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姦淫岳母
雖然今天小芳的嫩穴,有著一種青春的芳香也很緊,但是那跟岳母的風情萬種、成熟、撫媚動人比起來則不能相提並論。 如果小芳是青澀的青蘋果、那岳母則是掛在枝頭;熟透令人垂涎欲滴而香氣濃郁又多汁的水蜜桃,正誘惑著人們去采摘、享用那快滴出蜜來的濃汁。 因為仍然無法忘懷岳母身上的那股誘人的淫蜜香,鎮偉決定跟好友克強討論一下自己目前這困境,因為克強也有一個令人人稱羨風姿迷人的妖艷岳母。 等鎮偉說明來意後,沒想到… 「有什麼好考慮的,當然上她啊!」 克強理所當然的說道「買一送一嘛!!搞不好還可以來個買一送二呢。」 「難道你…你跟你岳母搞過了。」鎮偉有點吃驚的說。 「不只岳母;我連小姨子的美嫩穴滋味都嚐過了呢,是哥們才跟你說,千萬別說出去喔。」 克強得意又神秘的述說道:「其實人家說,三、四十歲的女人如郎似虎,需要的很,外表一副高貴端莊,骨子裡騷的跟狐貍精似的。」 「我岳母還是什麼婦女道德委員會的主席呢,被我肏穴的時候還不是浪啼的跟妓女一樣。」克強不屑的說著。 「那你是怎麼跟他們搞上的啊?」鎮偉興奮好奇的問道。 「跟我老婆交往時,看到我那熟肉的岳母;早就把我搞的心癢癢的,結婚後有次我跟我岳父全家去知本泡溫泉,去找我老婆的時候,又不小心看到我岳母的那成熟美麗胴體,加上荒郊野外的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忍不住啰;當晚就假借說跟我老婆有些感情問題,把我那淫蕩岳母給約到附近的森林游樂區聊天,我就一直抱怨我老婆多怎樣多怎樣,而岳母您多漂亮多賢淑啊,把她哄的簡直暈陶陶的。」 「嗯.嗯...」鎮偉津津有味的聽著。 「然後我趁岳母安慰我的時候,就一把抱住她直往她的那雙豐乳抓去,而另一手直搗神秘的桃花蜜穴,沒想到我那淫蕩的岳母竟沒穿胸罩;兩顆又白又嫩的奶子就這麼蹦出來了。起先還不是拼命掙扎,後來還不是因為那騷女淫蕩的本性而屈服了。」 「在幽深夜裡的森林,看著我岳母那對白嫩的38D淫乳,在黑暗中劇烈的晃動,及讓她把屁股翹高趴在樹干上,讓我像奸淫母狗般肏她的淫美屄。哇!真是太爽了,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了解的。」 克強說的陶醉了起來,而一旁的鎮偉也聽的口水快流下來了;想像自己的岳母也能像那樣的被自己恣意的奸淫。 而鎮偉會這麼動容,主要也是因為看過克強的岳母,那有錢人家的貴婦人的高雅美麗,也曾讓自己驚為天人,只是沒想到竟會被克強給上了,而且是在那種全家出游的場合並且是在野外的森林「野合」,真是太淫蕩太不可置信了。 克強接著說道:「那幾天我跟岳母常假借要外出買東西,一起或分別到另一家HOTEL開房間,大肏我岳母的淫穴,大概是我岳母真的太久沒被喂飽了,幾乎把我搾乾了,還搞到我龜頭隱隱作痛呢。」 「不過等回到臺北,不知道是因為內咎還是道德心作祟,她卻又擺出一副丈母娘的高姿態,好幾次約她出來理都不理我呢,不過還好我早就料到她有這一招,我在那時早就用帶去的V8及照相機,把我岳母的那不堪的淫態都完整的紀錄下來了。」克強說來一副邪惡的樣子。 「那她怎麼說。」鎮偉關心的問道。 「還能怎樣,我說看是要把帶子寄到委員會,還是給岳父看隨便她啰!」 「我還跟她『曉以大義』說大家都是一家人,況且為了小慧的幸福著,想…嗯。」 「那後來呢。」鎮偉問道。 「你以為我岳母平時休息時間是來早我聊天的嗎?別傻了;兄弟。」 「原來如此。」 難怪每次克強的岳母來的時候都待了那麼久,而且而禁止打擾,鎮偉豁然開朗的說道。 「那小姨子呢。」鎮偉羨慕的問著,因為鎮偉知道克強岳母的女兒都是美人胚子。 「這個就比較棘手一點了,我是用了一點我們的專業素養,才把她搞定的。」克強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是說…」 「這小妮子愛跳舞,我就要我岳母約她出來,賞了她幾顆FM2,好用的很。」 「不過現在的女孩子,都愛慕虛榮的很,我有時買個PRADA的包包或CUGGI的手表給她;很容易擺平的,而現在她也樂的我這個姐夫『包養』她呢。」 「說實在我這樣既可避免她去『援助交際』,也算肥水不落外人田嘛。」克強自豪的說道。 看克偉老神在在的樣子,鎮偉實在無法相信,最近克強還被院長提名孝悌獎呢。 「怎樣;知道該怎麼做了吧,這裡有幾顆藥你順便拿去試試吧。」 「還有如果你對我那假道學的騷岳母有興趣的話,等你搞上你岳母後,我們可以來『交換岳母』玩玩看,上次我把她帶來讓院長享用,院長可是贊不絕口呢。還說願意用年輕的院長夫人跟我交換喔。」 「我想到時我岳母嘴巴上說不要,下面的淫水一定又濕一大片了哼!哼!」克強搭著鎮偉的肩膀笑笑的說著。 聽著克強的建議,鎮偉心中早已從心猿意馬,變成恨不得現在立刻沖回家把正在家照顧小欽的郁萱這塊禁脔,吞下去… 母夜吟2-2 鎮偉今天下班的時候隨手從醫院帶了些FM2、和從同事那弄來的催淫藥,及威而剛,準備今晚好好享用岳母這顆熟透的蜜桃。 而光是想到岳母那濕潤的水濂洞,及兩顆搖顫的白蜜桃乳,就夠鎮偉興奮的了。 一回家看到岳母正背對著自己在料理晚餐,兩團粉臀一扭一扭的,幾乎把鎮偉的魂都勾到九霄雲外了。 想到眼前這個美淫體;就要落入自己的手上,而今晚就能夠隨心所欲的玩弄她,怎麼能不高興莫名呢。 鎮偉不禁望著岳母的背影出了神。 「鎮偉你怎麼了,怎麼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晚餐時,郁萱好心的問道。 「喔。媽,沒什麼可能太累了。」 鎮偉心虛的說著。其實,鎮偉是想說:「還不都是媽您的淫美體,太誘人了。」 鎮偉心裡此刻正算計著,怎麼奸淫眼前這個美艷的岳母。 只是郁萱還沒察覺到,鎮偉從今天一進門就鼓漲著下體,及眼裡看著郁萱,都要噴出火來了,根本連自己的兒子看都不看一眼。 晚餐後,鎮偉拿出已放入FM2的葡萄酒。 「媽!這是我同事上回到加州那帕谷地帶回來的紅酒;你嚐嚐看。」 「飯後喝點紅酒,可以幫助血液循環喔。」鎮偉笑容可掬的挪著酒杯說道。 「好吧!但是我酒量不太好;喝一點就好了。」郁萱說道。 過不多久;在客廳看電視的郁萱,藥力發作了。 「鎮偉啊!我可能有點醉了,我想我先去睡了。」 「喔!小欽我已經讓她喝完牛奶了,我想現在應該睡著了。」 郁萱盡責的對著鎮偉交代著。 「媽!!讓我扶您去休息吧。」    鎮偉不懷好意的過來攙扶著。郁萱肩帶式的黑色絲質亵衣,配上黑色棉質針織的花式镂空內褲,無異又是給明哲肉棒一次沉重的打擊,實在令他難以消受! 鎮偉脫下了褲子,躺上了床,側身對著自己的媽咪,思考要如何享受這個大餐。 雙手節制搓揉著岳母的兩團淫嫩乳,鎮偉的肉棒又脹大了一些;當觸到正流著岳母蜜汁的蜜穴! 鎮偉肉棒膨脹到最大。 鎮偉地撥開岳母充血的陰唇,戳弄著她肥美的陰穴,手指一向上緣,觸到了女人敏感的陰核周圍,岳母整個臀部正隨鎮偉的雙手起伏而擺弄。 「嗯~嗯~喔~嗯~」 聽到岳母的輕微的哼唧聲。 鎮偉也隨之起身將肉棒塞入她的小淫嘴,一只手弄著她的陰穴,一只手則攬著她的頭部,將全部的淫肉根送入她的嘴中。 鎮偉拉起岳母的雙手;貼著臀部,使肉棒能夠順利的能進入她的喉頭抽送,配合著鎮偉臀部的擺動,郁萱的淫嘴下意識的含著龜頭下緣處,感受猶如在她的淫肉屄中能得到的最大滿足。 在感到快要射精之時,鎮偉將肉棒抽離她溫暖濕潤的小嘴,隨之將她的腰部挺起,用舌頭舔嘗源源不絕的淫蜜液,再深入她的膣腔中,用舌頭暫代了大肉棒的功用。 在此同時,又將手指貼上她的菊花蕾,慢慢地插入岳母最後的禁地,鎮偉感覺到郁萱;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又將手指與舌頭互調,將沾滿黏液的舌尖深入菊花蕾之中。 「嗯~嗯~喔~嗯~喔喔…」 在又一陣岳母的輕聲呻吟聲中,聽的鎮偉全身酥癢難當,馬上將肉棒插入岳母溼透的小穴中,狠狠地抽送著,將她那濕潤已極的小穴,硬是又多丟了一次,最後用盡下半身的力量全力沖刺,最後一挺。 (喔…喔…喔…啊啊)將全數的精液狂洩在岳母的子宮中。 這只是今夜的開胃菜而已,鎮偉心中肘量著。 接著… 鎮偉幫岳母重新穿上被自己脫下的那件黑色蕾絲亵褲。 那透明得不像話的薄,隱隱淡出岳母黑亮黑森林的原形,若隱若現的淫蜜穴在眼前。 鎮偉發了狂似地拼命以舌頭探索,翻過了那透明的一層布,直接向岳母肥美的大陰唇前進,在蜜穴入口處有一股淡淡的淫水香,刺激著鎮偉的味覺與嗅覺,更使鎮偉異常興奮。 鎮偉正用舌尖肏著媽咪的小穴,此時岳母的嘴中發出了低低的呻吟聲,不知是岳母在做春夢抑或FM2的功效,郁萱並沒有醒來。 那淫蕩的呻吟,刺激鎮偉剛射過一次的肉棒,吐出透明的前列腺潤滑液,看著的小嘴,忍不住將肉棒送入,抱著自己岳母的頭,前前後後肏了數十下而剛消下去的淫肉棒逐漸又漲大;才停止。 當瞧見郁萱嘴角流出的口水,鎮偉硬是又多肏了幾百下,陽精差點射了出來,因為讓這麼美艷的岳母含著男根實在感到很爽。 噹.噹.噹.噹. 聽見時钟敲了四下,鎮偉想到岳母的藥力快過了,於是… 將自己的大肉棒,對準郁萱的小穴狠狠地插了進去,郁萱陰道內溫暖的穴肉緊緊的包住他的陽根,岳母的淫水和著陽水與肉棒一齊沖擊著子宮淫肉,每頂一下,郁萱就呻吟一聲。 鎮偉也愈來愈興奮,在猛頂了穴肉數百馀下後,因為被岳母陰屄內的一道道熱淫精水澆灌著,鎮偉也漸感不支。 於是最後一挺,將精水狠狠射入岳母的淫穴深處,如花朵擴散開來,登時鎮偉癱在岳母的身上。 抱著動人如昔的岳母休息了一會兒,才滿足的收拾好準備回到房間去大睡一覺。 關上門時看著昏暗中的岳母,鎮偉充滿無盡的淫思與性憤,因為接下來的日子將會更加的淫亂。 而亂倫岳母的道德壓力更讓他充滿了淫欲與戰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