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支農野事】》
????     随着医院的调遣我被分派支农,一脸的苦水好在同事们劝说不就短短2个月嘛!再者也想下乡看看,随着车轮滚到了一个边远乡镇,说边远吧,有电话有饭店,医院规模尚好,相应设备齐全,只是临床医生太少,也就十几个。很多科室医生兼职,比如B超医生带心电图检查,麻醉医生代外科、内科兼职。所以我去很大的好处是值得别人尊重,别人在见到我后就直呼“主任”了,一般的病情诊断都经我定夺。
       我初来还是很谨慎的,不想成为焦点,于是先熟悉情况,了解人事和介入交往,随那边的业务院长安排,也很低调的处理了一些棘手的病例,基本一个月过后我都能得到别人的指名看病了。B超室是一个女孩子,叫白玲,24岁。说她是女孩子,因为还没有结婚,但谈了恋爱,男友是个转业军人,在某个县城当会计。经常在周末看见彼此成双的身影,女孩高1米60左右,圆脸,齐耳短发,脸色有点黄怏怏的,据说有次刮宫遗留了月经不正常的毛病。胸是绝对的汹涌,随着高跟鞋的“踢嗒”声常抖动不已,腰围很细,用蜂腰比喻绝对有不及,那饱满的臀常包裹在牛仔裤的束缚下后面看随着步伐的延伸,挤出纳粹的旗帜来。第一次见面我就向她投射了火辣辣的目光,因为着实给人眼热和欲望。她似乎很害羞野回应了个调皮的“电”光,还嘟了下薄薄的嘴唇。我们因为临床病人的B超申请逐渐熟悉,记得有次一个肾挫伤的她看不准还是半夜拉我起来诊断了,她那次意外的牵了我的手热情的握了握,握感受着被紧握的感觉也重重的捏了她几下,她居然握得更紧,眼中是难以读懂的光芒,说“主任,我得谢谢您,不然要出丑了,哪天请您吃饭。”我也回应说:“哪里,这是我的专业啊,不必客气。”我心里巴不得呢,听闻她很放的开,有一身的媚功,下乡的日子我如吃斋的和尚,断了几周了。
       我下乡的日子在七月,乡下虽有大树有新鲜的空气,毕竟空调还是没有的,医院特意为我买了台电扇,也凑合着用了。
       一个周末,轮她值班,她男友没有来,后来听她说她男友也值班。上午处理了一些常见手术,医院留了几个值班医护人员基本都放假回各地了,我也因为没有赶上回家的车次,也就留了下来,和那些值班医护胡水着。我的欲望在堆积,只能压制下来,科室都在一楼,而住院病人在二楼,我也就信马由缰的走下二楼,东串西游的晃荡在一楼,除了B超室开着门,什么检验、中西药房都走的空空如也。B超室里我去过,共两间,外面是心电图室,里面有个隔门,常年拉着黑窗帘,听说是避光做B超效果好点。我就晃到B超室门口,只见她穿着件短白褂在低头看书,白褂的上面两粒钮扣没有扣上,望见一件低短的汗衫来,领口随着她的俯身看书开的很低,露出那因为质量极好的乳罩的压迫而显露的胸沟来,一颗墨绿的玉垂在沟壑里。我左右看看没有任何声音,就大胆的凝视着那片雪白。呼吸将那两半滚圆的球不时的耸动,我恨不得将眼珠丢进去!下体也悄悄的出现变化,我紧张的多次回头看看走廊过道,什么动静都没有。良久,我艰难的将视线移开,咽了几口唾沫,在她房门上扣了三声。
       “主任…您…来了啊?”她猛地被吓了一跳的站起,那低垂的胸立刻饱胀的收藏到了汗衫里,抖动了几下。
       “小白…你忙…我不过没事溜达下,看见只有你的科室开着门就敲门了,没吓着你吧。”我边走了进来边说着。
       “主任,您客气了,欢迎您来指导。”女孩忙让座,边拿出个纸杯给我倒了杯水,“我们这儿一到周末就这样,让您笑话了。”
       “谢谢,我刚在楼上喝过。那你怎么没回去啊?男友没来陪你?”我随口问道,边打量着她。女孩眼睛很空洞,脸面潮红,下身穿一件咖啡色的短裙,修长的腿很白很有肉感,没有丝袜的束缚。
       “我今天轮我值班,晚上还要值护理班,他啊,也值班着呢,明天我回去。我们这儿一人兼多岗呢。”女孩拉过凳子示意我坐。
       “呵呵,你们多才多艺嘛!我可就不行,只知道看泌外的病人。”我也就坐在了她的旁边,一股很香的味道刺激着鼻孔。
       “主任您真谦虚,上次要不是您,我可出大丑了。我还没感谢您呢。”那双很空洞的眼很放肆的打量着我的身体。
       我想起了那晚,想起了那天手被紧握被捏紧的情景来,蓦然一股很强烈很卑鄙的念头涌上心头,我想调调她。也许可以结束苦行僧的生活。
       “那是我的本职啊,再者我也是来向你学习的哦。”我伸出手,“感谢你给我机会。”戓一语双关,心想你要再捏我手我就开始实施计划。
       “主任您真客气…我无地自容啊…感谢!”女孩握住了我的手,湿湿的而极有肉感的手粘在我掌心,紧力的捏住了我。我也狠狠的捏了几下,她没有马上抽回,反而也用上了暗力,眼睛很湿的盯着我。
       我们没有说话,彼此眼睛对视着,我自己都知道我的目光是火辣辣的,她也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知道有那么意思了就顺势将她往我怀里一牵,她一个趔趄冲进了我的怀里,我的胸前立刻被一个柔软的肉体挤压着,我就势双手拢她背心箍紧了她,我的唇印在了她的脸上,感觉到很热的温度。
       “主任…别…会有人看见的…”女孩在我怀里抖了抖,我的胸口被两个柔软的东西抵着,彼此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她紧紧的依着我没有挣扎。
       这时候,走廊里似乎有脚步声传来,“有人…”女孩轻吟一声飞快的挣脱我的拥抱,坐在椅子上装着看书。
       “看什么啊?”我也就势站在了她的身后,自己的声音抖有点颤抖。
       “嗯,是红与黑,您看过吗?”女孩的身体在起伏着,声音很大,似乎想说给外面的人听。
       我侧耳注意着门外,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伸出半个头张望,走廊里空荡荡的。
       我的心放进了肚子里,走近她身后,她仍垂着头,透过那黑发的边缘我看见她胸前两只大馍般的奶子在黑色的罩杯内起伏,看不见乳头,那突兀的山峰挤出很深的沟来。我下体勃起了!我俯下身从她后面抱住她,双手已经贴在白小褂的突出部分,那软软的手感触摸着我的手心,我的鼻子抵在她黑发上,洗发水的香味给我意乱情迷, “没有人,可能是风吧。”,我的手心暗用着劲将那双峰抵在她的胸膛能感受到心跳的搏动。
       “主任…别…这样不好…别人…会看见…会说闲话的…”女孩双手抓住我的手想拉开挤压她奶子的黑爪。
       “没有人…我想抱抱你…”我反手抓紧她的小手捏在我的掌心再度一边一只的握在她左右胸脯上,让她自己的在她奶子上摩擦。
       “真会有人看见的…那样不好…嗯…不要…”女孩手上也用着劲想脱离握的掌心,握用力罩着她的手将她的乳房不停的挤压出各种形状来,我已经将舌舔弄在她的耳垂,她渐渐的呼吸急促起来,手也无力的被我压着。
       我放开她的小手,我的唇已经抵在她的嘴边,挑逗着吻了下她的唇,她紧紧的闭着,我多次的尝试,手在她胸口捏摸着,终于她张开了唇将我的舌纳进了口腔开始吻吸起来。身体慢慢的瘫倒在我的身上,我的手业已沿着白短褂游走进她的汗衫直接伸进了她的罩杯里,那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刺激着我的下体,死死的抵在她的后背上。
       “嗯…不要…”女孩几次准备用手将我的手拉开,结果都被我直接放在她奶子上摩擦,她摆动着头仿佛要摆脱我的吻,被我勾下的前胸紧紧抵住。我捏住了她的两颗奶头,如两颗柔软的草莓,慢慢的变硬,乳缘也泛起个个的小疙瘩来,我的手左右各握着一只肥满的奶子,轻轻的挤压着捏抓着。
       “嗯…嗯…嗯…”女孩轻哼如泣,双手将我的头紧紧的抵在她的脸上,狂野的吃着我的舌吞着彼此的唾液。
       我向下推开了她的奶罩,两只饱满的奶子在我交错的手下抖动弹力十足,她的身体如面条般酥软无力。我就着她无力的仰倒,手漫过了她的肚脐摸向她的腿网,火热的体温将我的掌心燃烧,我继续沿着她的膝盖悄然的拉起她那咖啡色的短裙,直接将双手覆在她的短裤上,她挣扎着将她的双腿夹紧,我发现她已经湿了,隔着薄薄的内裤我感受到了阴毛的柔和。我用力的掰开她的双腿,一只手伸进到她的内裤里。呵!那里水草肥沃,湿热怡人。浅浅的沟壑里润滑一片,底下的洞口更是油腻湿热。我使劲的按压着阴毛下的豆粒,手指在沟壑里匍匐辗转,女孩的腿夹紧了又松开而后再度的夹紧我的手,喉间痰吟阵阵,如猫的喘鸣,“不…不要啊…嗯…嗯…”,我松开她的唇,将她扭转过来,背心抵在桌子上,蹲下身来,分开她抖颤的腿只看见黑乎乎的一片毛从里面红润泛光,我将一只中指塞进了她的阴道抽插起来。
       “哦…不…你…你不可以的…别…折磨我…”她的目光象在祈求象在讨饶,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
       我恨恨的拉开她的手将它们放在我勃起的鸡巴上,她的手立刻紧紧的捏住了我的棒体狠劲的捉抓着,我意犹未尽,拉开拉链释放出跳动着的鸡鸡,狰狞的龟头红肿的厉害,满棒体的静脉曲张充盈,温热的小手将它握住来回的挘动着棒体上的包皮,让我几度欲射而出。
       “白玲…你好多的水…我想操你了…”我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嗯…嗯…这么粗…别摸我逼…了…这是科室啊…”女孩狠狠的捏了我几下突然将我一推,我没留神被推离了她的身边。女孩匆忙的站起来拉起短裤拉好短裙,转过身将胸罩压上乳房,扣了钮扣,走出了科室。我也赶紧躲进里间穿戴好裤子,这时走廊那头卫生间的水龙头传来洗手的声响,并且有脚步上了二楼。我坐在B超检查床上,懒得动了,一来勃起的弟弟还没有疲软,二来怕这时候出去会碰见其他人。
       伴随着我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和头颈边的动脉搏动,过了很久。有两个不同的脚步声传来。
       “嗯,我等下要出去吃饭了,晚上顶大夜班,你下班了啊。”这是白玲。
       “鬼都没有一个,什么院长啊,周末就应该放假,几个病人平稳的很,我和口腔科的小陈打招呼了,先回去吃饭叫她管下,喂,对你说啊,那个下来的主任技术真不错,来三个星期了,也没见他回家,什么刀都能开,大地方来的就是不错。身体真好,一般的这么多台子怎么站得下来啊?那么壮,今天回家了吧。”象药房的小齐的声音。
       “大概是吧,和尚也要吃荤呢,能受得了吗?”白玲的声音。
       “你那位没来?今晚不就守空床了吗?别拿萝卜哦…嘻嘻。”
       “死嘴,你一天不那个会死啊?哪有你好,回家老公就烧现成的给你吃,吃了就做那事,看你走路都乍着腿,昨晚日多了吧,嘻嘻。”
       “哈哈,走了,你讲不到一句好话,我回家吃香肠去了,你吃萝卜吧。”
       “死样!滚吧。”接着一个脚步声远去,一阵哒哒的脚步声走近了B超室。
       “咦…走了啊…死主任害得我软死了,胆子也太大了,差点被他办了…真粗啊…”女孩走进来,听见关门声和脱短褂的声音,接着走近里间。
        我躲在门边,里面黑黑的,进来眼睛要适应一下,我看见她进来了,就猛地将她抱紧。“呀,你谁啊?”白玲遇鬼般的尖叫了起来。
       “我…我在等你呢…”我赶紧伸手掩住她的嘴。
       “啊…你没有走吗?吓死我了”白玲想挣脱我的怀抱。
       “我想做个B超,前列腺痛。”我松开她,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开她,拥抱后的欲望又刺激我坚挺了。
       “死样…你躺上面吧…”白玲转身坐在椅子上开了B超电源灯,灯光下女孩的脸布满红晕,汗衫里黑色的奶罩若隐若现,挺立在我的视野里。
       我听话的躺着,这下好,翘起的鸡巴顶起了我大裤衩的前端,象支起了帐篷。白玲注视了几秒,脸更红了,快速的躲移了视线。
       “快脱下点裤子,不然怎么检查啊?”她背对着我。
       小娘们刚才我已经听见你对话了,你真要吃萝卜啊,我今天肯定要上了你。我故意将裤衩飞快的褪至膝盖处,这样勃起的棒子便跳动在空气中。
       “呀…你…”女孩拿起探头转身时惊慌的抖了几下,目光移开后不久又回到我的棒体上。我拉过近在咫尺的小手一把放在我的东西上面,似乎在试探般的离开又再度紧捏住了我的棒体。
       我猛地坐起,她的小手仍然捏得很紧,我扳着她的双肩将她拉进我的怀抱。我箍紧她已经吻住了她的小口,我们相互试探的碰了几下唇就彼此张开嘴巴让舌体交织在一起,口腔里满是彼此的唾液,舌体如泥鳅般的滑动着。我的手沿着她的背伸进了她短裙的腰际空隙直接游弋在她那丰肥的臀瓣上那深深的股沟里,我感觉到她肛门的挛缩与松弛,而探过她的肛门迎手的是湿热的液体。毛草般的突出出来的阴毛已经湿湿的粘在一起,而前面的沟壑已经展开,里面湿滑油腻。
       “嗯…嗯…不要…我会受不了的…嗯…”女孩软了,捏我下体的手丝毫没有松劲。
       “你好多的水…给我…我想日你…”到了这份上,我只有疯狂,忘记了一切,手摸着湿哒哒的逼,我只想把鸡巴塞进去日过痛快。
       我转身将她压在检查床上,嘴唇离开了她的口腔,掀起她的汗衫,挘上那黑色的奶罩,立时一对抖跳弹动的奶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草莓般的奶头粉红清澈,我双手同时揉动,将奶子挤压出各式形状来,嘴巴也左一口右一口的来回滚动在发硬的奶头上。女孩紧紧的将我的头抵在她的胸上,几乎让我窒息,闻着乳香味我似一只饿极了的狗在啃食着骨头,那般贪婪那般执迷。
       “主任…求你…我受不了了…啊…啊…”女孩如梦呓般呢喃着。
       我继续向下,双手将她的短裙拉离了腰际,微弱的灯光下,那白色的内裤上漆黑一团,那腿网夹紧处早已有了湿痕。我将她一只脚抬离了地面,将罪恶的嘴贴在湿痕处狠劲的舔弄起来,满鼻的腥臊味道强烈的刺激着我的中枢,下体更是坚硬如铁。
       “主任…好…哥…别逗了…嗯…嗯…我要死了…痒嘛…啊…”女孩挣扎着试图再次夹紧双腿,我制住了她,拎起她的臀将湿透的内裤拽去,修长大腿中间一抹浓厚的黑色遮掩了我全部视野,我挣脱她小手对我鸡巴的捏挤,跪在地上,将头插进她的腿间,舌碰见了她肥厚的大阴唇,粘液清澈的流了很多,我肆意的唆吸着轻咬着,满鼻子的尿骚味道让我几度忍住呛咳。阴毛已经被我的口水和她的体液湿透粘在一起调皮的搔痒着我的脸颊,那粉嫩的豆粒早已发硬,黑厚大阴唇下的沟壑敞开着,红嫩的小阴唇也微微分开禁不住我舌的拉舔一阵一阵的抖动着。
       “不…我…要…主任…哥哥…你要了我吧…我要死了…”白玲再度将腿狠命的夹紧,然后身体紧绷夹得我耳朵发麻,而后明显的软了,化了!水做的女人,出水的女人!
       我站了起来,从嘴里拽出几根调皮的阴毛,将她侧身解开那黑色乳罩,两坨闪动的软肉瘫沓在她起伏的胸前,草莓般的红豆粒硬硬的翘着,而那周围皮肤疙疙瘩瘩的浮现出很多小包。光滑的肚子把肚脐陪衬的丰满圆钝,湿湿的阴毛粘在一起翘立着。我褪去所有衣物压在了她的身上,胸口枕着丰满的奶子,下面的龟在湿润的沟壑里滑行抵在了一个温暖的洞口,我稍抬屁股对着洞口边缘抵了进去。“嗯…痛…”,一声伴奏,我的龟立刻被一圈肉箍住包紧,湿湿的液体磨擦在我俩之间。我再狠劲一沉,“啊…痛…好硬…粗…”女孩一声姣吟,试着用手推了我俩下,就紧紧的抱紧了我,大腿分得更开将我引导到洞底深处。我被对方紧紧的夹住,包皮的快速退缩让我龟前沟内疼痛起来。“慢点…嗯…你插爆我逼了…”,女孩将一只手紧紧的压在我的臀上,“我被塞满了…好痛…”。我没有快速动作,轻轻的拔出了一点又顶进去,女孩身体悸动着伴随。渐渐的,水越来越多,她的腔洞也扩展开来,我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不…慢点…对…这儿…好痒…啊…啊…”,我的龟前越来越热,麻麻的。“撞我…哥哥…粗东西操我…嗯…嗯…用力啊…没有人了…你快日我…嗯…”,女孩的手指紧紧抠在我的背部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汗已经将我俩粘湿。我狠狠的撞击了几十下,就脱离了她的身体,那张开的腿间黑毛中被我鸡鸡顶开的洞口圆圆的红红的象在渴望我的再次深入。我找到电扇插头,换上三档强风,火热降了下来,我抱起她,将她的腿分开在我的腰际两侧,坚硬的物件再度破门而入,随着我边走边耸动,她柔软的奶子肉肉的摩擦着我的胸膛,我使劲的顶着她的洞府。“啊…啊…你要搞死我…了…搞坏我的小逼…了…嗯…再日我…”女孩开始吻唆着我的耳垂。房间里她的下体与我物件的撞击声“啪啪”的响起,我再度将她压在检查床上,狠狠的抽插起来,龟麻了,棒体越来越觉得小了,“白玲…嗯…我要射了…嗯…”,我气喘如鼓。“射我…我吃药的…射我逼里…嗯…”,终于我再也经受不了她的紧夹和自己棒体的胀麻,在近似喊叫中射了出来,抖动了数十下,无力的趴在她的身上直至物件被她无情的挤出了体外。
       她枕着我的手,一脸的羞涩,手指在我胸口画着圈,“饿极了吧…你是饿狼…操烂我了…”,我无劲的将手压在她奶子上,疲惫的不想说话。很久后我说了一句:“这两个月给我多日几次吧。”
       白玲没有立刻回答,好久后说,“你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要日我了,那次我捏了你,就想给你过瘾了,机会你自己找,我不在我再介绍两个给你,都是医院里的嫩逼。你的好粗,再给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