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生活的金陵女人29》
????第二十九章 徐州药厂
秋天。南京的秋天是迷人的。那是茂密的树叶在经历了夏天躁热后走向凋零的季节。
这两天,媛春正在为徐州一家药厂招股一事忙着。
徐州市原医药局所属的17家医药企业,统一划归徐州XX集团管理,其中包括徐三药。该集团1998年11月以部分资产上市。
XX集团上市时,媛春曾一旁予以协助,帮助他们疏通江苏省和证监会的一些关系。正是因为此次接触,媛春对徐三药有所了解,并产生了兴趣。这是一家有着370名员工的中型药厂,设备并不陈旧过时,也有自己的主打产品,只是管理方式有问题。
1999年5月,春达集团入股徐三药厂,与XX集团共同成为主要股东。媛春请了南京和上海的评估师和会计师去徐州核实该企业。结果发现,该厂的潜在市值应4500万左右。她利用江苏省政府,卫生厅和经委的关系,终于说服XX集团。
同年12月下旬,XX集团将徐三药以1272万转给春达集团公司,后者承担所有债务。工商资料显示,该厂评估总资产5458.5万元,总负债4006.5万元,净资产1452万元,其中不包括46000余平方米土地(评估值690.5万元)。
2000年9月,媛春引入另一股东———徐州申鸿投资公司,后者以380万受让徐三药15%股份。申鸿投资公司于1998年10月14日完成工商注册,正式入主徐州第三制药厂前夕,公司注册资本600万元,其中徐州本籍人士苏红英出资480万,刘逸出资120万,苏、刘二人实为夫妻。
苏红英此前为徐州康泰医药连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旗下的药房占据了当地半壁市场,甚至开到了外地。媛春需要一位熟悉当地的伙伴,而苏在入主后顺利从医药产业的下游(销售)到上游(制造),双方一拍即合。1999年1月,苏将康泰医药连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换为其妹苏红岩。
这个星期,苏总和她老公来到南京签约。媛春安排她们住在南京一家五星级宾馆里。
苏红英今年44岁,身高162,体重130斤,有些胖。长得一般,胸脯和屁股肥大,很肉感。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在武汉上大学,已经在读大三;女儿正在读高中,明年高考。
苏红英夫妻到后刚好是中午,媛春带公司公关部的李倩在酒店二层的中餐厅请他们吃了中饭。饭后,让他们到房间休息。俩人一睡就睡到了黄昏时分。
由于五星级酒店环境和气氛都好,红英和老公性欲又都很强,俩人抓紧时间干了一次,她老公把憋了几天的精液都射进了她的阴道。
晚上,春达的另一个副总请他们一起吃晚饭,吃完饭,几个男的提出来打麻将。春达公关部的李倩对苏红英说,“我们罗董事长让我带您出去美容一下,顺便出去玩玩。怎么样?”
“好哇”
"我知道一家美容院,是我们罗总的朋友开的,很不错。”
苏红英上了李倩的小车,李倩说:“一路上肯定累了,等一会叫个小男生让你舒服舒服。”
苏红英听了脸红了。
李倩笑着说:“大姐,怕什么,女人也应该享受享受啊。”
到了一家叫”莎莎美容院”的地方,苏红英看到,店里全是男的服务生,年级都还很轻,而顾客都是女的,一般都有点岁数了。苏红英有点不解。李倩悄悄说:“这家店的老板是我们罗董事长的朋友,都是为有钱的女性服务的,生意好着呢”
老板莎莎亲自出来迎接,寒喧以下之后,叫了声:“刘强。”
那个叫刘强的毕恭毕敬地走过来,叫了一声:“老板。”
莎莎说:“这是罗董事长的朋友,你带她到16号房间去,可要好好侍候噢。我会买单的。”
刘强应了一声就带着苏红英走了。
“等一等。”李倩又叫住了刘强,然后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了些什么,刘强点了点头。
刘强带苏红英到了16号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什么也没有。刘强毕恭毕敬地对苏红英说:“夫人,您躺下吧,让我为您服务。”说着刘强把衣服脱了,只剩下一条紧身内裤,苏红英明显看到了他内裤里的东西,脸再一次红了。
这时,苏红英才打量眼前这个小伙子,刘强长得很清秀,估计年纪也就20岁左右,身高1。75左右。挺瘦但身体比她还白呢。苏红英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帅小伙,况且隐隐约约看到他内裤里的阳具,她又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心里痒痒的。
房间里空调早已开了,苏红英觉得有点热,刘强递给她一杯茶,然后说:“夫人,要不要我帮您把衣服脱了啊?”
苏红英很不好意思,她同老公干完现在还没洗过澡,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定味道很重了,何况还穿了紧身牛仔裤,不透气。她不知怎么办好。而刘强已经开始帮她脱鞋了。苏红英穿的是旅游鞋,而且她的脚本来就有点臭,看到刘强为她脱鞋,下意识一躲。
刘强说“没关系的,夫人您躺着好了。”
苏红英紧张得汗都要下来了,而刘强已经麻利地把她的鞋和袜子都脱了,苏红英自己也闻到了自己的脚臭,羞红了脸。
刘强坐在地上,用手按摩着苏红英的臭脚,苏红英看到刘强的头离自己的脚很近,渐渐地,她看到刘强把她的脚贴在了脸上,脚心传来温温的、湿湿的感觉。啊!刘强在用舌头舔她的脚呢,苏红英身体一缩。
刘强说“夫人,我把您的脚汗舔干净,您不喜欢吗?”
红英已经是方寸大乱,说“喜欢,但有点不好意思。”
刘强说:“夫人,没关系了,侍候您是我的荣幸啊。”说着把苏红英的脚趾放进了嘴里,苏红英感觉到了他温暖的口腔和湿湿的口水,那种舒服真是不可言传啊。
这样大约舔了有半个小时,刘强起身喝了一口水,把苏红英的脚汗送入肚中,然后说:“夫人,要不要我帮你把裤子脱了,我好为您按摩。”
经历了刚才的舔脚,苏红英也不是那么羞耻了,于是说:“好啊。”
刘强脱了苏红英的牛仔裤,按摩她粗壮的大腿,十几分钟后,又是她的双肩和后背。
半个小时之后,刘强开始按她的腰。然后把脸埋到了她的胯下,隔着内裤用鼻子蹭着,苏红英发出了呻吟。
刘强又问:“夫人,想不想我为您口交?”
苏红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闭着眼说了一声:“嗯!”
刘强脱了她的内裤,苏红英自己也闻到了阴部刺鼻的尿骚味,她突然想到自己刚刚跟老公性交了一次,他的精液应该还留在阴道里,刚想阻止刘强,但已经晚了,小伙子的舌头已伸入了她的臭穴。
看着她儿子般年纪的刘强为自己口交,苏红英淫荡地喊出了声:“噢,好舒服。”
与此同时,淫水泛滥了,她看到刘强用舌头把淫水卷入口中。接着,刘强抬起她的屁股,他的嘴唇这次贴在了女人的屁眼上,苏红英从来没有享受过舔肛,连忙说:“不行,那里脏的。”刘强没有回答,只是用他的舌头在她的屁眼上不停地扫着,最后居然伸进了她的肛门。苏红英感觉到舔肛比口交更兴奋,就再也顾不上羞耻,说“深一点,噢,对了,用你的口水帮我的屁眼洗干净。”
苏红英再一次高潮过后,瘫在了床上,小伙子又去喝水,苏红英问:“我是不是很脏啊?”
刘强说:“有点。”
苏红英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还没洗澡呢。”
刘强说:“夫人,我不是帮您洗了吗?”
苏红英喝了水想上厕所,便去穿裤子。
刘强问:“夫人,您要走了吗?”
苏红英说:“我想上一下厕所。”
刘强说:“夫人,我们这里没有女厕所的。上厕所要到走廊尽头”
“啊,那我去一下”
刘强说:“夫人,您要是不介意,可以在我嘴里小便,我可以喝下去。”
苏红英听了一惊:“什么,那怎么行?”
“没事的,我愿意喝的,这是我们的服务项目啊。有的顾客还喜欢我们这项服务”
“什么”苏红英心想,这南京真是大城市,就是跟徐州不一样。她也想试试这刺激的小便方式,便下流地说:“你们这里真有这种服务,你真的能喝我的尿?”
刘强躺在地上说:“夫人,您来好了。”
苏红英也不再客气,坐在了小伙子的头上,刘强的嘴包住了苏红英的尿道口,舌头还不时舔弄着。苏红英尿道一松,“嘘”尿液冲进了刘强的嘴里,他努力地咽着。苏红英的尿很多,可是刘强一滴也没有浪费。苏红英尿完后,刘强还把她舔得干干净净。
苏红英坐在他头上下流地问:“我的尿好吃吗?”
“好吃。”
苏红英脱了刘强的内裤,另看他人不高,那玩意儿还不小呢,苏红英一屁股坐了上去。
回家的路上,李倩问苏红英玩得高兴吗?
苏红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李倩说:“刘强都跟我说了,他说他碰到了一个很脏的女人,什么地方味道都很重,尿也特别多,我说行了,我多付你500吧。”
第二天上午,媛春代表春达公司同苏红英夫妇的申鸿投资公司正式签定了股份受让协意。
从此,春达集团在苏北又有了一个产品生产实体和一个向华北地区挺进的落脚点。
媛春准备将徐州春达药厂的45%的股份转让出去。现在正与一家上海的投资公司洽谈。
媛春正在考虑派谁去徐州管理药厂。
送走苏红英夫妇,媛春回到办公室。她感到有些累,很想去那里放松一下。她让司机带她去一家她经常去的健身房。刚换上运动服,雨轩打电话来,说晚上有应酬,不能陪她了。
她有几分不悦。健身一个半小时后,她冲了个淋浴,只好回金陵御庭,她没有打电话给陆凯。她要搞一次突然袭击,看看自己的奴背着自己在干什么。
她用钥匙打开房门,陆凯当然没有像已往那样跪在门旁企盼着自己。显然,陆凯听到了门声,他慌乱地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局促地给媛春跪下。脸上是慌张和惊讶。
“你在做什么?”
“我…我在写日记,”陆凯老实地坦白着,
“拿来,让我看看你写了些什么?”媛春走到他的房门口,看见他的桌上的确开着灯,日记也翻开在那里,上面一只笔。
“是,主人。”
“怎么,你害怕我让焦总奸你”,媛春大概地看了看陆凯写的,都是最近一次服侍她和焦达伟的感受和对他的心理震撼,“你不喜欢那样服侍我们?”
“我…我…我还不太能接受…”
“那我就更应该训练你赶快接受服侍男主,明天我就要达伟来奸你屁眼,”
“不要,主人,”陆凯跪在媛春脚下,抱着她的一条腿,“我想…我想…”
“想什么?痛快点”媛春不喜欢下属吞吞吐吐的不爽快。
“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给您”他脸红了。
“你是说你的屁眼,好哇,那今天晚上我就给你开包。”
“我听您的!”他温顺的说道!
媛春想了想说道:“我打算玩角色扮演!嘿!你做一个被人强歼的处女!我吗!就做奸你的那个人!从现在开始你要像个女人,包括上厕所,你也要蹲着上!不准站着!直到我说结束为至!去!进房间去!我给你找几件行头”
“是!主人!”他乖乖的跟着她进到她的卧房。她着出一个文胸,一个绣花女式内裤和一件衣裙,"去穿上"
他进房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穿了主人给他的一件女式胸罩和内裤,一件白色连衣短裙!媛春一进门看见他穿好了!于是躺到床上对他说道:“过来!给我按摩一下!”他跪到了床上一边给媛春按摩,一边问她舒服不舒服!还不知耻的说“她卖义不卖身!只帮人按摩,不陪睡!”“好呀!你倒先进入角色了!还卖义不卖身?哈哈!”
媛春开始摸他的大腿,不一会儿她明显的看到他阴茎开始勃起!把他的裙子顶了起来!嘿!!骚货!媛春一边摸他,一边拿出了准备好的绳子,把他的手给绑了个结实!然后一下子把他压到了床上!她开始强制性的吻他!
陆凯竟伸出舌头回应她的吻!这哪是快被人强歼的处女?媛春看着他闭着眼睛陶醉的模样!一阵好笑!重重的打了他一个耳光!骂道:“处女哪有像你这个样子?快被人强奸了还伸那么长的舌头?哪是什么处女,简直是个荡妇!”
陆凯被她打得吓了一跳!立即闭上了嘴!不再让她吻他!
媛春开始性奋,强烈的征服感不继涌出!她强迫吻他的嘴,可这一次她却没吻到他!他头不停的摆动,像个拨榔鼓!还一边说不要!“不要?嘿!才怪!”她一手拉着他的头发,一手固定住他的下巴!不让他有丝毫回避,强有力的吻了他!可是虽然吻到了他的嘴!但他死都不肯把嘴巴打开!!“宝贝!听话,把嘴巴张开!乖乖的!”“不要!”“快点!你听到没有?”“不要!”“张开!死狗!”“不要!”“该死的!张开你的嘴让我进去!”“不要!”气死我了!看着他死守住嘴巴,不停说‘不要’,弄得她一肚子火,媛春一气之下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拿起了桌子上的皮鞭,重重的鞭打他赤裸的身体!他被她打得卷缩成一团,不继的摆动身体。她丢下皮鞭,重新扯住他的头发,吻住了他,他稍稍挣扎,她更加用力固定住他的下巴,不一会儿她就伸进了他的嘴里。
媛春随意的把一只腿放在他的两腿之间!他很不配合的把自己的腿闭紧!紧得她连手都插不进去了!
哼……就算你有准备了,我就不信你跑得出姑奶奶的五指山!媛春想着,坐到他的身上打了他几个屁股!用手使劲的搬开他的腿,可是他一边挣扎,一边把腿交叉住,她很难分开!她笑了笑!看不出这个贱货还挺会‘守’!嘿……她从他身上站了起来,一手拿着皮鞭,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用脚堵住他的嘴!他艰难的吸着她脚上的味道!“好闻吧?贱货!”他呜咽着!她重重的踢了他一脚,说道:“这就是你反抗我的下场!哼哼……”说完,媛春拿起皮鞭,豪不留情的鞭打着他,一边打他,一边用脚贱踏着他的身体,他被她打得不停呻吟!
媛春看差不多了,丢下皮鞭,用腿想分开他的大腿!他又开始阻挡,她随手拿起了放在身边的皮鞭,他一听到她皮鞭上的铃铛声,立即张开了腿!嘿……还知道怕!她把他的腿和手连起来绑在了一起,让他成V字型,她故意把他摆布成传统的男女性交姿势,哈哈,不同的是,现在他是“女”的,在下面躺着而以!她问“她”:“说!你的阴蒂在那儿?”他指了指自己的阴茎!“那么你的阴道在那儿?”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肛门!
媛春拿了一根绳子把他的阴茎给绑了起来,让它像一根发红的剑,竖在那儿!又带上了指套,给他润滑后门!
陆凯紧张起来。媛春知道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但这一关他是一定要过的,因为她喜欢奸一个属于她的男人。那会给她真正的占用感。
媛春穿上那条特制的黑色皮裤衩,而裤衩的中间‘长’着一根又粗又长呈挺立状的肉色大阳具!这种特制的淫具一般在国内是见不到的,这还是上次她去香港时买的。
他显然不喜欢她插他的后门,因为他怕痛。可是没办法,她很霸道,只要她自己喜欢,从不考虑下属的感受。何况他是她的私奴。
但媛春想起琳丹让她循序渐进。琳丹说,在SM中,主是不用改变的,而奴是要改变来适应不同的主的。但循序渐进很重要,这样他不喜欢的东西在她的影响下,当然还有强迫下会比较容易接受!其实,琳丹说,她研究SM发现奴隶喜欢某一样东西,往往是那些接触比较多的东西,回想一下,可能是你第一次看到的东西,比如第一次上网看到的SM网站是什么性质的,你可能往往到现在最喜欢它,当然不一定!
所以,媛春认为,爱好是完全可以培养的,就看主人怎么做了!一开始不让他排斥是好的开始!陆凯就是这样!他一定会喜欢主人插他的后门,嘿,她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会求她插他后门!而她吗?嘿……到那时她可能会限制他的这种快乐!
好了!一切就绪,媛春在他肛门上涂了许多润滑油。她开始用力把假阳具一点点插进去。
"啊"陆凯痛的叫了起来。
她终于将那根长长的假阳具全部插了进去。
她开始插送,一边插他,一边摆弄他的阴茎。她把他的屁股抬高,把他的腿抬到她肩上,他在被她插入几次之后开始呻吟,他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想发出可耻的叫声,可是媛春怎么会放过欣赏他叫床的精彩情景呢?她快磨擦他,他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她显感觉到他一阵一阵的在她下颤动!
看到一个男人在床上拼命咬嘴唇,而又抑制不住为她呻吟,她要他大声点,要他骚一点,要他更贱一点,他在她的摆布下不得不去做,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媛春看着他一脸性奋的闭着眼睛,还不时的咬着自己的手指!那样子真是性感的要命!而这一切都是他不自觉的表现!看着他陶醉的神情,媛春邪恶的笑了笑!突然停止一切动作,坐在一边休息。他睁开了眼,屁眼上仍顶着她的假阳具。
媛春看着自己的‘鸡巴’在他的屁眼中左冲右撞,而胯下的陆凯也随之展转,这样的情景顿时让她好有一种征服的快乐!她高声浪叫到:“操屁眼!我最行!啊看我今天不操死你!啊!哦!”如此淫荡的话语从外表淑女一般的罗媛春的口中说出来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胯下正在挨操的陆凯也浪淫淫的叫:“主人,主人!啊!!哦!哦!”直到最后竟然连声儿都变了,可见他已经达到了顶点。屁眼中粗大的阳具一次次的让他从低谷到达颠峰,直肠中被润滑的刮弄了一次又一次,类似于大便时候的挤压让他充分感受到后庭花开花落的辛苦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样淫荡的情景竟然发生在她们俩之间!
好一会儿,媛春看差不多了,对他说:“想我碰你自己把腿叉大点!”他立即叉开腿,要不是绳子绑着他,她看他要变成“一”字型而不是‘V’字型了!媛春重新开始玩弄他,他又开始性奋起来,二只大腿把她的腰夹得越来越紧!呻吟声也越来越荡!嘿……想高潮?媛春放慢插他后门的速度,他竟然叫道:“主人!用劲点!我好想要!”媛春不睬他,慢慢磨,他竟敢自已跟着她的节奏上下动起来!
“谁让你自己动了的?你找死?”媛春狠狠地打了他二个耳光!他苦道:“好痒主人,我受不了了!求您!主人!我什么都听您的!也什么都给了您了,求您用劲操我吧!”说完屁股不停的摆动!媛春开始一边全力操他,一边加快抚摸他的阴茎!
“嗯……嗯……哦……主人,好舒服……用劲插我……嗯……嗯……呀……操我……”随着他一阵浑身的颤抖,媛春的手里突然是一滩粘稀稀热乎乎的东西,她知道他达到了高潮!而她下身也湿透了!她亲了他一下,把绑他的绳子给解了下来,睡在床上休息,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爬到她身边说道:“主人!”
“做什么?”媛春闭着眼睛问道!只听他道:“我已经是您的人了,再不是处女了,”
“那么,下次可以让我的男友干你了吧?”
“唉,是的,不过…”
“不过什么?”
“没有什么。”
显然,刚刚射精高潮的馀韵还让他的心情无法平复,虽然身体有痛苦、精神有羞辱,可是陆凯发觉伴随而来的兴奋太大了。她见他点了点头代替回答。
"我们出去吃饭,想吃什么,小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