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生活的金陵女人17》
????第十七章 初春的烦恼
一切还得从一年前我到一家公司做暑期工说起,是1999年的暑期工作改变了我的命运。
罗媛春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兼董事长。她是那么光彩夺目,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成熟的丰韵使她身后仍有无数双倾慕的眼睛,而我羞涩得连抬头看她的勇气都没有。我们经常能见面,每次见到她,我都不知所措,开心的时候,她会拍拍我的肩头,叫我一声“小陆”,仿佛我是她从小看大的弟弟,那里面似乎有些亲昵,却没有我期望的东西。
她很准确地看对了我的年龄。一次,她请我们几个年轻人吃麦当劳,她逗我说:“瞧你那幅乖模样,像个中学生。”她说话虽像个邻家的姐姐甚至阿姨,但她的笑容却让人看着特别舒服。她的那种灿烂总夹带着两个淡淡的酒窝。我喜欢她的笑容,但我不敢正视,偶尔与她的亲切目光相撞,我心里就一阵阵发慌。
有一天,我和她一起去外出办事,在那个闷热的下午,我被她体汗发出的那种异样味道所吸引。那味道像婴儿身上的奶香。一种莫名的感受袭扰心头,我开始鬼使神差地窥望她那细嫩白皙的脖颈和那似露非露的在衬衫里轻轻滑动的乳峰,我的心跳和呼吸一齐加速……
早熟的感情像蒲公英一样飘散在风里,我的小秘密无处扎根。我将她当作偶像一样崇拜,后来奇迹竟发生了。有一天她把我带回她的家,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她。
1999年8月9日,我一生最难忘的时刻,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拥抱了一个女人,第一次零距离与另一个人体的温度重合,第一次感受从另一个身体里涌出的那种潮水般的感情。不久,我成了她的秘密小情人和性伙伴。
那是一个火热而充满激情的暑假,只是太过短暂。9月初,当我恋恋不舍地告别罗总,回到学校后,心里再也放不下我的媛春姐姐。我情窦初开,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幸福,领悟到爱情的巨大力量。
外语系一个叫刘桃桃的女生又来接近我,她是我的同乡,是我大二时结识的,关系时冷时热。这时我因已经尝到过女人,而不再害羞。很快和桃桃好起来,而且整个学期几乎都混在一起。刘桃桃身高1米60,相貌平平,但由于年轻,仍给人甜甜的感觉,她对我一下变得特别投入,但我却要经常躲着她,因为觉得她少了点什么,让我总觉得很空虚,一个周末,我同她出去看电影,之后在外边小饭店吃饭,俩人都喝了一点酒,那天晚上我们在她的寝室里做了爱。
那显然不是她的第一次,因为我没有见到血。桃桃并没有媛春姐那样狂野,宛如一个床上的淑女,不知道是床太小不方便,还是天性使然,抑或经验不足。我们很快就完事了,也许是过于紧张。高潮之后,我们坐着休息了两分钟,
之后我觉得很乏味,还要听她喋喋不休的缠绵,她的身体太单薄,她身上的味道也远远没有罗媛春的味道好闻。渐渐地我发现,桃桃并不适合我,我需要成熟,性感,浪漫而有威严的女人。我被罗媛春萌发的爱情和被她挑逗出来的性虐情欲,让我在难以想象的烈火中煎熬。但我又觉得根本无法找到像罗媛春那样的年轻美女。我苦恼极了,难受极了。
2000年1月放寒假时,我又回到县城老家,很快就厌烦了家乡的一切。我像丢了魂一样,天天魂不守舍,有时好像是在想桃桃,但我很快发现,我是在想念罗媛春,而且是铭心彻骨地想。我渴望得到她,我渴望能看到她,触摸到她,我发现自己在爱她。但又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她,更不要说我们之间年龄上的鸿沟。我隐约感到心底里萌升一种可怕的欲望,希望她能成为我的SM主人,希望她来控制我,管教我,使用我,而我要全身心地服侍她,取悦她……我深深地知道这种想法的可怕,也能感觉到这两种不同情感的巨大矛盾。
我知道同罗总的关系是不可能有任何婚姻前途的,不仅自己配不上她,同她不是一个阶层的人,而且我们年龄上的差距也使我的家人根本无法接受。她年龄简直可以做我的妈妈。
可我该怎么办?正值发情期的我想她到了快要走火入魔的地步。
去年夏末分手时,我要了一张罗总的照片,我几乎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上几十遍。我发现那股可耻的受虐欲总在内心深处蛹动。我开始频繁地手淫。
2000年2月。刚过大年初二,我就提前回到学校。
由于还有两周才开学,校园里空荡荡的。我一个人呆在寝室里,或在校园内闲转。我内心里在反复的斗争,我不知道再去找罗媛春可能会是什么结果,但我知道我无法不去找她。最让我担心的是她可能拒绝我,也许早就忘记了我,也许我最多只是她的一段艳遇,生活中一段小插曲。这样的小插曲对她那样优秀的女人来说,一定很多。
她怎么会喜欢我这样一个土包子呢?而且她从来没有说过爱我。我们的性关系对她来说,好像只是生理上的需要,像她需要喝水吃饭一样。虽然她说过喜欢我,但那更像是逢场作戏,增加情欲气氛。她好像只是把我当成她的性玩具,供她发泄,发泄完了就像丢弃用过的避孕套一样,并不认真,更谈不上感情。
不过,她曾经让我留下。而我却……。此刻我真是后悔莫及。
从小到大我总在心理上觉得很自卑,现在更加自卑。她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优越,那么富有,那么高高在上。最后两周,她甚至不只一次的称我是她的爱奴,而且也真像对待性奴一样对我呼来唤去,使用我,甚至还不轻不重地用她那条精致的皮鞭抽打过我一次。有两次她甚至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让我舔她的肛门。
当时虽然多少感到有点羞辱,但更多的是刺激,觉得很好玩,在当时亲密无间的时候,俩人似乎都未在意但现在我却愿意往SM上想。
我就像被她的魔法控制了一样,根本无法不去想她。而且越想越受煎熬,我开始在服侍罗媛春的幻觉中疯狂地手淫,而且频率越来越高。她的小照成为我发泄性欲和派遣空虚的法宝。她的形象也在我的意念中变得越发高大,她的成熟,浪漫,大度,自信和威严变得那么的具有魅力。我开始神化她,逐渐升级对她的崇拜,后来竟到了在心理上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的地步。我开始幻想用各种卑微下贱地方式去服侍她,甚至每次都幻想舔她的屁股。
我更加频繁地登陆那些SM网站,简直就到了上瘾的地步。因为似乎从那里,我能多少找到一些对女性崇拜和对罗总迷恋的根源。我向往舔她的鞋,舔她的脚趾,喝她的小便,甚至在她大便后为她舔肛,以示我对她极度的崇拜和敬仰。虽然射精后又会对自己有这些念头而强烈自责和内疚,感觉自己变态,罪恶、无耻。但又无法自制。我变得比以前更加孤独,更加不愿意与其他人交流。
在这个庞大嘈杂的城市里,我举目无亲。我也渴望幸福,渴望成功,渴望纯洁的爱情。但现实与我所幻想的差距太大。我知道自己性格孱弱,从小就胆小怕事,不愿吃苦,又害怕竞争,所以从不敢有什么远大抱负。我知道像我这样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大款老爸的外地穷学生,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在这个大城市里几乎没有任何前途,毕业就可能失业。即使找到工作也是永远被别人踩在最底层。对前途的这种渺茫早在我上大二上学期时就开始出现,越接近毕业,我感到的压力就越大,也就愈加心灰意冷。给姐姐写信时经常流露出活着很没有意思,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心里越来越空虚,越来越悲观,只有在SM的意淫中得到短暂的逃避。在服侍罗媛春的幻觉中手淫成为我当时唯一的解脱。
整个城市似乎还沉浸在春节的气氛中,但我的思念和焦虑以及心理压力日甚一日,手淫越来越频繁,而且几乎都是在性幻想罗董事长,虽然也偶尔有一两次会意淫我那个年轻的后妈,但百分之百是幻想为她们舔肛和舔阴。后来,夜里躺在床上,头脑里翻来覆去只有一个想法:怎样再去接近罗董事长,实现我的SM梦想。
我终于狠下心来,要不惜任何代价再回到罗总身边,不管会发生什么。
我希望罗总能变成我的主人,如果她也有类似的兴趣最好,如果她没有,就想方设法培养她的这种兴趣。我一定要让她成为我的主人,我一定要一生一世服侍她。即使这意味着放弃前途,失去尊严,在她面前做贱自己,即使同她的关系会令我的家人和亲友们耻笑,我也要这样做,我必须这样做。佛洛伊德说的对,驱使人类行动的原动力是性欲。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罗媛春。她对我的生存和幸福太重要了。
在我这个年龄,经常是阴茎比大脑更能主宰我的决定。最重要的是,我从小到大心里蛹动的女性崇拜和对国外正在流行的SM的渴望,一直跃跃欲试。一直想把罗总变成自己的S主人,而自己去做她的M。那该多么刺激,多么幸福。为了能同她一起享受一下SM给人的快乐,就是让我减少30-40年的寿命我也甘心情愿。
但我不知道这个梦能否实现,她是那么高贵的女人。她会不会不接受虐恋,会不会认为SM太变态,太肮脏,太恶心。但她也许会喜欢,因为去年夏天最后几天,她说话时有些S的霸气,她还有一条精致的皮鞭,而且还抽过我。
如果真是那样,那该多好!
我鼓起勇气,给她打电话。
罗总好像有些吃惊,她语调勉强,似乎不愿再见到我。这使我很伤心。去年整整一个夏天,我们是那样的火热,我再次感到自己就像被罗总使用过的避孕套,用完后就被她顺手抛弃进垃圾桶,我对她显然已经失去了价值,我很沮丧,但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我不敢生气,也没有本钱生气。她是那么高不可攀,而她对我又是那么重要。
我求她,说希望能见她一次,可她推辞说她最近太忙,说过一阵再说吧,但也没有完全拒绝我。
我开始给她写信,向她倾述我对她的感情。前后十六封激情荡漾的信她都没有回音,我开始不断地给她打电话,她总说有事。她越这样排斥我,我越被她吸引,决心也似乎越坚定。
我曾几次偷偷摸摸地在她公司附近游荡,希望能偷看她一眼。由于我了解她的大致生活规律,我一共看到她三次。但每次她身边都有别人。一次她穿条牛仔裤,紧裹着的丰满臀部诱人的摆动着,令我异常激动,也更加难受。特别是在我沉迷SM之后,罗总诱人的丰臀此时对我另具意义。她那来回扭动的屁股简直就要把我杀死。我想舔罗总肛门的欲望从未有过地强烈,但自己又为这个念头感到可耻。胆怯使我三次都没敢上前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