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生活的金陵女人33》
????第三十三章, 主人的嫉妒
一位在春达药厂打工的女工,因为粘合剂中毒,得了白血病。
下午,媛春同几个下属主管准备去医院看她,正巧陆凯的大学老乡刘桃桃来公司找陆凯,不巧被董事长看见。当时陆凯正送桃桃走出写字楼的大厅。
从医院回来,媛春接着同几个副总商量怎样处理。他们知道,帮那个女工治疗将是无底洞,几个下属建议学其他私企的做法,给6个月工资,将她解聘。最后媛春决定拿出10个月的工资,一共6000元把她打发了。这个工人还对媛春千恩万谢,觉得她是有情有意的主儿。媛春这样做一是为了避免法律上的麻烦,二是避免媒体在道义上的指责,她知道广东一家外资企业老板听说员工工伤后,为他支付了医疗费,结果中央一级的报纸还报道了他的"事迹"。
当天晚上,陆凯为媛春开车回家,她上车后显然有些不高兴,问陆凯今天在大厅送的那是什么人,他说:“是普通的大学同学啊!”
媛春不响了,停了一会儿说:“我不喜欢看见你跟她走在一起。”
“可是我们没什么呀?”
“可我不喜欢!”
“那您…也有同其他男人!”
“我是主人,当然可以有很多男人,但你不行,知道吗”!
“知道了,”陆凯撅着嘴,不响了。
过了一会儿女主人道:“我有其他男人,其他奴隶,你不高兴了吗?”
“这……一起服侍您还可以,可是……”
“可是什么?”
“我想,是感情上不喜欢吧。我对感情是很专一的”
她笑了,显然没有想到,用来满足她性欲和生活需要的家奴,也有感情专一的考虑。
“感情专一还同别的女孩走在一起”媛春说道。
“我们真得没有什么,我们在大学里好过一阵,但现在已经彻底结束了,她在我的心里怎么能跟您相比。”
陆凯不大敢对女主人说爱字,可是他真的很爱她啊。“我……我爱您…主人…您是知道的,我怎么会背叛您呢?”
媛春不响了。静了一会儿道:“我很喜欢听你这么说,宝贝。”
那晚媛春把陆凯绑得紧紧地,让他躺在床上,她走出卧室,陆凯想她不知又想出了什么花样来折磨他,却见她拿了把锋利的水果刀回来,陆凯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把水果刀贴着他的胸膛轻轻划动着,对他道:“你对我很专一,我很高兴,你要是敢变心,我就杀了你。”
“我怎么会变心呢!我真心真意地爱您啊!而且我们还有那份契约”
“那你可要记住了!”
“嗯,我会永远爱您的!我的生命就是属于您的!我要是真变心,您就这么把我绑起来……用刀挖出我的……”却被她赶紧堵住嘴:“傻瓜!我怎么会真的伤害你呢!”转而又道:“哼,小奴隶,我才不在乎你呢,只有我会不要你……唉,如果我哪天不要你了,你会怎么办?”
“我……我就再来求您啊!”
“求我我也不答应。”虽然媛春同她的奴隶有17岁的年龄差距,但有时两人就像一对恋人。
“那我再求,我跪在您脚下,不起来,抱着您的腿求您。”
“我不见你,不给你开门”
“那我就跪在门外不起来”
“我还是不答应。”
“那……那我就会伤心的去死,死给您看”。
“哈哈…放心,我最宠爱的奴隶,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媛春站起来,她脱下了自己的内裤,从这个位置向下看,有一种绝对征服的感觉,躺在下面的男人可以被自己随意的蹂躏。
“来吧…。”,媛春毫不迟疑的蹲下来,把阴部紧紧地压在陆凯的嘴上。
陆凯用舌头在上面轻轻地舔着这个成熟女人的阴部,舒张开来的阴唇已经分泌出大量的液体,很快就粘满了陆凯的两边脸夹。
媛春轻柔的摆动着下体,然后向前移了一下,把他的鼻梁也埋入了自己的秘穴之中。
“再进去一点”,媛春向下加大了压力,坚硬的鼻梁骨在阴道的前方磨擦着,媛春把头向后仰起,口中终于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
鼻子完全被埋入阴道里,呼吸的气息在女人的秘密洞穴中对流着,陆凯只得勉强用口在臀部的空隙中吸入氧气。刚开始有点臊的气味已经渐渐被适应了,而带着重量感的肉体压力使陆凯被压迫被奴役的欲望急剧上升,他开始渴望更多的压力,下体的阳物也胀大了起来。
欲望把两个人完全包围了,媛春尽量把大腿向两边展开,用膝盖支撑的部分体重也移到了陆凯的脸上。她摇动的身子越来越快,陆凯脸上所有凹凸的地方都成了她快感的源泉。
游移在阴部的舌头温暖而润滑,它的表面同女性的秘部一样娇嫩,无害而强力的磨擦是任何其他东西无法替代的,它时前时后,时左时右,在她的尿道口、阴唇、肛门部分随意游走着,然而它的目标是哪里呢…?
“啊——”,舌尖终于触碰到了阴道前方的一个微微凸起的小圆球体,媛春的身体象被闪电击中一样,震颤了一下,接踵而至的舔吮使她再也无法保持直坐的姿势,大腿不由自主的向中间夹紧,身了也象后仰去。
“以后不要和那个女孩来往了…。”,媛春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理智的话来,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她伸手摸到陆凯的下体,脸上沉侵着兴奋的光芒,她已经不能自已了,这一刻,她终于不再象一个女王,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了。
“是,主人”陆凯轻声应道,“啊,对了,主人,刚才雨轩主人打电话回来,说他要晚些时候回来。”
懒洋洋的媛春扭动一下屁股,“知道了。”
陆凯认识谢雨轩,那是四个月前的事。
那是2001年10月下旬。媛春主人终于决定让雨轩和陆凯见面。自从雨轩从澳大利亚回来后,媛春一直设法让两人回避,凯奴在金陵御庭,雨轩和她住在成贤公寓。但她一直在盘算让雨轩见一下陆凯。她知道两人见面是早晚的事。她知道陆凯接受雨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她希望雨轩能够接受陆凯。
第一次见到雨轩是在金陵御庭,陆凯很腼腆。
雨轩看上去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仪表英俊潇洒,180的身材,挺拔修长,举止也很有风度,大约33-34岁模样。
看着他的竞争者,陆凯心里暗暗有些不服气。
“这是谢雨轩,我的男朋友”媛春向他介绍道“这就是陆凯,我同你提起的那个我的崇拜者,他放弃了一切来做我的奴隶,现在是春达的雇员,也是我的佣人,司机外加跟班。”
谢雨轩见到陆凯也有些不自然。俩人别扭的相互打了招呼。
“陆凯,以后对雨轩要叫‘主人’,听到了吗?”
“听到了,主人”
在谢雨轩面前,媛春对陆凯特别冷漠而严厉,一副主人对佣人的样子,对谢雨轩她却显得很亲热。这使陆凯很有点失落和难过,心里感到隐隐的悲哀。她经常会搂着雨轩的脖子动情地吻他。
认识雨轩的第一个晚上,媛春让陆凯在她家中伺候她们俩用晚餐。她们叫了外卖,陆凯则负责一切家务。他摆放餐具,把饭菜端上餐桌,并服侍她俩用餐,他一道菜一道菜地端来端去,还忙着为她俩斟添饮料。
“跪在我身边吧”在陆凯无事可做时,媛春命令他。
陆凯立刻跪了下来。自从他为女主人的男友达伟口交过以后,他已经克服了那本以为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在她们用餐时,陆凯一直跪在媛春的脚旁边等着她的指使。
晚上,媛春主人让他跪在她的卧房门外听她和她的男友在屋里做爱。陆凯体验到上几次焦达伟来时让他感受到的痛苦。
第二天晚上,媛春主人决定进一步羞辱陆凯。她让他脱光,跪在地上,然后她让她的男友也脱光。她手中的狗链在陆凯的脖子上,她命令陆凯去舔她男友的阴茎。对陆凯来说,虽然有过为焦总口交的经历,但她仍然感到羞辱。他顺从地做了,因为罗媛春每天要他默记在心的四个字是“绝对服从”。
陆凯发现雨轩的男性象征物又长又粗,与他高大的身躯很相称。
在陆凯为雨轩口交了一会后,雨轩开始为媛春口交,一会媛春已经被雨轩的舌头弄得连声呻吟了,看陆凯呆呆地趴在一边,便扬手抽了他一鞭子。他肩膀被女主人的皮鞭打出了一道红印,感到一阵生疼,未等女主人发话,他已经乖乖地爬过去,双手捧起女主人放在床上的一只脚认真地舔起来。女主人同男友绉眉挤眼了一下,接着她闭上眼睛,脸上一幅舒服状,踩在陆凯背上的脚一用力,便将整个身子挪到了床中间,左手的狗链往上一拉,右手的皮鞭跟着“叭叭”两鞭子抽在了陆凯的肩背上,
“雨轩,上来,我要你的弟弟”
谢雨轩立刻爬到床上。将他粗大的阴茎插进女主人的身体,便开始在女主人的两腿间一阵猛烈的运动、大约20多分钟后,在一声急促的喘息后,便象一堵墙似的轰然倒在了女主人的身上。女主人似乎已经来了一次高潮。她用双臂搂住雨轩的头温存地亲吻着,脸上充满了爱伶。
过了片刻,女主人象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看了看跪在床下的陆凯,眼珠转动了一下,一只脚已伸到了陆凯的裆部,他那如钢浇铁铸般的阳具便硬生生地顶在了女主人的脚掌心上。陆凯跪在床下被女主人的脚踩着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女主人很轻柔地对雨轩说:“雨轩,让床下这只小狗也上来伺候我一会儿好吗?我还想要”
“可是,可是——他干净吗?”雨轩显然心里不愿意,嘴上又不好明说。媛春抬起踩在陆凯裆部的脚,用脚尖勾起他的下巴问:“陆凯,你说实话,最近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没有!”
陆凯急忙双手紧紧地抱住女主人的脚说:“主人,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没有碰过任何女人,我怎么敢?我的第一次是同您,那时我还是处男!而且后来再没有接触过任何女人”陆凯知道自己在说谎,但他绝对不敢同主人提起桃桃,他知道主人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他的话音刚落,女主人的皮鞭“叭”得一声就从头上打了下来,“什么处男不处男的,难听死了!先把衣服脱了。”
陆凯手忙脚乱地脱去了上衣和裤子,身上剩下一条三角短裤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脱,小弟弟已在里面高高地支起了“帐篷”,他一脸的窘相。女主人“哧”得一声笑了出来,同时用脚尖把他的小裤叉猛地往下一拉,陆凯那硕大的生殖器便硬梆梆地弹了出来,几乎吓了女主人一跳,雨轩也一脸的诧异。陆凯已经感受到了女主人眼中火辣辣的目光,他经常在女主人面前暴露身体,但当着雨轩的面还是第一次。虽然他知道自己的那玩意儿也不小,但这时紧张和羞赧使他满面通红,晕头胀脑,手足无措。女主人又是“叭”的一鞭子打在他的屁股上,亲妮地说:“乖奴儿,快去洗个澡,回来让你上床,快去!”陆凯终于回过神来,便冲向了浴室,女主人对着他的背影又叮咛了一句:“把那个地方洗干净啊——”
洗完澡回到卧室,在女主人的示意下陆凯急不可待地爬上了床。他上床后还是先抱着女主人的脚舔了起来。女主人则用两脚夹住他的头往上提,明显是要他舔她的阴私处,可是陆凯犟着脖子没有顺从女主人的意愿。女主人生气了:“陆凯,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不给我舔啊!”陆凯很委曲地说:“主人,您那地方都是雨轩…雨轩主人刚才留下的东西,我…我不敢……。”其实陆凯早就从主人的身体里舔到过别的男人的精液,但他有意这样说,是因为雨轩在场,而他在心里对雨轩有些不服。
女主人一脚踹在陆凯脸上恨恨地说:“你这只臭狗,毛病还不少。好,因为这是你头一次,我就先让你用毛巾把它擦干净了再舔,以后可不行了,知道吗?”陆凯心中暗喜,应道:“是,谢谢主人!”他用毛巾擦着女主人的阴部,女主人舒服地上下左右扭动着臀部,雨轩已横过来趴在女主人的双乳上,与女主人的上半身紧紧粘在一起,不停地亲着吻着。陆凯终于擦净了雨轩留下的“东西”,把头伸到女主人的大腿根内,深深地吻进女主人的阴唇,尽情地吸吮品尝着女主人的雨露甘汁。女主人在他疯狂地吮舔下,浑身颤抖着用大腿夹住他的头,陆凯感觉头就要被夹扁了似的,鼻子嘴都被埋在了女主人的大腿根里,他几乎要窒息了。
女主人终于忍不住了,两腿一张,叫着:“陆凯,快、我要你进来,快点…快钻到洞里来呀!!”陆凯直起身子,把他那粗壮坚硬的家伙猛然插进了女主人的下体。就在他进入的那一瞬间,女主人的下身就象按动了弹簧开关一样,倏地向上弹起来,整个腰身都悬在了半空,并剧烈地抖动,使他的肉柱在阴道里高频率地来回抽插磨擦。陆凯依仗着年青力壮,屏住呼吸硬挺着,大概足有20分钟,直捅到女主人的高潮涌过,那令人骨酥心颤的呻吟渐息时,才松下一口气,并在女主人的体内急速地、有节律地抽动他的阳具,然后任由爱液如庐山瀑布般“飞流直下三千尺,好似银河落洞天”。
再看女主人早已是花容失色,香汗飞溅,两只玉手深深地抓入他的双肩,完全陶醉于肉体的震颤与满足之中。此时,在陆凯心中一个男子汉的自信和自豪渐渐升起,就象原子弹爆炸时升起的蘑菇云,昭示着一个巨大能量的爆发。他终于感到了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与雨轩相比他不再自卑、不再弱小,在女主人面前他同样能撑起一片高高的天,为女主人遮风挡雨、奉献青春。
陆凯没有象雨轩那样倒下,双臂仍然高高地支撑着,双腿曲跪着,上身直挺挺地昂着头,保持着刚才“发射”时的姿势。女主人许久才从极度的亢奋中缓缓回过神来,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赞许温柔疼爱多情的目光看着他。他在女主人浓浓的弥漫的目光下一阵心跳,腼腆地笑着,低头垂眼地伏下身子,同雨轩一左一右地躺卧在女主人的身边。女主人伸过手臂搂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揽在她的腋下,在他的额上深深地吻了一下,陆凯感到女主人湿润柔软的唇舌不仅吻在他的额上,而且吻在了他的心上,浸润了他整个干沽的灵魂,使他犹如沐浴了美丽的天使倾泄下的甘泉,顿时脱胎换骨般地飘然欲仙。
就这样陆凯和雨轩被媛春左拥右抱地躺在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罗媛春坐了起来,抖动了一下手中的狗链,对陆凯说:“我要小便,起来!”陆凯驯顺地爬到床下,将脸伏在床边。
女主人在床上挪动了一下屁股,叉开腿,一只脚抬起来侧腿跨在了他的脸上,“凯奴,今天你表现不错,我要奖励你一下。”她用一根食指指了指他的鼻子,并很优雅地划了一个弧度又指向了她的两腿之间,他当然明白,他凑上去,“扬起头来,张开嘴,”陆凯将嘴紧紧裹在她的阴户上。
陆凯兴奋极了,他脸上充满了温顺乞伶卑贱的奴相。女主人温热的尿水便倾洒而出,浇注在他的嘴里,他张大了嘴伸出舌头承接着女主人的每一滴尿液,一股由衷的幸福感顿时传遍了他的全身。
媛春尿完后,命令道:“给我舔干净。我要睡觉了。”
他动作迅速地伸出舌头将沾在女主人大小阴唇上的尿液舔干净,又趴下要吸舔流落在床单上的少许尿液。
媛春上床后,陆凯仍趴在床前,她又用脚把他踩得卧在地下,说:“凯奴,你今晚就睡在靠我这边的床下,听见了没有?”他忙“嗯、嗯”地点头。女主人拉了一下狗链看了看长短,便把狗链的一头拴在了床头上,同时对他说:“晚上睡觉不许出声,知道吗?”陆凯又“嗯、嗯”地点头。他乖乖地卷曲着身子躺卧在床下的地毯上,套在他脖子上的狗圈连着一根长长的铁链,高高的悬挂在女主人安睡的床头上。
媛春满意地在两个“男妾”之间伸个懒腰,闭上了眼睛。
陆凯能看到躺在床上主人低凹的腰身和高耸的臀部,线条分明而性感,他无意中一抬眼,惊喜地发现女主人的高跟拖鞋就放在他的眼前,他一把抓了过来紧紧地贴在脸上,舔了几下之后,不久,他便吻着女主人的拖鞋进入了梦乡。
几个星期之后,陆凯已经能够比较自如地服侍媛春和雨轩俩人做爱了。而且舔雨轩留在主人身子里的精液也不用面巾纸先擦了。
一次,雨轩单独对陆凯说,“媛春对自己人最狠。你要为她服务就要死心塌地,如果她要觉得你有什么地方不忠,她会搞死你。”
“我知道,谢谢您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