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生活的金陵女人28》
????第二十八章 主人的情人
媛春排空膀胱里的尿后,继续蹲在陆凯的头上,等他用舌头舔干净自己的阴部后,才提上内裤,放下裙子,走出卫生间。
陆凯仍然躺在厕所地上,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开始感觉到胃里那种已经有些熟悉的不舒服感。他听到主人与男友一起走进主人的睡房。他擦着满脸的尿液,爬了起来,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几分钟后,主人睡房里传出主人和情人做爱的声音。他们如同一对原始的野兽,做爱的声音很大。陆凯开始清理洗手间,可是焦达伟每一下插入的声音,主人每一声的呻吟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主人每一声"哦…………啊"都让他难过。
虽然这些声音让陆凯内心感到苦涩,可他还是不时地停下手上的刷子,聆听主卧房内发出的声音。尤其是床头板撞击墙壁的声音,如同墨尔斯电报码一般,有节奏地发送着卧室里正在进行的淫荡。Bang! 大约十几分钟后,Bang!的声音渐渐停息下来。过了一会,又传来主人有节奏的淫叫声。
显然,床上的男女变换了姿势。主人的叫声此起彼伏。一阵紧似一阵。
突然,听到男的一声低吼。接着房间里平静了下来。
没过多久,传来媛春懒洋洋的叫唤声:"陆凯,毛巾!"
陆凯会立刻放下手里的刷子,拿起2条雪白的毛巾,赶到卧室里。
房间里充满一股强烈的性的味道,那是混杂着汗味,体味和精液味道的集合。早晨刚换上的雪白床单,确已经面目全非。床上是两具一丝不挂,汗流汲汲的肉体。
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媛春接过毛巾,看都没看陆凯一眼,懒洋洋地在肚子下腹上擦着男人留下的残余,说道,"把这里收拾一下"
没有更多的话,她继续擦着自己。陆凯开始收拾卧室,眼角里不时地看着媛春,她在做爱后,看上去真是非常美丽;可是她的美丽是在另一个世界里:达伟的世界里。达伟开始轻轻抚摸着她的乳头,媛春轻轻呻吟,毛巾轻柔地在肚子上上下擦着。达伟开始吻她,媛春把毛巾攥起来,扔到地板上。然后她翻转过来,脸伏在达伟的胸前,如同小猫一般。媛春比达伟小5岁,她丰腴的肉体和达伟略显消瘦的肉体绞在一起。
“舒服吗,亲爱的?”
“挺爽的,我们有多久没在一起?”
“有一个多月了吧,上次请上海的那个丘总后,我们回汉中门的。”
"想起来了,那次你好像喝多了点"
"你想我吗,达伟"媛春此时女人味十足。
"当然想你。"
"我才不信呢,你现在身边女人太多,唉是不是嫌我老了"
"哪有的事,你现在是女人最好的时候,只怕是你现在太忙吧。"
达伟漫不经心地用毛巾擦着自己软塌塌的阴茎然后把毛巾扔到地板上,落在媛春的毛巾边上。
陆凯收拾好他们扔在地上的衣服,又跪在地上,拾起了他们用过的毛巾,他心里紧张,担心主人会让他用舌头舔他们的下体。他却声声地问道,"还需要什么吗,主人?"
媛春转过头来,嘴边还带着接吻的唾液。
"明天7;30叫醒我们,达伟要早走。"
"是,主人"陆凯松了口气。
"我明天穿那件蓝色的外套"她继续说道,伸手关上床头的墙灯。"把它熨好了,噢。我明天穿靴子,给我准备一下。"
"知道了,主人。"
这是第一次。
达伟第二次来,情况又有了新的发展。
“你进来服侍我们”媛春挽着达伟进卧房时命令跪在地上的陆凯。
达伟和媛春两人一丝不挂地躺在上,搂抱在一起。
“过来,奴儿,用嘴上来服侍我们。”
颈上带找狗套圈的陆凯立刻跪到床边。他感到很紧张。
“你不绑他一下?”达伟小声对媛春说。
媛春立刻翻身下床,从床边柜橱抽屉里拿出一条早准备好的绳子,将陆凯的双手反到他的背后,然后将他的两个大拇指紧紧地绑在一起。
媛春躺到床上。
陆凯跪在床边,两手反背,探着头为女主人舔阴。
“你常用他为你舔阴吧?”达伟问。
“那当然。不过,他也可以舔鸡巴,只要我要他舔。”她随意地答道。
“他喜欢舔吗?”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也不在意他喜不喜欢,只要我喜欢,只要我让他舔,他就会舔。”
“那让他今晚给我好好舔舔吧。”男人似乎来了兴致。
“舔你没问题。”她答道。随手拉了拉手上的狗链,陆凯羞倒在地的身体,往上抬了抬。
“上来,给焦总舔舔”
知道媛春早晚要命令自己去舔她男友的阴茎,陆凯虽有些心理准备,但还是羞的满脸通红。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他从来没有碰过另一个男人。但他无法拒绝媛春主人,因为主人每天都要他默记在心的四个字是“绝对服从”。而且不久前,还反复叮嘱,让他不许给她丢脸,他知道应该怎样做。
但男人的基本尊严还是让他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听从了女主人的命令,把头伸了上去。
“把鸡巴放到你的嘴巴里……用舌头……对……就这样……”
“说你喜欢舔鸡巴!”媛春命令陆凯,
“我……我喜欢……”
第一次让陆凯为达伟口交,媛春也变得很兴奋。达伟也是第一次享受另一个男人为自己口交,感觉复杂而刺激。他不是同性恋,但試想想,一個年輕漂亮的男人,跪在面前給他口交,或者四肢著地,高翹著屁股讓他操來操去的,那是什麽樣的感覺!就是想想,雞巴也就硬起來,他开始喜歡這樣的感覺。但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否会让他那样做。
於是达伟用手使勁揪住凯的頭髮,調整位置,使年轻人的嘴離他的雞巴只在幾公分。他晃動屁股用他那逐漸硬起來的雞巴打他的耳光。陆凯真想一口把它咬下來,可是他知道如果他一咬,他肯定會用力揪自己頭髮,不但不能傷害他,反而招來一頓打,而更重要的是他的女主人会勃然大怒,那他可就彻底完了。於是他閉上眼睛,張開嘴,达伟的大雞巴插進了他的嘴裏,他一動不動,腦子一片空白,過了一會兒,达伟的雞巴開始在他的嘴裏不斷的插進抽出,插進的時候直頂到喉部,弄得他想吐,玩了一會兒,他抽出了雞巴对媛春說,
“他的技術太差了”
“他哪里有什么技术,这是他的第一次。”躺在身边的媛春对他说道,但又转过来对陆凯说,“小奴,你可要争气,不能给我丢脸噢。”
五分钟后,达伟全身放松,用两只大手抓着陆凯的头发,有力地把他的头按在他的大腿深处,配合着自己粗大的阴茎,在胯下那个年轻男人的嘴里大进大出,达伟此刻更显出一副强者的样子,令媛春在一旁看的欲火中烧,对达伟更加爱慕。凯则紧闭双眼,脸色通红,大张着嘴吧,被一个同性羞辱蹂躏,奸淫;几分钟后,达伟抽送的速度加快,按在陆凯头颅上的手也更加有力。陆凯口腔酸疼,头颅压的疼痛难熬,两个大拇指也被绑得隐隐作痛,心理上的羞辱铺天盖地,突然陆凯眼泪流了下来……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可为了自己爱的女人,他不得不忍受这般侮辱。
媛春没想到陆凯会失声痛哭,她有些不忍,她将达伟已经接近喷发的阳具从陆凯嘴里拿开,然后把陆凯推到一边,将达伟那又粗有硬,沾满是陆凯口水的鸡巴插进自己的穴中,一屁股坐了下去……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看我们做吗,我要让你知道,一个真正的男人是怎么干女人的”
他们的呼吸越来越强烈,她突然停下来,翻身下床,拾起地上达伟的内裤。“借你的内裤用一下。”
“可以”
“张嘴。”她命令道,陆凯张开嘴,她将内裤塞进他的口里,顿时,他感到另一个男人的体味和尿臊味。
媛春又上床。他们又开始疯狂的作爱,女主人的叫声越来越响,她在床上确实是太浪了,15分钟后,他们达到了高潮。……
陆凯看着达伟射精时,从主人身子里抽出来,射在主人的脸上,她的乳房上,她的肚子上。最后几滴,又插入她的下体,射在了她的阴道里。长时间的搏动、抽动、颤动。陆凯能听见她痴迷的呻吟。他好羞辱!他没得选择,他得看着这一切!
达伟翻身仰卧在床上,呼吸急促,热汗淋淋。
媛春侧过头来,对陆凯狡黠地一笑。
“过来,我的小奴,该你的了。”
陆凯爬了过来,摆动着,蠕动着,欢喜着。象一条被弃的狗,终于回到了家门。他不能走路,只能爬行,甚至不能用双膝站立,只能匍匐着,用手肘前行。
她拿走了他嘴里的塞物,他舒了一口气。还没等他舒好这口气,便听见她命令他:“去舔他的阴茎,把所有的东西给我舔得干干净净。”媛春懒懒地说道,
她声音轻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可把他振得发抖。他早就知道她会这样命令,他的嘴巴含住一个与他一样的男人的阴茎。可是,主人的命令,铁一般不可抗拒。他知道,主人在审视着他。他得在主人的审视下舔,舔快舔慢,由主人说了算。他得把两片嘴唇,完整地去包住达伟还在微微跳动的阴茎——她看着的。啊,他感到自己真是下贱!他不得不得吞吃达伟的精液,一口一口地吞吃。
陆凯不情愿地伏到焦达伟的大腿中间,将达伟松软的鸡巴含到嘴里。慢慢的清理。陆凯的下面笔直地翘著,坚硬如铁。他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已经十几个小时保持著勃起状态而没有射精了。
"欧,可怜的小狗狗"她的声音如梦如幻,陆凯知道她显然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主人"
"你还有的要清理呢,上来,给我舔干净”"她的蜜唇毫无顾忌地张着口,大量的白色的糊状精液从她的阴道里面流出来,沾满了整个阴户,越流越多。她将湿糊糊的私处压到他的嘴上,说“快……还热着哪”
陆凯含着眼泪,舔着主人大腿深处另一个男人腥气十足的精液,他感到恶心,更感到羞辱,但他的下体却开始隆起……他跪在她胯下,开始清洗她的下体,从臀沟到阴户,慢慢地仔细地舔著,他总共吃了好几口他们的分泌物,才舔干净。 ……不到几分钟,陆凯已经将媛春的阴部外边舔的干干净净。几乎一滴都不剩。他又去舔留在她身体其他部位的精液。
“你爽吗,亲爱地”她问达伟。
“爽极了,真有你的,把个男人搞成这副样子。”达伟显然非常满足。
达伟轻蔑地看着陆凯,耻笑了他几句。媛春看着陆凯受着这般羞辱,更加开心!她挺喜欢让达伟来羞辱陆凯,比她自己羞辱他还来得让她兴奋。
“爬出去吧,跪在门外”媛春依靠在达伟的怀里懒懒地命令,陆凯乖乖地爬了出去。
“下次,我让他为你舔屁股,怎么样?”媛春讨好地对达伟嗲声说道。
他们没有关上门。他听到她在床翻动身体的声音,接着是她向情人撒娇的声音。他们开始轻声说话,接着,是一片寂静。
陆凯经历着最艰难的心理炼狱。多么的丢脸啊!多么的廉价啊!他只是一件媛春可以出让、可以交易的东西。别的,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主人甚至可以让达伟扑过来,操他的屁眼,用他的嘴巴。她不但不会可怜他,还会扒光他的底裤,把他最羞辱的地方展示给她的男友看,让他评论。并且,她还可以要陆凯乖乖地爬过去,求达伟奸他,操他;完事儿以后,她还可以要陆凯去为他舔干净。只是,她还没这么做,仅仅是有时这么威胁过他。
虽然是威胁,陆凯已经羞到顶了。而那样做仅仅是让她兴奋。
真正让主人兴奋不已的是:命令自己来伺候一个她带回家的男人!他们做爱,忘情地,而他却只能跪在一边看着!然后上来用舌头服侍他们。
陆凯静静地跪在那儿,从没感到比现在更像个奴隶。后来,他慢慢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