那时还有一群人在轮姦她,大部份的人姦她的阴户,两个人干她的屁眼,所有的人都插过她的嘴,她连乳头都肿了起来。 我让她一丝不挂地上车,送她回家,路上我还让六个黑人流浪汉轮姦她、三条野狗分批干她,她一直高潮不断。事后,我告诉她我偷看了在仓库所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她和那条德国牧羊犬性交的情景! 我们决定马上养一条狗! (第三章) 这是完全真实的故事。 我和小梅有一个叫做朱安的朋友,是我们结婚之后才认识的,他是波多黎各人,最近继承了一大笔遗产,也是和我们玩3P的第一个中美洲人。 几个星期之前,朱安打电话给我们,想和我们一起玩一夜,他想试试几个新花样。而还真凑巧,我今天正好要和客户吃饭,不过我一听他要见我们,我心里就有了主意,我要小梅一定要自己去赴约! 在小梅闪烁不定的大眼注视之中,我答应了这个约会,小梅没说什么,就去忙她的事了。 吃过晚饭之后,小梅进了卧室,而我就趁机向朱安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写了我的「计划」! 我知道朱安很喜欢粗暴地干小梅,而且他还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他想带小梅出去,让他的朋友欣赏欣赏小梅完美的胴体,另外,朱安还很喜欢玩性虐待的游戏。 他上次看了我在网路写的文章之后,他觉得还可以玩一些更刺激的!所以我写信给了他一些点子,他喜欢得不得了,事情也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朱安打电话给小梅,要她穿一些特殊点的衣服,他以前也这样要求过小梅,所以小梅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同。那天晚上,她穿了一件非常迷你的黑色洞洞装、皮短裙,为了配合她的洞洞装,她还特地穿了一件很小很小的胸罩,小得只能盖住她的乳头;她的裙子也短得很,几乎只能遮住她的屁股,而她的上衣领口也开得很低,如果在光亮的地方一站,一定看得到她的乳头。 我在出门赴饭局之后,用力地抱抱她,还吻了她,然后将她留在家里等朱安来。 这时候大概是下午六点半了,她以为朱安七点会来,所以在等朱安来的这段时间,她可以喝些我留给她的马丁尼酒。 饭局总是很无聊的,我趁机偷偷看了看时钟,确定朱安一定已经在我家了,我悄悄打开笔记型电脑,看着朱安给我的信,信里面详细写着他要玩我那美丽老婆的计划!上面写着他要一件一件剥下小梅身上的衣服,还说他要如何搞小梅的阴户和屁眼,他甚至连要用什么姿势干小梅都写了出来! 大约九点的时候,我趁机去到男厕,在厕所里我用行动电话打电话回家,是朱安接的电话,他把电话放在小梅的耳边,小梅很明显地喝多了,而且她暗示我她被绑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朱安的计划之一!我要她叫朱安接电话,朱安告诉我,他玩小梅玩得很愉快,他说他把小梅双腿张开绑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