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挨操的經過】【完】》
????        我45岁,出生农民家庭,在山沟里长大的,我1  2岁的那年,村里来了军宣对,叫李红军,2  5岁,长的挺帅的,穿上一身绿军装,村上的姑娘媳妇都喜欢他。爸爸(48岁)是队长,李叔叔一来可把他忙坏了,亲自安排吃住,村里共15户人家,每户一个月包吃包住两天。
  
  半年后的一天,李叔叔又轮到我家住,吃晚晚饭后,爸爸还要去看山到夜里,让妈妈(42岁)早点给李叔叔铺被歇息,那时的农村很苦,家家只有一铺小炕,李叔叔睡炕头,然后是爸爸,再是妈妈,我睡在炕梢,妈妈让我和李叔叔先睡,我就睡着了。妈妈上炕时一下把油灯碰倒了,把我搞醒,妈妈收拾完以后,却没有睡在我身边,只听见妈妈小声说轻点、轻点,别把小红搞醒了,这时候我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看妈妈,透着月光,朦胧的看见李叔叔的被窝好高好高的,被的下半部分上下动,过了好长时间,被动的频率加快,同时听见他们的急促的喘气声,过了一会儿被一动不动了,又过了一会儿,被也变矮了,随着月亮的升高,月光直射炕头,没过多久,我看见李叔叔又上妈妈的身上,重复刚才的动作,不过这回上下动的幅度很大,被一点一点的向下移动,露出李叔叔和妈妈光溜溜的身体,妈妈的头左右摇,李叔叔的屁股上下动,在操妈妈,我也有些激动,突然,门响了,李叔叔一下子从妈妈的那里拔出很大、很粗、长长的东西,啊是鸡巴,妈妈马上钻进我的被里,我一下接触到妈妈的裸体,爸爸怕吵醒我们,就慢慢的躺下睡去。第二天早晨妈妈早早就起来了,爸爸问李叔叔,李排长,昨天晚上不知你睡好没有,李叔叔顺口答到“很好很舒服”,然后就和爸爸去院子里了。第二天晚上,我躺下后比往常睡的晚,我听见爸爸和妈妈说:”昨天晚上我到山上,小石头和大柱跟我说,他们的媳妇可能让李排长给搞了,真可笑,你说,那两个婆娘我都没相忠,李------笑话!“妈妈说:”那两个婆娘天生就是破鞋样,你可的离她们远一点。
  
  我1  6岁的那年,我已经到生产队参加劳动,到了秋天,又来了工作队,也是部队来的,这回是一个36岁的刘营长,在村里两年,家家的媳妇都让他搞个遍,当然也有的是自愿的,山那边队的木头老婆,是邻村的女人,嫁过来六、七年不生孩子,木头就和那女人离婚了,又把他姨家的表妹取回家,才2 0岁,比木头小8岁,结婚三年还是不生孩子,便怀疑自己有问题,两口子开始商量借种,小媳妇不同意,意思是说木头你把自己的媳妇让给别人睡,来生孩子,多丢人那,在说自己也不好意思,但是木头30多岁了,没孩子自己非常着急,这在我们偏远穷山沟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女人抬不起头,男人让人瞧不起,在三劝自己的媳妇,说刘营长长的好,人也好,咱是为了生儿才让他配你,那村的女人为了搞破鞋都喜欢让他搞,听说有的女人想让他睡,都轮不上呢!其实木头媳妇也早就动心了。一天,木头求爸爸去请刘营长一起去他家吃饭,晚上天一黑,木头就把爸爸送回了家,说是爸爸喝多了,真是多,回家就睡着了,木头和妈妈唠一些闲事,过了好久木头才回家,他家到我家要1个来小时的路,很远,妈妈就让他走了,木头走了不长时间,爸爸就醒了,起来就问刘营长哪去了,妈妈说不知道,爸爸起身就去木头家。后来听爸爸和妈妈说悄悄话时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的事,爸爸说:“那天晚上我回去找刘营长,走到木头家的大门,看见屋里还亮着灯,窗外有个人扒在窗户边向里头看,我悄悄的走进哪个人,到跟前一看是木头,他还没有发现我,我顺着木头的视线往里一瞧,那刘营长在搞木头的媳妇,我怕木头发现我,我顿在墙根,不敢做声,就听里面叭-----叭-----叭------叭------的搞的声音,木头也蹲下了,哭了起来。听了爸爸说的这一番话,第二天我和妈妈都很沉闷,现在想起来,很丢人,也就是在网上和大家说说。在刘营长搞木头老婆的头一天晚上,爸爸到乡里开会,没有回来,刘营长却来了我家,说是喝多了,妈妈就让他住在我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刘营长跑到我和妈妈的中间了,半夜里,我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人在摸我的下体,我向后移,已没有地方了,我用力推他的手,但怎么也推不出我的内裤,后来我放开了,认他手指游动我的阴部,我开始激动,全身发热,真想叫出来,正在这时,我听见妈妈在那边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奥---呜!---奥---呜!-----奥---呜!------奥---呜!-------奥---呜!我反应过来了,原来他的另一只手在摸妈妈,我开始双手推他,被里发出了声音他才放开我,妈妈也不出声了,那一一夜我没有睡觉。没过几个月刘营长走了。第二年,木头媳妇也生了个小子。
  
  就在我19岁的生日的那一天,教宣队进入村里,搞社教,还是当兵的,我心想,这个村不就让他们大兵给包了吗!这回我给爸爸出了个主意,让哪个王军医轮吃不轮住,(我心想,不让他们在全奸一边村里的妇女了,实际是嫉妒,那时候我已经是村里的妇女队长,在乡下是个很漂亮的女孩,)给刚来的哪个光棍陈规在后山坡盖一间房子,搭上南北炕,两人分住。当时,爸爸很同意我的意见,就这样王军医和陈规住在一起。
  
  王军医是团职军医49岁,身体有些发胖,北京人,很会体贴人,对我抓的妇女工作也感兴趣,我对他有了好感,但决不是爱,因为他和我的妈妈同岁,就向父亲一样。女人就要相信命运,我真的把我的第一次给了他,一次我们在写材料,他一下把我搂住,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我挣扎,我大喊,在那山沟沟里没有人能听得到,面临一个兽性打发的男人,女人的拒绝、反抗都是无济于事,我就慢慢的求他,“王伯伯-----好王伯伯,起来吧!我还没有结婚,村里有很多女人,她们需要你,不要压我了,好吗!-------奥------奥------!摸摸过过瘾就起来好吗!”他在我身上看了我好长时间,说了一句话,“你的处女膜早已破了我是医生”他看我带有怀疑的表情,说:“真的,我是医生”我相信了他的话,因为我手淫过好长时间,我哭了!他收回手,轻轻的擦去我的眼泪,抚摸我的脸,亲了我一下,深情的说:“别哭了!小红!有很多原因都可能造成出女膜破裂,我很喜欢你!我刚才一时激动,对不起!我昨天看见那坡的女人洗澡,今天我就------对不起!年底有个推荐上大学的名额,是北京农技学校,过两天我去给你争取一下,愿意去吗?”我顿时把刚才的一切都忘掉九霄云外,用一种希望和高兴的眼神,看着他说:“是吗!我能行吗?”“行,那的领导是我的老战友,一定帮忙”这时我的内心高兴极了!这对一个穷乡僻壤山沟里的女人是一种多么大的诱惑力呀!进城上大学,改变自己的一生,跳出这哭海,我向在做梦,这时我的下面有些激动,发痒,全身发热,我说:“过隐了!你还不下去呀!压得我好沉哪!”“奥!对不起!”他起身回到桌旁,我依然躺着,望着天棚,想着他摸我的感觉,联想到我被刘营长摸我的感觉和妈妈被李叔叔搞的情景,我更受不了,我想要,我的处女摸已经破了,他又可改变我的命运,让他搞一下也无所畏,但我做为一个女人说不出口,最后我下定决心,用脱的办法代替说。我慢慢的解开裤子,脱下裤子和内裤,我光着身子面对比我大30来岁的男人,躺在那里等待他来搞我。
  
  他看了我好久说“对不起,我刚才是冲动------”“你不说我已经破了吗!你在仔细给我检查一下好吗!他看了我一会儿,过来将我的两腿分开,用很熟练的动作拿水润湿我的阴毛,贴在大腿两侧,摸了几下阴部说:“小红真的破了,穿上裤子吧”“那你现在看我的样子不冲动吗!不想吗”“想,可我比你大的太多”“多大也是男人,我多小也是女人,我不是想嫁给你,只是让你------来吧!老王”我分开腿,将我的屄晾开,我相信那个男人也经不起这种直观诱惑,他还是上来搞我了,他好长时间没和老婆搞,再说我是另一个女人,又是姑娘,他搞我好多次才下去。没次都将精子射在我的身上,怕我怀孕。我们经常在那房子搞,有时我还在那过夜,陈规出了偷看我们做爱以外,从来不出去说我们的事,所以我们从来不背着他,陈规和王医生处的向一个人是的,非常听王医生的话。一天晚上,王医生想和我写完材料吃夜饭,就让陈规出去买一只鸡,他拿钱就走了,我们写完材料他也没有回来,我就和王医生亲热着,正当王医生搞的我兴奋时,陈规回来了,在外屋高声喊到“你们忙吧,我给你们做鸡吃”我和王医生搞完事,我穿上衣服去帮陈规做鸡,“你去吧!我来做”“那好,水我已经烧开了”“那你把鸡帮我杀了”我抓过鸡一看,心想这不是我家的老母鸡吗!“陈规你在哪里买的鸡”“奥!是在大柱家”我一边烧火,一边想,我不会看错呀!一定是我家的。我想在去问问他,我走到门前,听见屋里悄悄说话声,“------我看见她只穿着一条花段裤和背心,两个大奶头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屁股鼓鼓的,我就把她搂在怀里乱摸,她说‘别让我老头子看见,我去告诉一声,就说领你去别人家抓鸡’她提上段裤进了屋,过一会儿她就出来领我到后大院牛棚里,我们就-------完事后她就给我抓了一只鸡,让我快走,以后再来,我就-------”“你小子,以后不准去了”我听了他们说的她,和那只我认识的母鸡,我就明白了,母鸡和母亲。
  
  几个月过去了,记得是冬天的下午,王医生把报名表拿给我,我高兴极了,说他的战友很帮忙,明天去体检,我的处女膜成了问题,王医生说去找他的战友,让我在县招待所等他,过了好久他才回来,高兴的和我说“今晚我的战友领你去院长家,没有问题”到了晚上王医生在招待所等着,我和他的战友去了那个医生家,到了院长家门口,敲了几下,里面女人问:“是谁呀?”“是我”门开了一个小缝,露出哪个女人的脸小声说到“今晚不行,我丈夫昨天回来了”“奥,我来找你签字的,快让我进去,闪开身子说:这是我战友的女儿”这时那女院长才看见后面还有我,不好意思的说“请进”我们经过院子进了屋,一进屋,院长的丈夫马上起身说到“黄副县长,您怎么来了”“奥!我来求院长给我办点事”“你瞧,捎个信我去办就行了贝!--------两个人客气了一阵,那女院长在体检单上签了“一切正常”四个大字,临走的时候,院长的丈夫对黄副县长说“县长,还得求您,把我从乡下调进城里”“你先干两年,我离开的时候一定把你调上来”“谢谢黄县长”。
  
  原来王医生的战友是副县长,这么大的官给我办事,我真是处处有贵人,我们没有回到招待所,而是去了他的办公室,他把我搂在怀里,女人有恩必抱,我没有拒绝他的一切要求,我没有理由,只有顺从,他每操我一下,我都觉得是应该的,我都很激动,是县长在操我。他把精子射在我的屄里,我有些害怕。