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生活的金陵女人20》
????第二十章 如愿以偿
罗总在床上闭目静躺了十多分钟,好像睡着了,因为她的呼吸后来变得均匀而深沉。我一直安静地跪在她的身旁。
突然,罗总睁开眼睛,接着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根棉白绳和一个拴着皮带的脖圈,命令我道:“趴着,把手放到背后。”
我有些惊讶,但不敢违抗,很快照做了。她光着屁股骑到我腰背上,把我两手用力拉在背后。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不由唤道:“媛春姐啊,你要干什么呀?”
“闭嘴!”她打了我一下,我不敢继续说了。她开始用绳子绑我,先用绳子对称绕我上臂两圈,同时用力拉紧,使两臂之间的距离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能高高挺起,接着把两小臂叠放在一起,用绳子绑紧。这种绑法简便而牢靠,又能勒起我上臂和胸脯的肌肉,使充满力量和欲望的身体,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意享用。接着她给我套上脖圈,把我牵起来,我有些恐惧地望着她,现在的我一点自主能力都没有,完全处在她的仁慈之下。
“以后不许叫我姐姐了,”
她抓着脖圈轻轻勒紧我的脖子,注视着我柔声问:“觉得怎么样,小宝贝?”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刚才她还自称是姐姐,现在又不许我叫,我不知所措,但感到好像已经不能再叫姐姐了。
“叫我阿姨,”
“是,阿姨。”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用来伺候我,满足我性欲和各种需要的奴隶!”
“我……是,阿姨,您答应我了?
“傻瓜,不答应,我会让你喝我的尿?”媛春说:”你刚才舔得我很舒服,我想过,如果你舔得我舒服就留下你伺候我,给我做家奴,好好珍惜吧。”
“那我就是您的了……是您的家奴了……伺候您,罗总……罗阿姨……我就可以天天同您在一起了,我太幸福了……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阿姨”。我兴奋的脸上放着光,被她骑在身上捆绑起来的时候就有一种完全被她占有,完全属于她的屈辱感觉,此时我在心底里喊着这个比我大整整17岁的女人——女主人。此刻就是让我叫她“姑奶奶”“女祖宗”,我都心甘情愿。
“不过,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我虽然答应收下你,但还是暂时的,我还要再考验你几天,如果我不满意,还会随时打发你走的……而且收下你并不等于会让你天天同我在一起。懂吗?”
“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我迫不及待地保证着。”阿姨,我一定会让您喜欢我的。”
罗总躺下,牵着我的脖子让我伏在她身上,我勃起的阴茎已经顶着她的阴户,但不敢插进去,她让我就这样撅着屁股,另一只手从柜中拿出根马鞭抽打了一下我毫无防备的屁股,我“啊!”地叫了一声。
“你是不是知道国外流行的虐恋?”
“我知道,我经常看一些SM的网站,我很喜欢虐恋。您喜欢吗,阿姨?”
“我早就猜到你可能是个SM网上的小网迷,受毒害不浅呢,竟然要放弃一切来实现梦想。”她并不正面回答我。
“主要是您太完美,太难得了。您是我生来见到的最美丽,最有魅力的女人。第一次见到您,我就深深地爱上了您。而且一直在偷偷地单恋着您。”我重复着已经在信中向她表白过的话,“由于您的缘故,我才渐渐喜欢上SM的。”
“告诉我,你是不是经常想着我手淫?”
“是的,最近半年来,几乎没有一次不是想着您手淫的。”
“你几天手淫一次?”
“一天两到三次”
“好家伙,我应该收费。”
罗媛春扭动了一下身体。
“阿姨,您也喜欢虐恋吗?”
“我当然知道SM,你没有看见我柜橱里的皮鞭、手铐脚链那些“情趣用品”吗?那些是为了给我的性生活增加刺激和新鲜感的。我挺喜欢通过对男人肉体施虐激发起我的情绪和性高潮。”
“太好了,阿姨。”
“插进来,用你的小弟弟服侍我吧,我的奴隶!”
“是,阿姨!”我说,
叫她“阿姨”的感觉真好。
因为手被紧绑,脖子又被她牵着,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动屁股,整个人好像就只是一个性工具,用来服侍眼前这个丰腴而美丽的女人。罗总开始呻吟起来,抬头看着我被她绑着的手臂和挺动着的屁股,挥动着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点时皮鞭就正好落在屁股上,因为在兴奋之中,也不知道控制轻重,完全肆意而为,每挨一下我就忍不住“啊!”地叫一声,也已经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
“快点,用力!”罗总皮鞭更重地抽下来,命令着我,我更加用力地挺动着屁股……我浑身大汗淋漓,已经这样用力了20多分钟。
“啊……奴隶!”罗总又到了高潮,一只手更加用力地牵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干脆甩掉皮鞭,用手搂紧我的屁股让我的阴茎深深地顶入她的身体里面。
“射精,奴隶!我命令你射精!”
“啊,阿姨……是……谢谢您……主人。”我也快到了高潮,阴茎在她的体内不可遏制地抽送起来,突然,那股熟悉的令人陶醉的感觉"……啊……"我泄了,泄了很多,射得非常爽。
我浑身是汗,静静地躺在罗总身边,被女人捆绑着,脖子牵在手里,在她皮鞭的指使下服侍她,最后在她的命令下射精。那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属于她,被她占有的感觉,即使在那以后也久久不能消退。
这是我盼望已久的感觉,我终于如愿以偿。
--------------------------------------------------------------------------------
第二十一章 契约
“小奴,鉴于你这几天的表现,我决定暂时收你做我的预备奴隶,还不是正式的,你还有一些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我要再考验你一阵,看你合不合格,能不能真正做我的长期家奴。不过,从现在起,你可以改口叫我主人,我也要开始训练你,看你的可塑性强不强,能不能把你变成一个令我满意的奴隶。告诉我,你愿意吗,愿意一生一世伺候我,做我的奴隶吗?”
周末过后,罗总对我说。
“我当然愿意!主人,我愿意!这是我的梦寐以求的”我诚惶诚恐,虽然还是临时工,但似乎从短期变成了长期,心里还是很高兴,“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献给您,甘愿给您做奴,一生一世服侍您。”
“陆凯,这可不是游戏,我没有时间同你玩游戏。也不想同你玩游戏,我想要的是一个真正能够全身心服侍我的家奴。要给我做奴,你就要来真的,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包括你的身体,你的大脑、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生命。你不再有父母姐妹,亲戚朋友,我要你同过去一刀两断。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你只属于我。你能做到吗?”
“当然能,我发誓。您说的这些正是我渴望的。”
“你能一生一世的永远这样跟随我,永远不背叛我吗?”
“能,我向您发誓。我绝对不会背叛您的。请您相信我。”
“你这么有前途的一个青年,为什么要这么虐待自己呢?”
我忽然想起我不幸的少年,心里一阵委屈,眼框红了,“我想追求自己的生活。您就是我的生活。您给了我爱,我爱您,为了爱您,我可以放弃一切,我甚至可以为您去死……”我脑袋里晕沉沉的,感到内心深处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自虐欲在蛹动。
“我不知道你的奴性有多大,现在的山盟海誓没有用,我要你用实际行动向我证实,你能是个好家奴,能把一切都给我,永远跟随我……只要你对我忠心,我会留下你的,但是,如果今后几个月我对你不满意,我还是会随时把你赶走的,明白吗?”
“请您放心,我绝不会使您失望。我一定会让您喜欢我的”我隐隐约约感到自己的确是在作贱自己。但却又很激动,心里居然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自虐快感。
“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会给你一份工作,长期雇用你,你白天在我的公司里为我做事,其他时间就给我做奴。”
“那太好了,这真是我梦寐以求的。我一定会让您满意的,请您放心。”
一瞬间,我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罗媛春说,“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很高兴我们能这样在一起,知道吗?很多人喜欢我仅仅是喜欢我的外表,喜欢我的身体,他们能给我的也不是我的需要。我只要你真的爱我、忠诚于我、宠我、惯我,服从我,好好伺候我……”
“我会的,主人,我保证,我知道您会是最好的主人,您会爱我的,……您会爱我吗?”我有点没有把握罗媛春是否会爱我,即使是像爱一个家畜一样。
“我不会像爱我的情人和丈夫那样爱你,这一点你必须清楚。但我会关心你,爱护你,像主人爱护奴隶一样。”
“我知道您会真的在意我,爱护我的。作为您的家奴,我只要求得到您允许我在您身边服侍您的机会,我只有这么一点点要求”我脸红起来,喃喃的低诉,“我只是想服侍您”。
“我知道,”媛春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你是我第一个奴隶,别让我失望,好吗?”
“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使您失望的,我发自内心的崇拜您,您是我生命中的太阳,我的一切……让我们冲破旧的习俗,用虐恋点燃我们的生命……”
“好啦!”媛春打断了我的誓言,“去起草一份契约书给我,把你认为应该写的都写进去,明白吗?”
我二话没说,急忙找到笔纸,花了一个晚上,把我在网上学到的都用上了,写好打印了一份正式的《奴隶契约书》,并在契约书中奴隶一栏上签字画押,然后跪在罗总面前,恭恭敬敬地双手将契约书呈给了她,希望罗总突然一高兴,受我做她的正式奴隶。我真怕夜长梦多,她会改变主意。
罗总微笑着接过了契约书,她看着这张打印的整整齐齐的纸上写着:
《契约》
陆凯,安徽合肥人,自愿放弃自己的自由和基本权利,甘愿成为罗媛春的奴隶,同意在所有方面毫无保留地服从罗媛春的意志,侍奉罗媛春为至高无上的主人,作为奴隶,陆凯必须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条件下都绝对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和旨意;作为奴隶,他同意一旦签订本契约,他的身体,思想和灵魂就都将属于主人罗媛春,他所拥有的一切也都将属于他的主人;作为奴隶,他必须永远忠诚主人,竭尽全力使主人罗媛春满意,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他的主人快乐舒适;主人的利益就是他生命的目的。作为奴隶,他了解他所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不仅自愿放弃他的一切正当合法权益,而且承担作为罗媛春奴隶的一切后果,也没有权利向主人要求任何回报。
陆凯充分了解了这奴隶契约的全部内容,并自愿献出所有的一切给他的主人,承认罗媛春对他的身体、他的心灵以及他的头脑拥有所有权和支配权;他了解自己将像真正意义上一个奴隶一样被支配、被拥有,被训练、甚至被惩罚,如果主人对奴隶的服务不满,可以用任何形式惩处他,包括在肉体上折磨他,而他绝不得有任何的抱怨。
作为奴隶,陆凯不能撤销这个奴隶契约,但他的主人罗媛春可以随时撤销这个契约。
作为主人,罗媛春同意试用陆凯6个月,之后如果满意,主人可以决定把陆凯收做正式的长期奴隶。
奴隶签名:
主人签名:
2000年4月2日
看了这份契约,媛春笑了,“写的还不错,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她想了想,突然说,“不过我还不满意,你接着改,改到我满意为止”
我立刻拿去改,第二天,将改过的契约呈为罗总看:
陆凯,安徽合肥人,自愿放弃一切做“人”的权利,甘愿成为罗媛春的家奴,同意在所有方面毫无保留地服从罗媛春的意志,侍奉罗媛春为至高无上的主人。
1。 作为家奴,陆凯必须永远敬爱和崇拜主人。
2。 作为家奴,必须要永远忠诚主人,必须严格遵守忠诚,顺从的奴道,一旦签订本契约,他的身体就属于主人罗媛春,他所拥有的全部财物,过去的,现在的和将来的,都将属于他的主人;必须将自己视为主人的私人财产,一切的快乐和满足都来源于服从主人的意旨。
3。 必须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条件下都绝对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和旨意;主人的命令和意志将是奴隶行为的准则。
4。 作为家奴,他没有自己独立的时间和空间,一切都只是做为主人的家奴而存在,只做为主人的宠物或者是工具而存在,必须竭尽全力使主人罗媛春满意,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主人快乐舒适;主人的利益就是他生命的目的。为了主人快乐舒适,家奴必须忍受任何的痛苦。他必须随时随地都知道自己的身份。
5。 家奴不仅要按照主人的命令去做任何的事情,而且要能猜测出主人的喜好,要尽量使主人满意和省心。
6。 必须接受主人的训练,并且要尽最大努力保持对疼痛的敏感性和对侮辱的羞耻感,一切都是为了保持主人对家奴的新鲜感,让主人有更大的乐趣
7。 作为家奴,他了解他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不仅自愿放弃他的一切合法权益,而且承担作为罗媛春家奴的一切后果,但没有权利向主人要求任何回报。
8。 做为家奴,他必须随时保持身体的完整和良好的性能并且保持充沛的精力,这是家奴的义务,为了让主人能更好的享受家奴的身体,以便为主人带来更大的享受。
9。 家奴没有对自己身体支配的权利,未经主人允许,家奴不能通过任何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性需要。
10。 家奴必须准确,如实的回答主人的问话,不能有任何的隐瞒,并且顺从的接受主人对自己错误的任何惩罚。
11。 家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和操守,保持自己身体健康和乐观,不断努力学习如何更好的服侍主人,使主人快乐,不能让主人感到乏味与厌倦。
12。 陆凯充分了解了这奴隶契约的全部内容,并同意献出所有的一切给他的主人,并且承认罗媛春对他的身体、他的心灵以及他的头脑拥有所有权和支配权;他了解自己将像真正意义上一个奴隶一样被支配、被拥有,被训练、被惩罚,如果主人对奴隶的服务不满,可以以任何形式惩处他,包括在肉体上折磨他,而他绝不得有任何的抱怨。
13。 陆凯发誓,自愿放弃所有的一切,遵从上述各条,永远跟随我的主人罗媛春,忠实履行主人的愿望,全心全意为她服务,伺候她,孝顺她;罗媛春主人的幸福是他生活的最终目的。
14。 保密条款:在任何情形之下,未得到对方同意,此事不可告诉其他人知道。
15。 作为奴隶,陆凯没有权利修改或者终止此奴隶契约,但他的主人罗媛春有权随时撤销这个契约。罗媛春同意试用陆凯6个月,如果满意,主人可以续约。
奴隶签名:
我完全了解这个契约的全部内容,同意接受陆凯作为我的家奴,同意拥有他的身体、财产。在我的能力所及,充分地关心他,为他提供一个家奴必要的安全和福利,像控制奴隶一样的控制他、训练他和惩罚他。我了解在这种安排里所含的责任,我同意不对他的身体造成永久损害,不让他做任何与现行法令相抵触,或有可能导致罚款、逮捕或监禁的事。我了解不管发生何种情况,我都可以随时取消这个合约。
主人签名:
2000年4月4日
我感到自己心底里的受虐欲在升腾,在燃烧,烧地我热血沸腾。但我仍担心罗总会不满意。
“这次写的不错,你可要想好,我们一旦开始,你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我知道,董事长,我不会后悔的”
“你再誊写两份,我要找个律师见证一下。”多年的商界生活,好像使罗总养成了凡事找律师的习惯。
我有些紧张,如果有人看到这些,我的脸面,我做人的尊严,我的荣耻……
“怎么,害怕了”媛春似乎看出我的担忧。
“没有……只是担心公司的人会知道”
“放心,我找个外面的熟人,公司的人不会知道的,”
我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为了能同罗媛春在一起,我豁出去了。我有誊了两份,并增加了见证人一栏。
第二天,主人找来一个叫张琳丹的漂亮女人,当她的面在主人一栏中签字,并看着我在契约书上签字,然后将契约收了起来,算是应允了。就这样,罗媛春收下了我。
那一天是2000年4月4日,对我来说是一生中一个历史性的日子。那是我自愿放弃自由的一天,也是我人生的转折。从那一天起,我就成为了罗媛春的私有财产,她也就成为掌管我生命的主人。
我的生命中新的一页开始了。我从河海大学计算机系的一名大学生沦落为一个金陵中年女人的奴隶,而且还对此心甘情愿,甚至求之不得。
我虽然对未来感到渺茫,但对她还心存感谢,我下定决心,要真地把她看作我的上帝、我的女神、我的再生父母、我的生命。我只乞求能将脸永远埋在她丰腴的臀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