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類生活的金陵女人4》
????第四章 另类派对
1999年4月底的一个周末。
一辆日产蓝鸟停在一栋别墅前面,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四下环顾,看看是否有人注意到自己,然后走到房门前,叩响了房门。片刻之后,门打开了,男人被一个女人迎了进去。
"嗨,方迪,怎么才来。"
"你好,琳丹。对不起,公司有事耽搁了"
"进来,我们都在等你。"
方迪跟着女人走进屋子,这是二十世纪初建造的洋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古老的味道。
他注意到客厅里面还有两个客人正坐在长沙发上。
"方迪,见见达伟和媛春。"
达伟外表约摸38、9岁,虽然面容清秀、但很有男人的味道,腮邦子刮的却青,很高的身材,大概有1米82-4,看上去很容易打交道的样子。他们互相点头致意,达伟忙着看着电视,没有起身。
"嗨,方迪,"媛春脸上带着热切的微笑,从沙发上站起来,“常听琳丹说起你,我一直想见见你。”罗媛春鬼迷地笑着道,她容貌娇好,一双大眼睛明亮而有神,看上去30多岁,一头精心修剪的短发,身材高挑,体态丰腴却仍显苗条,纤细的蜂腰,浑圆的乳房,皮肤白细,双腿修长。这样的美女在南京很少见到。
"嗨,"方迪显得有些拘谨。
方迪打量着客厅。客厅的布置虽然豪华,但却简单。两张长条皮沙发靠在一起,摆成L字形,沙发前面是一台很大的电视,录像机正在放着录像。
"我们一边等你,一边看你的录像,"媛春嘻笑地说道。
方迪看看电视屏幕,那上面有个女人坐在椅子上,两条曲线玲珑的玉腿高高地举起成V字形,她的双腿之间跪着个男人,男人把脸埋进女人长着柔软细毛的玉户上。摄像机的镜头拉近了,画面上是男人的舌头在女人阴庭上舔舐的特写。
女人是张琳丹,那男人就是他。
"听琳丹说你们拍了盘录像带,我觉得非看不可,"媛春抿着嘴微笑。"令人印象深刻。"
"谢谢,"方迪怪难为情地回答。
"好啦,"琳丹打破了尴尬。“方迪,和媛春一起坐吧,”她指着侧对着电视的沙发。达伟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琳丹走到达伟的沙发前坐下。达伟还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达伟,"媛春严厉地招呼道。达伟抬起头来,这才看到方迪还站在他面前。 "噢,抱歉,"他站起来。“你好。”
"过来呀,"琳丹向方迪勾了勾手指。
他走过去,挨着媛春坐下。
方迪坐在媛春身边,闻到媛春诱人的体香,不知是她自然的体香还是香水,她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味道十分诱人。令人有些飄飄然,他看到她乳溝,豐滿的線條外面是一件肉色的蕾絲胸罩。
“听琳丹说,你是大老板,生意做的很大”
“是老板不假,生意吗,马马虎虎了。”媛春伸手从身边的手袋中抽出一张名片。
“罗媛春,江苏春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董事长,”方迪读出声来,“荣幸,荣幸,这么漂亮的老总。”
媛春紧贴着方迪,双臂揽住他的肩膀。“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小电影”,媛春笑迷迷地看着方迪。
方迪再次往屏幕上看去。现在画面已经变了。方迪这会儿躺着,琳丹蹲坐在他脸上。方迪的长舌头向上伸出,琳丹的臀部不停地上下动作,下身在奸他的舌头。
“MMM,这让我的下面湿湿的,”媛春呻吟着说。“看着你的舌头伸进她身子里面。”
听着这么美丽的女人说出这么粗俗而露骨的语言,他有点吃惊。
方迪瞧了瞧另一个沙发,看到达伟已经不再盯着电视看了。他正跪在琳丹面前舔吮琳丹的乳尖。琳丹慢慢地解开达伟的裤子。
"这也让她很兴奋,"方迪说道。
"MMM,看来你的确很喜欢舔阴。"
"是的,"方迪喃喃道,多少有些不自然。
"我明白,瞧瞧你自己打手枪的那副样子。"
"我的确是这样,在舔阴的时候,哦,我会高潮的。"
"我挺喜欢看你手淫的样子,"她说着又抿嘴一笑。
“不好意思”
"你认识琳丹多久了?"媛春边问边把手放在方迪大腿上。
"噢,大概有半年了吧,"方迪回答。
"她说你为她口交的次数非常多。"
"对,"方迪拘谨地干咳了一下。"我们一块儿玩过很多花样。"
"你知道吗,琳丹有回和我聊天,告诉我你们想玩一回四人帮,"媛春探出舌头舔着方迪的嘴唇。"她还说,虽然你是她的舌奴,她偶尔也允许你为别的女人服务。"
"是这样,"方迪说道,他的舌头和她的绞缠在一起。他心里一阵激动,从见到媛春的第一眼时,他就喜欢她,就有想舔她下身的欲望。
"她说这算是对你作为一个好性奴的奖赏。"
"这是奖赏,"方迪回答,他有些缅腆。
"她都告诉我你都对她干了些什么,"媛春脸上挂着猥亵的笑容。"她问我,有没有兴趣让你为我口交,作为对你的奖赏。"
方迪兴奋起来。
媛春脱掉上衣。
"你是她的舌奴的故事让我兴奋,特别是她告诉我,她想让你在她和另一个男人做爱时……她还告诉我,她想让你也那样服侍我。"
方迪浑身痒痒的,他很喜欢能舔像罗媛春这么漂亮的女人。他看了看对面的沙发。琳丹上身已经脱光了,此刻正在脱下她的内裤,达伟一边热烈地吮吸着琳丹的乳头一边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扔到地上。
媛春贴近方迪,嘴唇凑近他的耳朵。
"你准备好在达伟和琳丹做爱时候给她舔阴了吗?"媛春耳语道,她的舌头弹了一下方迪的耳垂。
"是的,"方迪说道,媛春的头发扎在他的脖子上,他不禁颤抖了一下。"如果她让我去。"
达伟现在站着,他的双手托着琳丹的脸庞,用自己的阴茎插着琳丹的嘴。琳丹坐在沙发上,身体向前倾,一只手抓住达伟的阴囊,另一只手抓住他的屁股。咕叽咕叽的响声从她的嘴唇上传出来。
媛春注视着方迪出神地观看另一对儿。
“达伟非常喜欢别人替他吹,”媛春说道,把方迪的脸扳向自己,手指托起方迪的下巴。“但他从不舔我的下边。”
“他真差劲儿,”方迪羞怯地笑笑。“象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应该随时有人为你舔的。”
“是的”她娇嗔地撅起了嘴。“可是达伟不干。他说如果我想让人为我口交,我就得找个完全萎了、只能舔阴的老家伙。”
“这是个好主意,"方迪微笑着说。
媛春从沙发上站起来,跨过方迪的双腿,坐在他的大腿上。
"琳丹说你也是不行的,你只有给她舔阴时才能硬起来,是真的?"
"哦,是真的,"方迪说,仰视着媛春好奇的眼睛。
"她说给女人舔阴是你唯一的爱好。"
"差不多是这样。我属被动型,喜欢为女人服务,被女人……玩弄……甚至虐待……"
"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也要看是什么样的女人。"
"你喜欢琳丹虐你。所以你就成了她的舌奴,"
"是的,我喜欢当她的舌奴,"方迪说。"其实我不仅是她的舌奴,我还能为她做许多常人不能做的事,不过我更喜欢舔她,我是乐得其所。"方迪双手爱抚着罗媛春丰满但又苗条的身体,她的身材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摸着有一种异样的舒服感。他的手指摩挲她柔软的乳房,一开始温柔舒缓,然后他轻轻揉捻她挺起的乳头,随着媛春渐渐加深的喘息,他的手也逐渐用力。
“看来达伟得到他想要的,”媛春扭回头看着另外两个。"我什么时候能够得到我想要的?"
方迪瞄了一眼沙发上的那一对。琳丹的臀部坐在沙发的沿上,腰后垫了几个枕头,身体靠在沙发背上。达伟跪在琳丹两腿中间,阴茎缓慢地在琳丹的阴道里面抽送。媛春的手指摸索到方迪的裤子拉链上,很快把它拉开。她掏出方迪软塌塌的命根子,揉捏、拧掐。
“我倒希望达伟的鸡巴象你的一样,我情愿它永远都不会硬起来,”媛春说,嘴唇象个小姑娘那样撅起来。“说不定那样我也会有一个舌奴。”
自从她见到表姐起英的性奴以后,媛春心里就常有这种骚动。
她曾把表姐的事讲给好友琳丹听,谁晓得琳丹对此竟一点也不觉得惊奇。原来琳丹这家伙在德国早就接触过SM。
一时间,SM成为她和琳丹之间的不尽话题,她很快就发现琳丹不仅对此知识丰富,而且堪称老手。
最近,她听说琳丹搞到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年轻人,并想让她也体验一下。这简直让她激动不已。
媛春涂成鲜红的尖指甲在方迪柔软的龟头上掐下去,方迪呻吟起来。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她笑着说。“你喜欢你的DD被我蹂躏吗?”
“喜欢,不过……”方迪倒吸了一口凉气。
媛春拧转方迪的阴茎,把它朝下拽,直到他痛苦地呻吟。
“不过什么?”
“不过不能太重。”
“这个怎么样?”
“可以。”
“我喜欢这么干,”她笑嘻嘻地说。“如果我有个舌奴的话,我会经常这么干的。”媛春俯视方迪的双眼,挑逗地把挺起的乳尖送到方迪的唇边。他领会了这个信号。
“要是我有个舌奴,我要把他绑在床上叫他长时间舔我的阴部,我会用鞭子抽他的鸡巴。我要拧它、掐它,前前后后地掴它,直到它喷得到处黏糊糊的。”媛春双手都在方迪的大腿中间,一只手抓住本的命根子,另一只揪扯、拧转龟头。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双眼一直没有离开方迪的眼睛,她的脸上挂着冷酷的微笑。显然,她对能当着一个男人说出这些花样都感到兴奋。
“你猜我会把那些糨糊怎么办?”
“不知道,”方迪喘息着说。
“我会把它们抹在我的阴部,然后让你舔得干干净净。”
再清楚不过,琳丹把方迪喜欢舔自己精液的事情全告诉她了。
媛春的手指拧拽、揉搓着方迪的阳根,方迪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开始渗出粘液,糊在她的手上。媛春俯视着方迪,带着冷酷、羞辱的微笑。"你知道谁会从我的洞里舔掉精液,谁又将在我做爱的时候吮我的洞吗?"
"知道。"
“这个人”她把方迪的嘴从自己的乳头上推开,在他面前举起手指。“这个怎么样?”方迪看着她的手指,他的粘液正从上面往下流淌。他张开嘴,伸出了舌头。
“他是谁?”
“嗯?”她边问边把手指上黏糊糊的汁液抹在他的舌头上。
“是我,”方迪舔着她的手指轻声说道。"我会按你要的那样吮舔你。"
"真的?"她又问,脸上嘲弄地做出吃惊的表情。"你想给我舔阴?"她喜悦地把手指头滑进他的口中。
"当然想,谁会不想给你这样漂亮的女人舔阴呢,"方迪把更多的手指吮进口中,含糊地说道。"只要你要我做。"
"噢,我当然想要,非常想。"她的手指使劲捏他的龟头前部。"实话告诉你,我和琳丹已经用你和达伟做了笔交易。"她再次伸手摸到下面,然后把手指放到他唇边,这次他们都闻到阴户的气味,她的阴户。
“我知道,她偶尔会喜欢一个直挺挺硬梆梆的大家伙,她还说你是她的好朋友,你喜欢让男人为你口交,”方迪说道。“你们已经谈过我该如何服侍你,的对吗。”
“对,”她笑起来,把她的手指捅进他期待的口中。“我和她已经讨论了细节,哈哈……”
“是的”方迪害羞地笑笑。“不过,那你丈夫怎么办,他同意吗?”
“丈夫?”媛春反问,她发现琳丹对方迪说得并不多。
"是啊,"方迪望着达伟说。
媛春妩媚地咯咯笑着,她的笑声充满暧昧。"达伟不是我丈夫,只是个朋友。他是匹种马,胃口好极了,什么都来得。可就是没你开通。"
达伟是媛春的秘密情人,是省里一家大型国有金融机构的高级主管。由于其高干的身份,媛春和女友琳丹一直都在为他的身份保密。达伟早已有家室,女儿在美国读高中,而妻子也在美国陪读。他人很好色,在外边玩小姐是家常便饭。不仅与他的一个女秘书有一手,甚至连家里的小保姆都不放过。但罗媛春是他的红粉知己,他不仅同媛春一起经商赚钱,而且同媛春保持着半明半暗的情人关系,虽然彼此并不干预对方的私生活。最近几年,为了寻求刺激,他还经常参加一些隐蔽而安全的性派对。他早就认识媛春这为有些野性的密友张琳丹,也曾经背着媛春同她上过一次床。一周前媛春要他参加与方迪和琳丹的交换派对,他当然愿意。
方迪是一年前刚从日本留学回来的海归,他在东京的庆应大学得到了工商管理硕士,现在南京一家外企作部门经理,月薪11500元外加奖金。他身高1米78,人长得英俊潇洒。但他有受虐癖,是他在留日期间由一个日本女房东开发并调教出来的。五年的日本生活,使得他少年时期就有的屈从意识和受虐倾向得以发展,最后一年他几乎成为那个38岁的日本女人的性奴。回国后,他的受虐嗜好很快便被他新认识的女友琳丹发现,并加以利用。
张琳丹是个野性女子,性格与媛春相仿,都是追求享乐型的,她是媛春早年在省府工作时认识的。琳丹1963年生于南京,1986年南京大学外文系德文专业毕业后分配在省外办工作。她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特别擅长交际,性观念比当时的媛春还要开放。漂亮女人有时也会相互吸引,她与罗媛春一见如故,很快就成好友,两人是当时省政府内最引人注目的两朵花,后来关系发展到几乎无话不谈的地步,像亲姐妹一样。琳丹去德国后,两人关系也没有中断。媛春是为数相当有限的几个能定期受到琳丹来信的人。1995年琳丹回国后,关系更加密切。现在竟发展成交换性夥伴的地步。
媛春缓缓站起来,抽出手指。她后退一步,站在方迪面前。
“脱光衣服,”她用那种在公司里发号施令的语调说道。方迪先脱下裤子,然后迅速脱下衬衣、鞋袜以及内裤,全身赤裸。媛春褪下裙子。她根本没穿内裤,只剩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和闪亮的黑色高跟鞋。
方迪看着媛春苗条的肉体发出呻吟。他背靠沙发,开始在蔫头耷脑的命根子上打手枪。
媛春转过身去背对他站着。她弯下腰,冲着他撅出浑圆柔软的臀部。她的阴部仔细地剃过阴毛。
“我要你舔我的下面,”她命令。她听琳丹说起方迪的怪僻,这使得媛春对这个从日本回来的留学生产生了更大的兴趣。由于媛春自己没有上过大学,她觉得凡是有学位的人就一定是有学问的,而有学问的人对她似乎有着某种吸引力。
方迪身体前倾,把嘴唇贴到媛春的臀部上。他温柔地亲吻那光滑的肉体,然后舌头在上面画着圆圈,一步步舔到深深的臀谷里。他的舌头轻柔地在那上面舔舐、拍打,接着深深送进臀间的深谷。媛春在方迪的脸紧贴自己臀部前后游走时满足地呻吟着,她分开自己臀部的肌肉,把深谷张得开些,他的舌头在里面探索、逗弄着。媛春抚摸自己两腿之间,在玉户周围摩挲,手指伸进柔软的阴唇。
“就是这里,好”媛春呻吟着。方迪的舌头触摸到多皱的开口时,她柔弱地轻声叫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