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風流之劍客(上)》
????秋风送爽,桂子飘香,这是多麽富有诗情画意的时光。
然而,在北方的长白山上的方圆百里内,却异常的飘着雪花。
地方上的老者说,瑞雪早降,这是丰年的预兆,然也有一部份人说,天现异象,万灵遭殃,更有人说,天时不常,只有刀兵血光。
就在这时候,由远处渐渐传来阵阵的快马急奔声,那有韵律的「咯咯」之声,想必是孤单的一只飞马奔驰。
不久,那蹄声已慢慢的清晰接近,在通往长白山南边的宦道尽头,迎着寒风冒着雪花,急急的向这边飞驰过来。
那白色骏马上面,年约十八九或二十岁,长得更是剑眉星目,挺鼻朱唇,是一位英气勃发的少年俊美人物。
跟着那快马的奔驰,荒野上吹起了寒风将他罩在身外的白绒大披风,露出一袭蓝衫和佩剑。
他那长剑用了蓝布罩在刀套上,那闪闪亮亮的与大地上的白雪互相辉映着,随着马的走动,那沉重的摆动,可看出是一根价值非常的宝剑,而非是点缀品而已。
他头上戴着蓝绒风帽,丝带系在他圆润的上额上,一圈温暖似的白羊毛,压在他温玉般的前额上。
只见他目光炯炯,熠熠有神,紧缩着剑眉,一瞬不瞬的注视那二十里外的蒙蒙长白山。
由那少年的神情,显现出他内心的忧虑和焦急。
这位英挺的少年人,正是武林後起之秀,近年才扬起江湖的风流剑客 司徒云。
长白山盛产人 ,貂皮,历代帝王每年均前来设坛祭拜,山势奇雄,耸拨叠叠,飞泉奔严,奇景特多。
然而,这时看来,除了浓布的密云,再就是旋飞的雪花,长白山的雄姿真被云雾所埋没了。
司徒云看了这情景,心中颇忧愁地自语道:
「照说,现在还不到该下雪的时候,居然下起雪来了。」
司徒云举目前看,发现前面一二里外的宦道尽头,东西横着一座近千户人家的大镇。
大镇之後,即与长白山的山角相连,根据经验判断,大镇距离南山口,至少还有五六里地远。
宁佩蓉不但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还与她具有肌肤之亲,然今她已去何处,使他远从江南一路寻来.........
眼望那白茫茫的一片,像又裸露在他眼前,尤其是那印象深刻的是那形如小山的乳房,简直让他疯狂,那对他用牙齿轻轻咬过的小小粉红色的乳头,他至死将也永忘不了。
记得那晚........
山中风声伴着不知名小虫的乐声,响遍了整个山谷,家中园丁业已睡着,而司徒云及宁佩蓉俩人已陶醉在爱的世界里......
佩蓉媚眼看了司徒云一眼後,又轻轻的合上,在享受他所爱的人按摩与爱抚。
他的眼睛已充满了情欲,而正在热恋着的他俩,能禁止上帝给他们的诱惑吗?
司徒云想到此处,他的脸上更是英俊得可爱。
他想到........
那晚他慢慢地由手把佩蓉轻轻抱起的时刻,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而佩蓉的秀发轻柔地垂了下来...... 佩蓉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後,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佩蓉全身颤动了起来。
佩蓉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司徒云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
佩蓉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 ....
佩蓉那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他们的体温飞快的升跃、颤抖着,他们已忘了自我的存在,连这天地之事也复不记得,最真实的,只有他们俩尽情地享受。
那股青春的火花,由舌尖传遍了全身,身体上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着,而且兴奋不已,他及佩蓉开始冲动了,听他们的呼吸有如这白云飘落不已。
他们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
突然间,佩蓉离开了吻,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司徒云,似乎在期待着什麽是的........
聪明的司徒云也善解人意地为佩蓉脱下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佩蓉平卧着,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颤动。
佩蓉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司徒云抚摸着佩蓉的秀发、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修长洁白嫩肉的玉腿,最後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阴户肉穴地方。
佩蓉的乳房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
佩蓉的乳头已呈粉红色了,当司徒云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
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朴玉调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令司徒云看得垂涎三尺。
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中,更是引人入胜。
司徒云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
从司徒云认识佩蓉已是那麽久了,然由於时间的未能配合,从没机会采取真正的动作,而今天的爱抚已使得风流剑客司徒云情不自禁了。
今呈现在司徒云眼前是佩蓉那迷人的小穴了,那实在是世界上最精雅的艺术杰作,而且这个早已令司徒云想往的神秘之地,已为淫水所泛滥,且散发出那诱人的香味,刺激着风流剑客司徒云的饥渴。
司徒云被眼前美景着迷了,佩蓉的裸体是美的化身,於是司徒云满足的平卧在佩蓉的身边。
司徒云忍不住下面那鸡巴的饥渴,於是右手握起佩蓉那纤纤玉手,引到自己的下身来。
佩蓉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鸡巴,那曾受过惊怕的她,居然呼吸困难了起来。
佩蓉的细手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腹,一遍又一遍,佩蓉此刻充满了春意的眼神斜看着司徒云。
渐渐地,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触动着丛密的阳毛,她轻轻的捏弄着它,慢慢地用无明指抚弄着那大鸡巴的龟头........
佩蓉轻轻地摸玩不已,最後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着不停。
那由佩蓉手中传来的震憾力,使得司徒云的大鸡巴受了刺激,更是坚硬糗更加膨胀。於是司徒云趁机的抚摸着佩蓉的屁股,又摸到她的小腹、阴毛、阴唇再到那挺高的阴核,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
当佩蓉玩够了司徒云那大鸡巴时,这时司徒云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佩蓉的阴核,害的佩蓉抖动不已,於是司徒云再稍微翻个身,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佩蓉那坚硬的乳头。
「啊....唉唷....云哥....你....你....快..快别吻了....我..实在....受..受不了....唔....啊....好哥....我....我下面....不知....怎麽....好....好痒喔......」
听了佩蓉的央求声,更把风流剑客刺激得欲火猛涨不已,於是他反而变本加利的换个姿势,在佩蓉的阴核及大阴唇上下吸吮搓弄个不停。
「哥....哥....别..别吸吮了....快..快....停止....唔....我..我受不了......」
佩蓉一面叫个不停,一面又将屁股连连上抬,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
「啊....哼....哼....那..那个地方....好..好痒喔....哎唷....哥..哥还是....不 不....要吻....啊....快..快停下来嘛....哼....哼....不....不要嘛......」
风流剑客司徒云之被称为『风流剑客』,当然不是徒具假名,在江湖上他以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之被武林封此雅号,当然在对付女人方面,他有一套了不得的功夫。
这时,司徒云由经验知道,佩蓉已被刺激得无法自我控制了,於是他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佩蓉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宽松一些,以便大鸡巴的龟头能插入她的阴道去。
於是司徒云跪在佩蓉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阳具,另一只手分开佩蓉那桃源洞口,使那阴道隐然在望。
终於,司徒云把龟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佩蓉,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鸡巴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
司徒云猛力一挺,插得佩蓉痛叫了起来。
「云....云哥....慢..慢点....痛....痛....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当司徒云在向下插时,只觉得阴户的细肉破裂了。佩蓉那阴道的痛楚,像针刺着她,周身颤抖不停。这种刺痛,佩蓉想该是处女膜破裂了,觉得阴户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流到床上。
「云....哥....慢.. 慢些....里面....好....好痛....哎唷....哼....妹..妹受不了......哥 .. 轻..轻点........ 」
司徙云似乎很老道地说:
「蓉....奶放心......我....插慢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奶还有....慢慢舒服......哥....绝不骗奶。」
说完,见佩蓉那付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於是把嘴凑上深深的一吻,像是对佩蓉的回报,那更是兴奋,感激的综合。
过了没多久,佩蓉的小穴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阴户深处渐渐骚痒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绕。
於是佩蓉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阴户里头的子宫颈能去碰撞司徒云的龟头,同时娇喘道:
「云哥....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好难受喔....哼....哼....快..快....快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
司徒云这识途老马,深知佩蓉已深受性的燃烧,於是在佩蓉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根粗壮的阳具冲了过去,直抵花心深处了。
佩蓉更是娇躯一震,呻吟道:
「嗯....哎....云..云哥....美..美极了....但 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我....妹妹.. 上天....哼....我....那小穴....没有一处 .. 不是....舒服万分....哥....怎到....今天....才..才插人家....妹..妹恨死....你了....云哥 .. 抽.. 插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哼....哼....哼........」
只听到佩蓉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艳丽,司徒云使她太舒服了。
佩蓉此时更是渐入佳境,阴户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
「哼....哎唷....插..插死我了....哥..哥你的.. 鸡巴.. 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 好舒服....我..的骨头.. 都要酥了....哼....哼 .. 美..美死我了....云....我快没命了....哦.. 哦....美..到上天了....哎唷....好..好舒服.. 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 要..要..上天了....哥..哥....我..我要..丢..丢了....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我..丢.. 丢了....啊..........」
佩蓉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阴壁肉不断吸吮着司徒云的龟头,司徒云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龟头一阵跳跃,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阳精,直射得佩蓉的阴户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精一淋,子宫口突然痉娈收缩,一股阴精也狂泄而出。
此时,两人深情款洽,水乳交溶,双方都达到最高潮,彼此享受到性交的乐趣。
..........
司徒云回忆至此,心头一阵甜蜜,突然山谷中风雪袭来,打在他的身上,使他回到眼前的现实来。
因他一时的判断错误,而令这位曾经使他心醉的美丽姑娘负气离开他的身边,现在他唯一的希望是,佩蓉已到长白山上她姑妈的住处了。
这几天他更是沿途追赶,马不停蹄,有时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赶路,无非是为了挽回佩蓉的心意。
可是,佩蓉会不会如他想像一样地,到长白山上来投靠她姑妈了呢?
长白山就在眼前了,司徒云当然不希望等到明天才进山,可是天色已晚,山上又开始飘下风雪。看来今天要进山的机会不大,只好先到前面的小镇去住上一宿,明天再作打算。
司徒云心意已定,座马一声长嘶,昂首已驰进了大镇的街口了。只见街上冷冷清清,整条街看不到半个人影,风势虽然小了不少,雪花依然在飘,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
司徒云见不远处的一家客栈的车马大门仍开着,立即飞身下马拉着他的坐骑走了进去。
想是在这寂静的城镇里,那马蹄的响声惊动了帐房内的店夥,角门的门帘开启时,一连奔出了两名店夥。
店夥一见司徒云拉马进来,立即哈腰摧笑,躬声说道:「爷!你住店吗?」
「是的!」
其中一个店夥赶紧哈腰,恭声道:「小的就去为爷准备了!」
司徒云则和声问:「有清静独院吗?」
那发话的店夥,立即恭声道:「有!有!爷,请随小的来。」
司徒云将马匹交给另一名店夥後,立即随着引导的店夥向店内走去。
司徒云见店内所有的房间,俱都门窗紧闭,不自觉地问道:「你们店里好像没住多少客人?」
店夥见问,不由叹了口气道:「唉!还不都是这场雪害的!」
说话间已来到了一座独院门前,店夥立即开门将司徒云引入。
进入院内,院中已积了不少雪,足证这座独院近几天没人住过。
到达上房门口,司徒云趁店夥开门之际,抖掉身上的雪花,随即进入房内。
司徒云随即问道:「店小二!这几天内你们店 有没有来过一位一身鲜红的姑娘?」
那店夥含笑回答道:「没有过,因为真几天客人太少了!」
司徒云由於心急没待店夥说完,又接着道:「我是说你天天站在店外招待客人,有没有看到一位一身红衣的姑娘,手拿着宝剑,也可能骑着一匹快马......」
店夥含笑回答道:「这几天没有什麽客人,街上冷冷清清的吹着寒风、下着雪,根本就没看过女孩经过这儿。」
於是司徒云又静了下来,由身上掏出了一块碎银给了这店夥。
这位店小二没想到这位少年公子爷这麽体恤下人,真是喜出望外,接银在手,忙不迭的连连哈腰推笑,恭声道:「谢谢少爷!小的就去为你准备饭菜。」
说话之间,急忙退出房门,转身向外走去。
待那店小二步了出去,司徒云双眉紧促着坐在椅子上,心中一直静想道:
「为什麽一直没有佩蓉的行迹消息呢?」
「佩蓉妹是否也骑着马?昨天是否已入了山没?佩蓉妹在负气的心情下,想念姑母心切,说不定日程更紧些!」
一想到佩蓉负气离开他的原因,内心就更感到无限愧歉。
因为那一次为了『边关』山边小绿谷中,由於那位少女慧芳,不幸落入谷中的深壑之中,自己基於侧怜之心,跳入那深水之中将她救了起来,当那湿淋淋的玉体抱在怀中时,恰巧在那时刻被佩蓉看见,误以为自己跟慧芳正在亲热发觉,因而负气离他而去。
当时如容他解释,如今亦不会忍饥冒寒仆仆风尘的前来这长白山了。
想至此,院门外人影一闪,两个店夥已各提一个菜篮,满头含笑神情愉快的忽忽走了进来。
酒菜摆好,店夥再度恭声地说:「爷需要什麽尽情吩咐,站在院门口叫喝一声,小的们立即来!」
话一说完,两个店夥同时一笑,哈腰应是,走了出去。
当风流剑客用完酒菜,再度进入一片沉思之时........ 。
就在这时,院门口人影一闪,同时响起一连连的慌急叫喊:
「少爷!快快........」
司徒云一惊,急忙起身循声一看,只见刚才受赏的店夥,已慌慌张张的奔进院来,看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显然发生了大事情。
司徒云一看店夥兴当的神情,知道不是什麽严重的事情,因而和声道:「不要慌,有话慢慢讲!」
店夥极端兴奋的说:「爷....你要的姑娘........ 」
司徒云望着店夥,急声问道:「喘口气!不要慌,到底是怎麽回事?」
店夥更加焦急的说:「爷....你要快....不然那位红衣姑娘就走远啦!」
一听『红衣姑娘』,司徒云的脑海里立即直觉的掠过艳美绝伦的佩蓉那健美的影予出来。
因此,脱口急声问:「她现在那里?」
店夥急声道:「她已去了长白北山口!」
司徒云一听,立即催促道:「快带我去看,她向何方奔去!」
那店夥又补充道:「小的曾大声招呼那位姑娘停下马来...... 」
司徒云立即吃惊道:「什麽?她骑着马呀!那我们得快点出去!」
司徒云虽心中焦急,但总不能在这冰雪狂下的天里,就在客店里施展身法纵跃奔驰。
只听店夥继续说:「那位姑娘听见小的招呼,她还曾在马上回了回头,但理也不理........」
司徒云急忙问:「你看她有多大年纪?」
店夥毫不思索的说:「二十岁不到的样子,漂亮极了!」
司徒云听了年纪很像,人又长得漂亮,因而不自觉的问:「你看她随身带的可是剑?」
店夥来时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尾随在司徒云背後,直往店门口走,更是气喘如牛,因此他一面走一面喘着气说:「小的当时没有注意,没看到她身上有兵器。」
说话之间,还看了司徒云腰中佩带着那闻名江湖,亦是他因此得名『风流剑客』的精钢剑。
正待再说什麽,一阵寒风吹来,一片蒙蒙旋飞的雪花中,司徙云已当先奔出了店门。
只见司徒云转首向北街口一看,一片雪花旋飞中,根本看不见任何人影。
司徒云断定佩蓉的马快、加之心急,心想早一刻到达山中见到她姑母,必无不停的催马加速,所以展开他最快身法,向北山口急奔而去。
一出北街口,风雪更大,尽没雪气云雾之中,颇像一幅诗意的山水画。
北山口十分宽大,虽然距离五里,山口内的高大树木,依然隐约可见。
只见前面官道西边处,果有一匹向前飞驰的马影。马上坐着的,果然是一个肩披红大衣,头戴红风帽的人,根据那人的身材显然是个女子,当然也就是刚才店夥看到的那个红衣女子。
司徒云一见,猛提一口真气,加速向前追去。
这时他不敢冒然呼喊,一方面怕叫错了人失礼,另一方面也怕佩蓉听了他的呼唤,反而向北山口加速飞驰。
一下官道即是乱石草长,道路上也是满布石子,红衣女子的马立即慢下来。
司徒云一见知道这是追及红衣女子的好机会,因而再提两成真力,身形如箭向前扑去。想是迎风飞扑,身形奇速立即发出了白衫衣摆的破风声。
由於前面女子马速已慢,立即惊觉到马後有人追来。只见红衣女子神色一惊,急忙回头,一双杏目一亮,两道柳眉也促在了一起。
司徒云一见马上红衣女子回头,立即凝目细看,但因天色昏暗,红衣女子的大红风帽又遮住了半个娇容,虽然看不清楚,却似有几些相像。
就在他心中一喜,准备再细看判断身段的一刹那,那个红衣女子竟然回过头去,加速向山口内驰去。
司徒云一见大吃一惊,不由脱口急呼道:「蓉妹站住!蓉妹站住!」
红衣女子那 肯停,继续向山口内驰去。
司徒云身法奇快,早已驰下官道,这时心中一急,猛的一个飞扑,立即接近了距离,焦急的大声道:「蓉妹,奶听我解释........ 」
话刚出口,前面的红衣女子已一揽马头,检了一片平坦草地飞身下马,顺手取下了马上的兵器。
司徒云一看红衣女子下马,心中大喜,待等看清了红衣女子手中的兵器,脱口惊呼一声:「啊!」,急忙刹住了身势。他虽然急刹身形,但由於速度太快,立身处距离红衣女巳不足三丈了。
红衣女子身法曼妙,身形落地急取兵器,顺手推掉大风帽,接着一抖,鲜红的大披风已脱在马背上。
红衣女子,柳眉大眼、琼鼻缨唇、桃形的面庞、肤如凝脂,不但生得美,身材也很健美,确与佩蓉有些相似,可是年纪要比佩蓉小一两岁。
惊在原地的司徒云,一看娇容罩煞的红衣女子撤出了兵器,急忙一定心神,急声解释道:「姑娘....姑娘....这是误会!」
红衣少女丢掉手中的刀套,似乎才看清了面前的英俊挺拨的少年郎。只见她神情一呆,煞白的娇脸上,立时飞上了两片红霓,但她仍急定心神,嗔声道:「误会!我怎麽知道你是不是诚心准备前来欺侮我的?」
接着又问道:「那麽你要追的蓉妹妹是你的什麽人?」
司徒云迟迟地答道:「是....是我的....妻子。」
红衣女一听,神情一呆,娇容立变苍白,不由就用手中的马尾刀一指司徒云怒喝道:「原来你竟把我当作是你的........」
说至「的」字突然住口不说了,下边的「妻子」两字,显然觉得不便出口,因而又吞了回去。
司徒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赶紧拱手歉声道:「在下一时冲动,未曾细察........」
红衣少女一听颇觉中耳,於是嘴巴一扬道:「好吧!今天就算便宜了你,下次再遇到姑娘我,我....我一定........」
话未说完,即展开身法迳向山口内驰去。
就在司徒云登上马背的同时,山道两边积雪甚厚的怪岩乱石间,已经缓缓站起二十人之多。
当前一人,年约二十一、二岁,一身银绒金花劲衣、剑眉、朗目、薄唇、勾鼻,生了一幅黄面皮乌嘴唇,因而给人的第一个感觉颇为不快。
风流剑客司徒云回想一下,他出江湖寻找他的爱人佩蓉,途中甚少结嫌,也绝少与人通名道姓暴露过身分。但是对方银绒劲衣少年,居然率领这麽多用剑高手在此等他,这问题显然不简单。
银械劲衣少年老大傲然的深深吸了口气,有些轻视的问:「听说你是天下第一使剑能手?」
司徒云淡然道:「我没有这样说。」
银绒劲衣少年立即有些不高兴的说:「可是江湖上都这麽说!」
司徒云也俊面一沉道:「那是他们的事,我司徒云没有办法管住他们的嘴巴不这样说,也正等於现在,我也没办法使你的嘴巴不这样问一样!」
银绒劲衣少年竟以轻视的目光斜看司徒云道:「在下丁世真,本山的少山主!」
司徒云见其依然两手抱着双肩神态傲慢,因而也淡然道:「失敬!」
丁世真双手叉腰神情激动,满面怒气,含有怒意的沉声道:「听说你自出道以来,还没有遇到过敌手?」
司徒云也毫不客气的微点额首,说:「这倒不错!」
丁世真听得面色再变,但旋即冷冷一笑道:「但今天你可算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